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要唔啊快点 别克凯越遇到颠簸异响

2020年06月08日

希灵又询问了一些细节,然后慢慢沉思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直面社会底层谈不上多么精巧却屡试不爽的勾当,有权有势的人压榨不如他有权有势的人,正如正如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其中没什么可以不理解的,权势是一种简单粗暴直接的东西,掌握了它,你可以掌握很多人的人生轨迹。

这样的权势圈又复杂又简单。复杂在于圈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独立的个体,他与和他利益相关的人互相勾连,像是藤蔓彼此缠绕,同呼同吸,局外人总是看不清局内的真相,又何谈根除呢;而简单却也简单极了,比之更加有权势的人能够轻易摧毁这种脆弱的利益网。这正是权势的魅力所在——它是那么有力,只要你拥有足够的权势。

希灵当然是联邦这片土地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了,倘若要使用“光明之子”的名号责令哈赛城的主教处理这起索贿的勾当,正好符合了简单的做法,可谓手到擒来——可是他不能这样做。

早在离开珀留城之前,希灵就已经向冕下承诺过,绝不会在旅程中暴露自己的身份:南方的局势不是它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平地又何以起波澜呢?

希灵既然想要亲身去看看即将沸腾的南方,就要严密地守好自己的身份,不让任何人窥探到下一任教皇继承人、“光明之子”希灵·爱芬德尼的踪迹。这是希灵在教廷的教育中学到并深刻在脑海里的自我保护的原则,不可能因为半路上一个港口的事端就自己去揭开面纱——那是极不明智的。

在处理索贿事件和保护自身安全两者之间,希灵很清醒自己要做什么样的选择。相比起联邦大地上无时不刻不在发生的阴暗勾当,希灵此行更为重要的目的是观察南方正在酝酿的风起云涌。

然而,哈赛港的事情就不去管了么?从希灵的神情上看不出端倪,但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这样的事情,遇到了又怎么可以视而不见呢?

如果连发生在眼前的事情都置之不理,他又怎么去实践自己在神面前许下的诺言?

何况,这又何尝不是一个考验呢——考验希灵在褪去光明之子的光环之后,是否依然有能达成目标的决心和能力,还是说,没有了光明之子的头衔,希灵·爱芬德尼这个人就一无是处了呢?

哈,后一个猜想当然只是个玩笑。希灵绝不认为自己只是个无能的人,他信心满满,相信自己能够处理好这桩事,让卡伦德先生不必蒙受令他心碎的损失,可以开开心心地返回文薪城。

冕下曾经和希灵说过,他需要在这趟旅途里找到三种能力,其一是解决问题的能力,其二是为别人带来幸福的能力,其三是保护自己的能力——现在,希灵需要的正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如何去解决哈赛港的索贿事件,希灵的指尖轻轻点在桌面上,脑海里飞快思索着。

商队老板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如果能够破财消灾,那也算得上符合生意人们的观念,虽然任谁来看这种想法不过是苦中作乐,毫无一点血性,面对欺压也只是逆来顺受——但是在亚力克这种商人看来,只要不是活不下去的绝境,任何时候采取激烈的手段对抗都不是可取的。

如果在文薪城,碰见这样的事亚力克尚且可以周旋一番,总不至于让沃尔索普子爵得逞——身为本地商贾,他在文薪城的能量也是不可小觑的——但是在哈赛港,雀翎商队就毫无优势了。倘若想要求取一个“公道”,这其中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绝非雀翎商队能够承受的,在沃尔索普子爵只拿走两成的情况下,虽然今年商队白干了,但是这也不是不能忍受——亚力克已经开始默默盘算怎么从合作商行嘴里抠出点盈余来,好让自己不会大出血到心绞痛了。

瞄了瞄还在思考的佩吉特少爷,亚力克不由在心里暗笑着叹气,小少爷看起来是很认真想为自己出谋划策,但是已经没办法了……算了,就让小少爷找点事干吧,他摇了摇头,又凝神考虑起之后的事情来。

对于商队老板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希灵只是扫视一眼就了然于心了。他弯了弯嘴角,并没有什么想要立马说服老板让他听从自己的话行动的想法,他笑吟吟的,先是唤了一声“卡伦德先生”引起商队老板的注意,然后说:“请问您,商队在港口能耽误几天呢?”

这话十分的开门见山了,小少爷一副雄心勃勃的模样,亚力克已经明白自己要留几天的缓冲给这位小少爷折腾,他苦笑一下,然后说:“至多五天吧,小少爷,无论如何,五天之后就一定得启程了!”

这话不是实话,亚力克故意把时间缩短了。他并不情愿和这位小少爷一起折腾,宁愿花了钱早早起程,离开这块伤心地。但是这位少爷的兴致上来了,总不好拂了他的意,何况现在钱不凑手,光是凑钱也得花点时间……亚力克于是干脆说一个不远不近的时间。

如果小少爷在五天里办不了这件事,那他也只能怪自己;如果小少爷真的办成了……亚力克心里一动,不免产生了一点希冀。

如果办成了,那不就更好了么?总之,五天时间并不亏本。

“五天?”希灵点点头,微微一笑,“我知道了。”

佩吉特少爷想要做些什么,亚力克不怎么关心,他吐完苦水,萎靡了一阵,马上浑身又焕发出成功商人的神采来,可见这次的打击虽重,但也不能打垮了他。向希灵道了声谢,又告了声罪,卡伦德先生就匆匆离开了。时间虽晚,但他也没在意,鼓足了劲儿又去处理后续事务,为自己的心血雀翎商队继续忙碌去了。

希灵目送他离开,沉吟一会儿,突然叫道:“梅布尔?”

娃娃脸青年就在他的身边,听见呼唤,马上应了一声。殿下和卡伦德先生的对话梅布尔全听进了耳朵里,他猜测殿下已经有了想法,现在大约要叫他去办事了。他的精神顿时高度集中起来,炯炯看着希灵。

被这样看着,希灵忍不住揉了揉青年的头发,两个人都坐着的时候,倒也没显出谁更高来,梅布尔甚至下意识低了低头,惹得希灵“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去查一查哈赛港口的情况,我要知道这个沃尔索普子爵是什么情况……还有,”希灵带着笑意说,“把城里主教的资料整理一份给我,我想知道他最近在做些什么;另外贵族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举行宴会的吧?哈赛城应该也不例外,那都是些什么宴会,邀请了什么人,一并整理好给我,”希灵顿了顿,想了想说,“明天中午能给我么?”

“上午就可以!”梅布尔立马说,他挺直了胸膛,又有点紧张兮兮的,“明天殿下吃早饭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这些资料!”

太紧张了,以至于殿下都蹦出来了,好在梅布尔还注意着压低了声音,周围也很嘈杂。希灵没再笑出声,只是脸颊鼓鼓的,显然是在闷笑。

希灵温言道:“中午之前就可以,你自己安排。总之,事情要办好,但是也要注意休息,不要睡得太晚。”

“是!”梅布尔精神地说。有了这句关心,他觉得即使一整晚不睡觉也没关系!其实身为高级神官的他实力不可小觑,即使几天不睡觉也神采奕奕,但是既然殿下要他注意身体,他也不会敢不听从的——梅布尔心里美滋滋地想。

至于工作,只要效率更高些就行了,他一定会在早饭前做好的!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