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软萌的快穿甜宠文 让人湿硬的小黄文

2020年03月26日

叶锦羽一愣,随后却又嘲讽地一笑:“夫妻又如何?我与欧阳池也是夫妻,到头来,还不是落到劳燕分飞的下场。”

厉隋心里寻思着,这劳燕分飞的好。

叶锦羽想到这个就不高兴,干脆不去想,看了厉隋一眼问:“你何时让我回家?”

“你想回叶家?”厉隋不这么认为。

就算和叶老爷等人接触不久,他也看得出来,若不是因为他的存在的话,叶家的人不会搭理叶锦羽。

他其实已经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用了计谋让那个叶锦羽回家里去。

当时就想到直接带了人到他别院来,便没有现在的苦恼了。

“自然要回,我在这住,名不正言不顺的,招人闲言闲语。”其实她并不在意这个,都到了她这样的地步的女人,还要担心别人说些闲言闲语?

自然是不怕的。

“什么名不正言不顺,你若是如此在乎,我就让爹尽快办了婚事。”

叶锦羽看傻子一般的看着他。

“世子爷,要不,咱们两人设下赌局,赌一把如何?”

赌?

不知道她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厉隋迟疑着。

叶锦羽用激将法:“怎么?如今你贵为世子爷,不再是那个傻子沈子轻,你还担心你无法赢过我?”

这话说出来,的确是招人烦。

厉隋脸一沉:“好,我就和你赌,说吧,你要和我赌什么?”

叶锦羽狡黠一笑:“就和你赌你爹不会接受我,而你若是想要娶我,难。”

“这算是什么赌局,就算是难,那也能娶上不是?既然要赌,就赌娶得上娶不上?如何?”厉隋心底自然明白。

那镇北大将军注重门第,好面子。

去一个被出的女人,不可能的。

可他又是谁?

若是做不了厉隋,做沈子轻又如何?

报仇不一定要用厉隋的身份,沈子轻也一样呀。

“好,我就和你赌了,我就赌你娶不了我,若是我赢,你要如何?”叶锦羽问。

她觉得,自己是稳赢的那一方。

厉隋笑:“若是你赢了,那我就不做这个世子爷,我就和你回杨家村,做沈子轻去。”

叶锦羽原本看好戏一般的笑脸,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敢相信。

“你……”

“如何?这样的赌注,是否满意?”

叶锦羽不知道如何回答,满意否?

心情复杂,暂且不说:“那若是你赢了,你想要什么?”

“我赢了?既然我赢了,说明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至于其他,我自己会去争取。”厉隋很满意看到叶锦羽脸上的变化。

两人沉默了良久。

说是温馨,又算不的,叶锦羽脸上的尴尬清晰可见,说是不知所措,又不像是,总之瞧着十分有意思。

“好了,那一言为定。”打破沉默。

厉隋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既然我们说好了如此,那么你不换再胡闹,如是再让我知道有不告而别的事情发生,我便真的将你抓到牢狱中去。”

叶锦羽抓到了他话语中的漏洞,不解的问:“什么叫做不告而别?”

“难道,你和我说了,你男扮女装,带了同样是男扮女装的丫鬟要去哪里?”想到那一日他听到消息,说叶锦羽要走,他心底的那种慌乱。

想到以后见不到她,他就无法接受。

当初决定回来面对京都的一切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撕裂过一次,如今再来一次,的确是难以忍受。

所以他不顾他爹的反对,带了人将她给抓回来了。

担心他爹破坏,所以将人藏起来,谁知道一调查,居然是为了一个男人。

一个叫裴宁的男人。

他就算知道那个男人在哪里,也不会说的。

“你找了玉佩给我,难道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厉隋说不出话来,有的时候,他真怀疑这个女人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半响找到自己的声音:“那么你要做甚?”

叶锦羽唯有再一次说:“我方才不是告诉你了,我要找裴宁啊?”

“哦,回了叶府,还要找这个人?”厉隋问。

叶锦羽点头。

他哪里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陷害,干脆说道:“你的去向,是你们府上的一个丫鬟告诉我的,说的比较难听,我就不给你说了,你回去之后,防备着你二娘和妹妹。”

听他这般苦口婆心,叶锦羽一下就笑了出来:“你都还没有娶我过门呢,怎的就当我是你的人了。”

“我还就真要和你说清楚,你就是我的人,这是不可抵赖的,明白吗?这个事实,你要记到心底里去。”厉隋满脸严肃。

本来还想要继续嗤笑,见到厉隋的脸色如此严肃,她不由自主的点了头。

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他的人。

心底有一丝丝的怪异,不难受,反倒有些高兴。

叶锦羽回了叶家。

在知道是厉隋送她回来的时候,叶常慧直接跑来,一直粘在厉隋的跟前,虽然不能说是卖弄姿色,有意勾搭是事实。

叶锦羽心里冷笑,若是让叶老爷看到,她的女儿如此不要脸面,不知作何感想。

“世子爷时常走动啊,毕竟两家都要成亲家,叶府就是世子爷的家。”支兰更甚,举止更像是一个老鸨。

叶锦羽不想再看,怕污了自己的眼睛,带了茉莉快速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厉隋无心和支兰母女说什么,半句话没说就走了。

这自然是让叶常慧愤怒不已。

想到那一日,明明是一起去参与赏食节,她却被世子爷半途送了回去,反而是这个女人,在外头逍遥快活。

不知道如何勾搭世子爷才是。

想想就觉得生气。

“娘,叶锦羽那个女人太过分,我不能一直屈居他之下。”叶常慧哭的可怜。

支兰在看眼底,疼在心中。

她早就想好了对策,凑到叶常慧的耳边,嘀咕了一阵,只见叶常慧双眼发亮,连连点头。

“娘,这个计谋可真是好,我喜欢。”

支兰笑:“那你就要沉住气,别去找叶锦羽的麻烦,让她顺利嫁入将军府,明白吗??”

叶常慧嘀咕:“若不是娘和我说的这一番话,我自然是不愿的,可现在娘给我分析了利弊,我又如何能够去拒绝呢。放心吧,娘,我会按照你所说的去做的。”

话说叶锦羽不知道支兰两母女在暗中密谋什么阴谋,她病了一场,的确是有些伤元气,如今的她,回了叶府之后,便是调养身子。

厉隋送来很多滋补的药材,茉莉变着法子的给她弄来吃。

这丫头的手艺可真是好,她吃了一段时间,身子就丰润起来。

让叶锦羽感受到厉隋对她的上心之处,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厉隋将裴宁给她带来了。

对,就是裴宁。

叶锦羽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经过岁月的洗礼,比起裴咏年长了很多。

她想着,也许是日子过的清苦,所以才会这般苍老。

“小姐,你说,你有我兄弟的下落,是真的?”裴咏看着从骨子里透着一些的卑微的味道。

这个男人和裴咏放在一起,简直是天差地别。

若不是知道厉隋是个厉害的,找来的人也许也不是个假的,可如今这个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她的内心一度觉得这是个假的。

不管如何,她还是得让裴咏来看看才是。

叶锦羽想着叶府不安全,干脆直接将人带到同福钱庄,将人我那个裴咏的面前领。

不管是不是,他自己更加能够辨认才是。

裴咏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神色着急,在看到叶锦羽的身边站着一个男子之后,便没有办法转移目光了。

他的手中还抓了一个玉佩,叶锦羽认得出来,和厉隋给她的那个,相差不多。

裴宁在看到裴咏出来的时候,也显得有些激动,死死的盯着看,看着看着,眼眶就湿润起来。

叶锦羽让茉莉将属于裴宁的那一开玉佩,送到裴咏的面前。

她这才缓缓开口:“玉佩和人,你看看真假,此人若是裴宁,我便是不负所措,若不是,唯有再找。”

她的确是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裴宁,以至于才会有这样的一说。

裴咏此刻正在激动,哪里还顾得上叶锦羽说了什么呢。

“玉佩,是我身上一直带着的,从何处来,我已经记不得。”撇宁解释。

裴咏一步上前,将扯开他的衣服,盯着裴宁的脖子看。

那里,有一块黑色的肌肤,与旁边不一样,在看到这一块肌肤的时候,裴咏突然就笑了。

笑声中很是复杂,有高兴,又难受,更多的是如负重任。

听到这个笑声,叶锦羽便有理由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人,眼前这个比起实际年纪要大上一些的男人,就是裴宁没有错了。

“大哥,你是我的大哥。”裴咏泪流满面。

叶锦羽见状,带了茉莉走出去,给两兄弟独处的时间。

茉莉跟着走出去走,主仆二人在院子里赏花。

“小姐,你说,这裴宁是如何藏的,裴咏找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世子爷一找就找到了。”

叶锦羽思索了片刻,解释:“厉隋好歹也是一个世子爷,他若是想要找一个人,一句话吩咐下去,自然有的是人帮他找。”

所以差别就在这里。

茉莉似懂非懂。

叶锦羽笑:“你难不成还在怀疑,厉隋找了一个假冒的?”

“自然不是。”茉莉说道。

在看到叶锦羽的表情之后,又加了一句解释:“自然是不敢的。”

“无妨,你的怀疑合情合理。”叶锦羽笑。

她自己都有一瞬间有这样的怀疑,厉隋找到人的时间太短,不像是有难度的任务。

而且,不可能裴咏找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厉隋一出马反而就找到了。

后来也想过,若是厉隋直接下达命令,让地方上的官员想办法筛查出叫裴宁的人出来,那也容易。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裴宁的时候,他的神态有些慌张,似乎是别伤过,此刻犹如惊弓之鸟。

综合以上,这个裴宁不是假冒的。

改日有机会要问问,他到底是在何处将裴宁给找回来的。

裴咏和裴宁的短暂相聚过后,他将同福钱庄的印章给叶锦羽送来了,再加上许多的房契地契,满满的一大箱子,给叶锦羽送了过来。

两个人就在院子里,大眼瞪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