和大我十五岁的少妇结婚 男友一个月深蹲后

2020年08月10日

此时上场的是两位陈风不认识的天骄,一人来自天鹤府,名叫秦来,一人来飞沙府,名叫巩布。

这二人不愧为各府天骄,竟也都是地武境初期修为,二人出手之威,与柳宁和胡强不相上下。

二人神通都与其府的名字有些关联,秦来的身前,一只他用神通幻化的白鹤散出恐怖气息,双眸露出寒芒,冰冷不带任何色彩。

这白鹤全身好似都是武器,坚不可摧,尤其是它那尖嘴,极为恐怖。

巩布只是一个不小心被那白鹤碰到,身上便立刻留下一道极深的血口。

不过巩布的神通也是不弱,抬手一挥时竟能在虚空中幻化漫天黄沙,席卷天地。

那些黄沙还能化作黄沙士兵,与那白鹤相抗,随时攻击秦来。

二人相战,立刻惊天动地,他们实力也都相差无几,怕是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胜负。

对这二人的打斗陈风不感兴趣,只是看上几眼之后便进入到入定状态,且这二人胜负他心中早已经有数。

在他看来,那秦来必败!

不过场下的呼声却依旧不减,毕竟像这样的战斗可是很难一见,此时又怎能错过。

众人不时为这二人呐喊助威,偶尔也会指点一番,说谁谁谁哪招不行,就连黎仙儿也看的津津有味,不时站起来尖叫喝彩。

时间流逝,正在场上打的不可开交时一位不速之客忽然出现在陈风面前,十分恭敬的喊了一声:“陈公子。”

“是你?有何事?”

陈风睁眼一看,发现这人竟是那曾经拦他入场的那个被叫年叔的中年男子。

眼见陈风还记得自己,年叔立刻兴奋起来,双眼冒着光,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连连对陈风躬身施礼。

“你这是要做什么?你这是何意?”

陈风也知道此人秉性,脸皮可是超级厚,若是不对他冷淡怕是他能纠缠许久,于是陈风脸色便冷了下来,淡淡问道。

“陈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眼见陈风露出不悦,他立刻停止了躬身的举动,随即有些神秘的一望四周之后,轻声开口。

陈风并未说话,只是淡然看了他一眼。

“陈公子,你放心,小的绝对是有要事才来打扰您的,况且此事对您来说,绝对是好事。陈公子你就放心好了,你尽管跟我来就是了。”

那男子倒也聪明,立刻明白了陈风这一眼的意思,旋即轻声开口,并将其衣袖中的一物极为小心的露出了一角给陈风看。

陈风本并未在意,可当他看到此人露出的那个东西时,瞳孔却是蓦然一缩。

因为此人手中的东西竟也是一张残图!

就是褚轩一直想方设法也要得到的陈风手中的那种一模一样的残图。

能够让鬼神谷弟子都心动的东西,定然不会是平凡之物,只是陈风没想到此人竟也会拥有这残图,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如此也算是让陈风明白了此人之前为何会弄得神神秘秘。

“怎么样,我想公子一定认识此物吧,若是陈公子感兴趣的话可否借一步说话?”

见到陈风神色一变,此人明显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陈风还真的认识这个东西,那就说明他找对了。

“带路吧。”看了一眼四周,陈风才淡淡开口。

有了这话,那男子更加兴奋,连忙带着陈风朝外走去,见陈风跟此人离开,孙敖也只是一惊,疑惑而已,并未多问。

陈风跟着此人出了广场,来到了一处偏僻之地,此人才神神秘秘的对陈风说道。

“其实小的这次找陈公子,是想与陈公子做个交易。”

“交易?用你手上的那个东西?”陈风双目光芒一闪,冷声问道。

“没错,正是此物,既然陈公子能跟小的出来,那么证明陈公子便一定知道此物的价值,所以我想与陈公子做这个交易,一定可以!”

这年叔自信开口,倒是没有了之前的那般懦弱。

“你需要何物?”陈风疑惑,沉声问道,在他看来若此人要求不高,换了便可。

若过分的话,不换也罢,以自己实力,想要得到此物并不难。

“其实小的要求也很简单,只需要陈公子为小的炼制一枚毒丹便可,一枚六品毒丹,此物就是陈公子的了。”年叔沉声开口,他身上竟难得闪过一丝杀气,似乎他也有着仇恨存在。

“六品毒丹?你要此物作甚?”陈风问道,此时的他才觉得这年叔的身上一定有秘密。

一枚六品毒丹,可毒杀地物境的高手,此人不过灵气境修为,又怎么会需要这么厉害的毒丹。

“这个……陈公子可否别问,小的真的需要陈公子帮忙,不然也不会用这东西交换,一枚六品毒丹对陈公子来说并非难事,可这地图的价值我想陈公子也一定比小的还要清楚。”

听陈风一问,这年叔又是露出一丝为难之色,沉吟片刻之后,才微诺开口。

“好,大比之后,你来圣手楼找我,带着你身上的东西,不过你记住,我不喜欢欺骗,我想以我的本事,拿到你这残图并非难事。”

陈风想了想,随后说道,其实此人有没有秘密与自己也并没有太大关系,一枚六品毒丹换一个残图,值得。

“好好,一定一定!谢谢陈公子。”

见陈风答应,那年叔立刻喜笑颜开,连连对陈风道谢。

其实他来找陈风,也只是碰碰运气罢了,若陈风认识便能交易,若陈风不认识,那他也只好去找别人。

残图是何物他知道,他更清楚这残图并非自己能拥有之物,他需要的只是一枚六品毒丹而已。

不过此人辨人有方,其他人不让他信任,故而第一时间找的陈风,没想到陈风竟一口就答应了,这如何让他不高兴。

等陈风回到广场上时,巩布和秦来二人的比试已经结束,结果也如陈风之前所想的一样,巩布胜出!

虚空中的声音继续响起。

“下面请出五号和六号天骄上台!”

声音消散,便见到司马云和一位千仞府的弟子走上了擂台,这一战,是他二人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