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小侠林小阳小说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2020年02月24日

夏蔹蔓理了理自己在公交上扯散的头发,漫不经心地走到了小区侧门的小路,这时候天已经漆黑抬头一看哪里有什么星星?对呀,这时候江城才刚刚发展起来,又哪里来的什么罗森便利店?

夏蔹蔓有点哑然,虽然已经渐渐适应,但是记忆还是会和十三年后29岁的她记忆重合交错。那时候的记忆其实渐渐抹去。可她总恍然,习惯果然是最可怕的东西,记得一个人求学日本,忙着勤工助学,她没钱也没精力做饭。

平时吃多了三角饭团,罗森的芝士咖喱猪排饭386日元一份,折算成人民币25元,664大卡,让她心满意足。日子真是苦哈哈,虽然现在也不怎么样,拍拍脸,迅速地拿皮筋把头发扎起来,朝前走。

江城的夜风刮得人戴着口罩的脸都生疼,夏蔹蔓把口罩又往上拉了拉,脸太小口罩总往下掉。

急切地想找到一家有卖吃的的店,远远望去昏黄的灯光下一家红色招牌写着罗玉凤麻辣烫。不禁有点熟悉,因为天气实在是冷,夏蔹蔓快速地更加裹紧了身上有点因为记忆错乱,行为过激造成的肮脏羽绒服,快速地跑进了店里。

这店面看着不起眼,东西却应该很美味,可能是因为物美价廉,更可能是因为这个冬天来的太快。人们好这一口热乎,红色汤汁让白萝卜在锅里翻滚,老板娘为了节省燃气费用,只把火开到最小,却也挡不住腾腾热气蒸着饥饿的人的脸,有点睁不开眼睛,却张得了嘴。

一碗热汤下去,脸上的寒意下去了不少,可等到夏蔹蔓到的时候,小店很多,微胖的老板娘老远就从人缝中,看见这姑娘冲她笑笑,很是和善。

“丫头,天冷吧,你自己拿碗喝点热汤,暖暖”手里依然不停下烫菜的笊篱,在热汤里上下翻滚。

这是在日本看不到的,日本的店员的服务一直以来都以周到著称,秉承着三号微笑服务,礼貌却有距离感。夏蔹蔓楞了楞,摘下了口罩和手套,拿了一个摞起来的大碗,舀了一大勺热汤,并没有盛汤里的萝卜,觉得萝卜出了有火的炉灶就没味儿了,正如她一样。

夏蔹蔓找了个角落,放下碗,嘬了一口汤。是真的很烫,从冰冷的牙齿猝不及防就到了舌头,舌头被烫得往后面一缩。却不肯也不好意思吐出,鲜美的汤汁一路烫着进了胃里就变成了暖和。老板娘瞥见了,直乐。

“小丫头,慢点喝,长得这么水灵,吃饭怎么这么急,吹吹”

本来夏蔹蔓应该感到尴尬的,可是意外的没有。反倒觉得心里和胃里一样暖暖的,冲着老板娘眉眼弯弯甜甜一笑。

“好,谢谢凤姐”叫完凤姐,总觉得哪里不对。

老板娘生意太忙店里又吵闹,没听见。有个十七岁地姑娘叫她四十岁的女人姐,不然可不乐开了花。

夏蔹蔓正准备喝下一口,正吹着碗里的葱花,抬眼就看见店外几个黑压压几个影子气势汹汹要走进小店,似乎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