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精华射给公主 书包网腿张开大点跪趴

2020年04月29日

喵萝再次醒来的时候,肚子咕咕作响,虽然血条还是全满的,但是生命值不代表就不会肚子饿,穿越到现在第一次被五脏庙催促着叫醒的喵萝感觉好新鲜。

拔拔推开棺材盖,直挺挺的飘着站了起来,完全不符合万有引力定律,好像在一瞬间完成厉鬼反转僵尸大作战,僵直着身体飘出了棺材。拔拔如今的身影已经越发的清晰起来,围绕在周围的雾气好似雨过天晴般,渐渐的变得稀薄,俊美立体的深邃五官渐渐展示在喵萝的眼前。

深绿色的眸子好似一汪碧水看不到低,充满诱惑的美感,按照西方人的审美观来看,拔拔绝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人儿,虽然气息阴沉了点,可怕了点,整个人也冷漠了些,但是颜控的喵萝表示她被煞到了。

吃过迟来的晚饭,喵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从晚饭时就不见人影的卢斯姗姗来迟,他站在拔拔的身后,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拔拔神色虽然没有半点变化,然而深绿的眸子却越发显得幽深起来,喵萝抱着小熊抱枕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心里莫名有些好奇与猜忌。

拔拔朝喵萝挥挥手,喵萝立刻丢开抱枕一蹦一跳的跑了过去。

“明天送你去学校。”拔拔皱着眉头,语气听起来似乎些不悦。

“学校?”恨不得拿根绳子把自己栓他裤腰带上的拔拔竟然想送她上学?!喵萝表示理解不能。

她侧着头狐疑的看了明明面无表情,眼里却流露出不得已忍痛分离的拔拔一眼,嘴角抽了抽。又看看一会儿抬头做望天状,一会儿又低头眼观鼻鼻观心的卢斯,一副极力缩小存在感、努力当壁画的模样。一不小心对上喵萝的视线,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满额头的线条像菊花褶子似的开放,当然如果他不要苦哈着脸,这笑容也许会美观一点。

喵萝整张脸都黑了。

这么心虚的表情是要闹哪样?

正巧此时,电视台突然开始插播一则重大新闻,主播满是沉痛的阐述级大桥坍塌事故后,接连发生的油罐车漏油事件造成的车祸,喵萝下意识瞥向卢斯,卢斯一愣,下意识的一甩头,末了好似感觉不对的耸耸肩,露出一口闪亮的尖锐白牙。

喵萝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惨不忍睹的移开视线。

拔拔话说到一半就看到自家的蜜糖注意力竟然全不在自己身上,顿时浑身都不舒服了,顺着喵萝的目光望去,恰好望见卢斯一副谄媚讨好的神色,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恶狠狠的瞪了卢斯一眼,卢斯下意识的一个哆嗦,连忙三两步跑了出去,连句交代的话都没有。

喵萝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觉得压力好大。

“乖。”拔拔摸摸她的头,敷衍似的道,末了估计是觉得手感不错,狠狠的揉搓了两下,低头偷了个香,有贼心没贼胆,只敢偷偷揩油什么的,喵萝转过头,默默的忍了。

拔拔尽管很舍不得,但是说到做到,第二天一早就被送到了高中学校,卢斯手脚麻利的用一个小时就办完了所有的手续,笑眯眯的把喵萝送到了新教室里。

站在教室门口,看着班主任老师一脸笑容的跟学生们接受来了个可爱美丽的东方新人同学,调皮的男生们欢呼着挥着手臂,一边猜测新同学到底有多可爱,喵萝匆匆的一眼,很不凑巧的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顿时觉得自个儿的学生生涯暗淡无光。

“好了,下面有请我们的新同学。”班主任吊足了所有学生的胃口才笑容满面的侧着身子招呼喵萝,“来,女孩,跟同学们介绍一下自己吧。”顿了顿,看着喵萝浑身都不自在的表情,很是和蔼的道,“不要害羞,同学们都是很好相处的哦。”

卢斯轻轻的推了喵萝一把,喵萝猝不及防之下,踉跄着两步走进了教室里。

与此同时,下方座位上百无聊赖的艾力克斯蓦然眼前一亮,立刻来了精神,站直了身子。

喵萝冷不防对上他显得有些憨实的脸与晶亮的眼眸,再快速的一瞄他血条左下方的倒计时状态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心虚的别开脸,低声自我介绍:“同学们,你们好,我是新转学过来的蜜糖……”

自我介绍后,老师微笑着扶着她的肩膀:“好的,蜜糖以后就坐在艾力克斯的边上的桌子吧。”

喵萝点点头,外头的卢斯听到老师为喵萝安排的同桌后,一双火眼睛金探索的朝她指的的方向望去,神马艾力克斯这名字,一听就是妥妥的男名!再一看,好么,这不就是那天被自家主人大BOSS当场捉奸的那个小子么!那小子身上的诅咒都还没散去呢,这不是妥妥的冤家路窄么!

→→捉奸神马的,卢斯难道不觉得你的用词很有问题么?

卢斯呵呵干笑两声,艾玛,完蛋了,等自家的主人解决完几个遗留的问题回来,得知自个儿的宝贝被他亲手送进了狼窝里,他绝对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不解释!

想想就觉得好苦逼啊,有木有!

卢斯整个人都惊恐了,立刻在外头给喵萝打手势,一边用手掌横放着在脖子边狠狠的比了个杀人的手势,一边求神告佛的让喵萝立刻阻止即将到来的悲剧。

喵萝趁着老师不注意,回头朝卢斯龇牙咧嘴,如高傲的波斯喵般优雅的扬起脖子,直接无视了卢斯。

卢斯:……艾玛,想到BOSS的黑脸,他这回绝对是逃不掉了。都说不做死就不会死,他嘴欠才会向主人提出让他宝贝上学的馊主意!卢斯心里充满了淡淡的悲伤,都要逆流成河了哇!

喵萝在艾力克斯的身边坐下,放下背上的书包,艾力克斯僵直的坐正身子,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她,一副想要出手帮忙,却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的模样,喵萝抽空对他笑了笑,他顿时红了耳根,紧张的不知所措。

倒是卢斯紧张的身体都呈大字形贴在教室的墙面上了,活像只壁虎。瞪大的眼,配合他一副严肃正紧的模样各种逗人。

班主任安排好喵萝,从教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他这模样儿,脸上的表情一瞬间简直惨不忍睹:“卢斯先生,您这是……”

“老师,换座位!赶紧给我家小姐换座位!”卢斯风驰电掣把自己从墙上扯下来,一把握住老师的手,激动道,“我们家小姐不能跟任何雄性动物坐一起。”顿了顿,不知道想到了神马,赶紧又添了一句,“对了,雌性的也不行!”

班主任老师惊疑不定的看看卢斯神经质的模样,张口动了动唇,不由吐出一句:“卢斯先生,我想您也许……有必要去看下医生。心理方面的。”

卢斯:“……”你才需要看心理医生,你全家都需要!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