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园小屋晓云徐大安2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2020年03月26日

江映月听到江映雪的笑声之后,警觉起来,似乎连肚子的疼痛都没这么重要了,她瞪大了眼睛望着屋子外面的江映雪。

“你!你幸灾乐祸!”

“我可不是幸灾乐祸,我是为了自己的成功在笑。”

柔姨娘站了起来:“映月肚子疼是你搞的鬼?”

“没错,就是我搞的鬼,是我买通了下人,在她的燕窝里下了泻药。”

柔姨娘一听,怒火中烧:“真的是你搞的鬼,你就不信我把这事捅到老爷面前?”

“你想把这事捅到我爹面前,可以啊,但是,这事情总有个来龙去脉,是你女儿先惹的我,先把我的下人给招惹了,我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你自己可想清楚,最近我爹忙着茶叶生意,焦头烂额的,他最好家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个个和和气气,你要是把这事捅上去,恐怕他最烦的会是你,毕竟你们啊前段时间刚刚出过事情,连奶奶都讨厌你们,你们还要自讨没趣吗?”

柔姨娘这下没话说了,再者他的女儿虽然生气,到底也是慢慢地被揪了回去,疼痛感又占了上风,不停地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半点没小姐的样子,她只能先顾着女儿。

“映月,你怎么样啊?不怕啊,娘马上给你去找大夫,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把大夫请过来!”

“请什么大夫,不过就是吃了点泻药而已,赶紧扶你家小姐去茅房,解决一下也就好了,请大夫一会儿忍不住了怎么办?”

说到这里江映雪和小桃都大笑起来,心中畅快了不少。

柔姨娘这一次只能吃个哑巴亏,正如江映雪所说,他们抓的时间正好,现在江海那边是不愿有人去打扰的,何况是这种琐碎的家中小闹,他是更不愿意听见的,而到老太君那边,寿宴上面刚刚出了事情,她也定不会帮自己的,这个亏就只能自己吃下了。

“快,快扶我去茅房。”江映月突然有了感觉,就怕自己出点什么丑,赶紧拉着下人的衣袖吩咐。

下人慌忙三两个抬着她,把她移去了茅房。

江映雪在一边,笑得直不起腰:“瞧瞧,瞧瞧我们做的好事,她就应该吃点这样的亏,不然,还真以为我不可以欺负就可以欺负你了。”

“小姐,你真好。”小桃由衷的感谢江映雪。

江映雪拉着小桃的手:“你虽然是我的丫鬟,也算是我的半个朋友,我怎么能看着你吃亏呢?”

就当江映雪觉得自己的复仇计划完完全全成功的时候,惊涛骇浪却突然来了。

江海不知道何时从铺子里回来,直冲冲就走向江映雪,不由分说地直接当着下人的面,给了她一个巴掌!

“放肆,你真以为做江家的嫡女,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江映雪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脸蛋生疼生疼。

小桃吓坏了,赶紧跪下:“老爷,老爷息怒,这是小桃做的,和小姐没有关系。”

“你还替她狡辩?我刚到门口,就听见你二娘说起这事,你把你妹妹害得进茅房都直不起腰,对你有什么好处?铺子里出了大事,我手头都快忙不过来了,你还在这里跟我闯祸!“

江映雪抬头,看着自家爹爹的脸色确实是不好,又听他说的话,大概是铺子里真的出了什么大事情。

“爹……”

江映雪试图以委屈巴巴的声音获得江海的原谅,可是江海越听越气,吹胡子瞪眼的,差点就要上来第二个巴掌了。

好在小桃护着江映雪:“老爷,老爷息怒,小桃给你磕头了!”

在小桃的不停磕头下江海算是暂时止住了自己的怒气,叹了一口气:“你们两个可别再给我闹事了,行不行?”

江映雪不服:“我从来也没闹事,是江映月她先不知好歹,这样的事情不是发生的第一次,您应该知道!”

“我自然知道,可是她是你妹妹,你稍稍让着点也是应该的,你是嫡女,将来嫁去了别处,自然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又何必在此处和她争那一点小小的利益。茶叶铺子出大事了,爹没有功夫,你自当忍让一些!”

江海的话语中透着无奈。

江映雪放下自己捂着脸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铺子这几天应该是茶叶大卖的时候,怎么会出事呢?”

“你怎么知道是茶叶铺子出事的?有人跟你说过些什么?”

江映雪摇摇头,只是这几天青风一直在忙着铺子的事情,自己想当然的就想到了茶叶,并没有其他的缘由。

“确实是茶叶铺子出事,本来雨季后应该上市的茶叶质量不堪,多半还出现了霉,这简直是我铺子的耻辱。”

“出霉?我们家的茶叶铺子一直是有大单子的,并不是零星地卖,这一出霉可就坏大事了。”

“没错,要是像小户人家做点小生意也罢了,这大单子一出,毁的不仅是这一单生意,还有我们自己的名声,大户把茶叶批去,定是有大用的,如今成了大祸,祸水就降临到铺子头上。”

江映雪也跟着叹了口气:这可怎么办。

“你可要如你母亲那样,把你的性子收着点才好让爹放心。打的疼不疼?”

江映雪又摇摇头:“不疼,只是,我得和你说明,要是下次她们再惹我,我还是会那么做的,我并没有错!”

江海不由道:“你这性子,倒像极了你奶奶,你奶奶总是说我做生意不够干脆果决,喜欢乐善好施,优柔寡断。这大事一出,我也倒希望自己的性子如你一般,或许能避免些祸事……罢了,不和你闲话了,一会儿,你妹妹好些了,你得去和他道歉,听到了没有?”

江映雪呼吸了一口气:“嗯。”

“好,爹回书房拿印章。”

拿印章做什么?赔款?

江映雪第一反应想到的只有此一项用处,看来此事是大得超乎自己的想象了,一般来说,茶叶出现了问题,及时沟通,换批货便可,如今还要赔款,就说明此事没有了周转之地。

那青风呢?他这几天一直在忙着铺子里的事情,他是不是也焦头烂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