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操富婆 我的性孝敬

2020年02月24日

正午,齐蓟正在窗边写作业。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照在齐蓟那乌黑的直发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屋下,少年仰视凝望。他在不知不觉中就走到这儿,看见她,好像之前所有的不愉快都一扫而光。他现在好想听听她的声音,于是,修长的手指快速地2在手机上划动,拨通了一行熟悉的号码。

“喂!”

手机那边传来女生甜美的声音,顾青学长紧皱的眉心才微微松弛。顾青学长的语气很温柔,仿佛一阵清风吹过心田。

“是我。”

“我知道。”

“你下来。”

“啊?”

“我在你家门口”

少女突然停下了手中的笔,抬头向窗外望去。果然,少年就倚靠在墙边,白色的休闲服衬托出少年不羁的帅气。

“我看见你了,你等着,我马上下来。”

“嗯,小心一点!”

挂断电话后,齐蓟迅速地拨动着轮椅,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门口。

“顾青学长,你今天不是回家陪伯父伯母吃饭了吗?你怎么到我这儿来了?”

少年单膝跪地,盯着齐蓟,嘴唇微微张开,语气极其温柔,但他并没有回答齐蓟的问题。

“我妈妈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使齐蓟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伯母同意吗?”

“不,她不同意。”

没有丝毫隐瞒,这却使齐蓟感到一种莫名的失望,即使结果是意料之中的。

顾青学长看见齐蓟渐渐暗淡下去的眼眸,语气更加温柔了。

“但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

她怎么会不相信他呢?她一直怀疑的都是自己,她根本不确定自己在这场爱情中是否能坚持到最后。

阳光下,两人相视而笑,笑容中带着一种羡煞旁人的幸福,一点一滴地凝聚在他们彼此的心中。

“妈,你在看什么啊?看得这么入神。”

齐媛朝着妇人凝视的方向望去,看见两个甜蜜的恋人在柔和的阳光下深情对视。

“那不是冰块哥哥和老姐吗?哇哦,他们俩好甜蜜呀!妈,你看,老姐看起来好幸福啊!自从淼淼出事后,姐就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看来老姐真的很喜欢冰块哥哥啊!”

妇人的眼里透着一丝忧愁和不安。

“他们不合适,那男孩太优秀了,他的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蓟蓟。更何况,蓟蓟还没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就更不可能接受你姐的。”

“妈,你真是多愁善感,你怎么知道冰块哥哥的父母不会喜欢我姐呀,懒得跟您说了,老顽固!”

齐媛撅了噘嘴,生气地离开了。

顾家客厅。

“吴锦绣,你这件事做的太荒唐了,你怎么能在小青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擅做主张的提出订婚呢?而且还把我蒙在鼓里,你太糊涂了!”

顾振海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大发雷霆。

“你还怪我,还不都是你那个宝贝儿子,什么样的女孩儿不喜欢,偏偏去喜欢一个残疾女生。我也是没办法,才自作主张的!”

“你.......你做错事,还强词夺理!”

正在顾振海快要气晕过去的时候,顾青学长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这个不孝之子,你让我的面子都丢尽了。”

“这不怪小青,是你自作自受。”

“顾振海,你.......我懒得跟你说。顾青,告诉妈,你去哪儿了?是不是又去找那个残疾女了?”

顾青学长长身而立,面容及其冷峻,但在提到齐蓟时,嘴角不经意地微微扬起。

“妈,请您对我喜欢的女生留有最起码的尊重。我并不觉得她配不上我,她坚强,乐观,善良,在我的心中,她就是上天送给我最珍贵的一份礼物。”

“那你解释一下,你们学校很多人都说她还和另一个男生纠缠不清,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那个男生和她只是朋友关系,我相信她。”

顾振海看见儿子坚定的眼神,就对那个女孩充满了兴趣,于是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小青,你喜欢她?”

“嗯。”

“那好,你明天把她带回家来,老爸给你把把关。”

“什么?顾振海,你疯了!”

此话一出,吴锦绣甚是惊讶。可顾父的态度坚定,吴锦绣也只好勉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