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裙子在野战 王爷便秘夹大便

2020年06月08日

萨姆6号返回基地的时候,发现另一个萨姆已经找到了其他克隆体的存放之处。虽然他之前冲萨姆5号大发脾气,甚至掀了5号心爱的城市模型来寻找基地中的密室,导致他们打了一架——但当他终于确认基地中真的有这么一个秘密地点的时候,心中却感受不到一丁点儿的高兴,只有失落和惘然。

即便早就明白自己是克隆人,当事实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仍然让他觉得相当不好受。

萨姆5号的情况看上去比他们出门去寻找远程通讯信号干扰塔之前更糟,6号伸手摸了摸5号的额头,蹲在5号面前直视他由于高烧而显得有些迷蒙的双眼,“伙计,我替你下去,你应该好好睡一觉。”

萨姆5号居然笑了,笑着笑着就咳出了血,“那么也许我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6号张开嘴想说什么,工作台那边的电脑突然发出提示的声响,让他分了神。

他扶着萨姆5号坐得更舒服一点,拿过旁边的衣服披在他身上,“我去看看那边的情况,等我一会儿。”

萨姆6号爬上工作台,看见电子屏幕上显现出两行提示——“实时通讯已连接”。

狂喜陡然袭来,萨姆6号突然间意识到刚才在外面碰到的那个钢铁人是在做什么。回到基地以后他被一连串事故冲昏了头脑,一时间竟然忘了对5号提起在基地外遇到的怪事。

自从他醒过来那一天起,柯里就告诉他基地的远程通讯设施发生了故障,它已经上报给月能公司,公司会安排检修人员,他需要耐心等待。

直到他把萨姆5号从受损的开采车里捡回来,才得知在5号服役的这三年里,柯里一直在拿这段话应付他——而现在他们终于知道,公司永远不会派遣检修小组到月球基地来。因为那不是什么故障,而是故意为之。月能公司不可能让萨姆成功联络到地球,否则萨姆就会发现一切,他们的阴谋也将被揭露出来。

萨姆并不想怪罪柯里,它只是月能公司的人工智能——至少有它在基地,萨姆还可以跟“人”说说话。

因此萨姆6号和5号离开了基地,试图寻找无法搜索到远程通讯信号的原因。他们到达了以往从没踏足过的地方,发现了那些信号干扰塔。

……还有正在摧毁信号干扰塔的钢铁怪人。

萨姆6号爬下工作区,看到5号还坐在原地,安静地等着他。直到他走到5号身边的时候,他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萨姆,伙计?”萨姆6号轻轻地推了推虚弱的5号,而5号却毫无反应。6号有一点慌张,伸手从腋下搀起5号,半拖半扶地走向医务室的方向。

昏迷之中的萨姆5号猛地咳了出来,血渍溅到了6号的身上。

6号似乎有些吓坏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5号哆嗦着将身上披着的衣服收紧了些,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萨姆……萨姆,他们在下面。”

萨姆6号的脚步顿住了,他更愿意让5号躺下来好好歇息一下,但他明白5号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因为他们都是萨姆,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

但萨姆6号却没有听从5号的意思带他去地下室查看其他的克隆体们,而是架着他走向另一端的工作区。萨姆5号小幅度地挣扎了一下,6号制止了他,“别动,萨姆,你必须看看这个……”

柯里在远处,显示面板上的笑脸对着他们的方向,又陡然转换成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联络地球上的苔丝和伊芙是每一个萨姆的愿望,但事实终将让他们更加难过。

因为萨姆有很多个,而苔丝和伊芙却都只有一个。

柯里想要帮助萨姆,但无论它选择什么,萨姆永远不会开心起来。

它永远也没法帮助萨姆。

基地之外,给月球增加了无数个新环形山的托尼终于完成了任务,并打定主意这辈子再也不跑到这可爱的地球卫星上来了。

“贾维斯,萨姆5号的情况怎么样了?”托尼随口问着,又补充了一句,“能联系到科尔森吗?”

“对不起,先生,科尔森特工的档案已经提高了加密等级,即使是我也无法轻易获得权限。”贾维斯说。

这个回答在托尼的意料之中。如果之前的贾维斯对科尔森的复活毫不知情,那么再次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

贾维斯继续补充:“所以我联系了弗瑞局长,并告知他您已经得知科尔森特工复活的相关事宜。”

托尼抢着说:“忽略他大发雷霆的那一段。”

贾维斯:“我想那就没有需要我进行转达的了,先生。”

托尼:“…………”

“我监测到神盾局派遣的医疗小队正在接近斯塔克住宅,先生,科尔森特工也在其内。”贾维斯又说。

托尼:“……告诉科尔森我突然觉得有点爱他。”

贾维斯:“…………”

托尼回到基地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柯里悲伤的表情。托尼明白发生了什么,“萨姆们已经跟家里联络上了?”

“是萨姆·贝尔的家。”柯里回答。

这个萨姆·贝尔,是真正的萨姆,拥有苔丝和伊芙的萨姆。无论萨姆5号和6号拥有多少克隆主体的记忆,也不能代替他。

因为人类不应该是制式生产出来的。

萨姆6号从起居区走出来,看到站在气密舱门口的托尼愣了一下,“是你……你是谁?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托尼:“从你的角度来讲,我谁也不是……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通过我车库里的虫洞。”

萨姆6号皱眉,“我是严肃的。”

托尼:“…………”他好容易严肃了一次……

柯里从他们身后滑行了过来,面板上是那张圆圆的笑脸,“萨姆,斯塔克先生所说都是真的。”

萨姆6号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逡巡着,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

托尼打开面罩,似乎露出面孔算是诚意的一种——而且他长得这么好,全世界都觉得他有亲和力,肯定管用。

萨姆6号皱起眉头,“你是人类?”

这个克隆人居然就得出了这么一条显而易见的结论。

“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萨姆6号一边摇头一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刚刚得知自己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打算让我相信你什么?”

不得不说,其实两个萨姆见到托尼之后的反应都比托尼想象中的镇定——不过话说回来,刚刚在几个小时以内得知世界上还有无数个自己,确实很容易对任何事情都无法做出激烈的反应了。

“我不知道,”托尼耸肩,“也许是我能够提供给所有的萨姆一个居住场所——不在这个世界。”

萨姆6号的眼神陡然亮了一点,但又克制地慢慢暗淡了下去。他看着托尼,平静地问:“为什么?”

“这件事听起来挺奇怪的,”托尼感叹,“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故人。”

“什么?”萨姆6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又不是酒吧里的小女孩,只要随便找个托辞——或者不找都行,就能跟你回家。”

托尼举起手,“我得更正一下,我一般是在宴会不是酒吧。”

“不论如何,他需要治疗。”托尼冲着起居区那边歪了歪头,“而我能够为他提供治疗。这件事解释起来挺难的——不过相信我,不止是这个世界,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你们顶着这张脸,也没有医院敢收留你们。”

萨姆6号当然听不懂托尼的这番胡言乱语,但托尼提出的条件确实让他动心。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需要你去跟我见一个人。”托尼补充,“不过是在一切事情了结之后。”

萨姆6号的表情有些怔然,“你的意思是……”

“月能公司。”托尼说,“你该不会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吧?”

“他们马上就要到达基地了。”萨姆6号迟疑地说,“公司派出了飞船来回收上一个萨姆。”

“别担心,我不杀人。”托尼说,“我只卖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