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videos desexotv 软糯乖巧受军人攻

2020年06月16日

印象中,金是一个粗犷却不失温柔的人。对待工作比谁都认真心细,却偏偏在生活的打理上一窍不通。自从来到弗加尼亚遗迹,我主动挑起照顾这群男人起居的工作,每天冥思苦想在伙食上变换花样。

我不是个好厨师,曾经拿得出手的菜式也就蛋包饭和鸡蛋卷而已。一个月的时间里,遗迹上的知识没学到多少,倒是将厨艺炼得炉火纯青。或许我该朝美食猎人发展?好吧,其实是因为遗迹的发掘与维护实在太枯燥,我早就后悔当初选择遗迹猎人为目标了。

反正已经找到了金,目的达到了,转行做个赏金猎人或者珠宝猎人也不错。听说协会里的高层中还有‘可爱美猎人’呢,不知是不是每天打扮地美美的,带领时尚界的潮流就可以了?

脑洞开得有点大。总之,不管是做哪一行,成为猎人的基本条件是强大的战斗力。眼看遗迹的工作进入尾声,我来到金的身边,略含蓄地拉扯住他背心的衣角,睁大眼认真请求:“能和我打一场吗,大叔。”

金点点头,欣然接受,“行。”

四年前手无缚鸡之力的我给金留下了很大的印象,或许还碍着我是个女生的原因,他从对战一开始就故意放水。我的自尊心哪里肯接受?不拼尽全力的战斗只会让能力止步不前。我没给金放水的空间,拿出看家的本领毫不留情地朝他攻击。他是强化系,我认识的强化系不要太多,有了和石头跟云古的对战经验,我和金之间的较量比想象中胶着。

“不错嘛!”险险躲过具现化出来的匕首,金称赞道。

我看着依旧迎韧有余的他,微微一笑,“不会给你休息的时间的。”

这场对战总共进行了五个小时,从中午打到下午五点。烈日的照晒与紧绷的神经一点点侵蚀我的身体,精力在到达极限后终于不支,双腿发软跌倒在地上。

金的状况比我好不了多少,刚开始时的大意令他吃上不少苦头,这五个小时的激战也花费了大量的体力。胜负揭晓,我有点不甘心,但会输给金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呈大字型躺在地上,两人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我闭着眼,享受着天空暗下后变得清凉的秋风。

“大叔果然很强呢。” 回想起金简单却无懈可击的招式,我不由得感叹。

他得意地一哼,“那是,也不看我比你年长多少,小丫头。”

不就是大我那么……呃,十二岁?忙碌的时候留着胡子邋里邋遢的,整理好后才发现他长了张娃娃脸,在粗犷的男人堆里显得意外的年轻。

“遗迹的事情也快处理完了,过几天你准备去哪?” 我随口一问。

金没多想立马回答,“大概会去维熙利群岛吧,有朋友发来消息说找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哈哈。”

“这样啊。”

我眼神一暗,侧过身不想让他发觉。又要分别了么?这次会离开多久?我终究不是他的亲人,没有理由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可金给人的感觉太过温暖,真是,犯规啊。

“虽然知道你很忙,但是大叔,可能帮我一件事么?” 在心里做好打算,我长长地吸了口气,抿着唇不安地询问。

他愣了一下,仿佛不适应我这么严肃的口吻,抓抓头发傻傻回答: “什么事?”

“帮助我变强。” 我垂下眼,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怎么说呢,我好像到了瓶颈期了,各方面都没什么进展。”

金看起来有些苦恼。我握紧了拳,心里紧张又焦急。

几秒钟的时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就在我准备放弃不再为难他的时候,他温柔的声音传来。

“可以是可以,但我和那边的人约定好了啊。”金眼皮一抬,见到我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手掌在我头上用力一揉,“两星期行么?只能挤出这么多时间了!”

够!怎么不够?不仅可以每天对战提升实战经历,还能多和他相处那么长一段时间。本以为他最多只会再停留两天,没想到……

我欣喜地抬头,对上他和小杰一样明亮的双眼,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谢谢大叔!”

>>>

两个星期过得很快。完成承诺的任务后,金一天也没有多逗留。和上一次不同,这两个星期里我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分别时并没有想象中难过。

我和金同时踏上飞行船,却是飞往不同的方向。坐在猎人专用的特等舱里,我喝着茶,透过透明的窗户观察窗外的层层白云,目光平静。想见面的时候,再去各个遗迹到处找找就好了。已经找到过一次,还怕找不到第二次吗?

从网络上的介绍看来,友克鑫是一个繁华而糜烂的城市。不仅每天有会有大大小小的拍卖举行,犯罪的百分比也比普通城市要高。

地下党,黑社会。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也是他们的地狱。法律这样的东西只对弱小的人管用,对高手而言,杀个人不过是小孩子在过家家罢了。

友客鑫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每天都有数不胜数的案件发生。

飞行持续了两天。两天后,我拖着行李走出机场。今天的日子是八月三十,离小杰和雷欧力约好的日子还差一天。我找了个酒店,开好房间后好好洗了个澡,整理背包时忽然发现一个被遗忘了好久的东西。

我的……手机。(-。-;)

啊啊啊,弗加尼亚遗迹那一片区域都没有信号,我理所应当地把手机这个东西遗忘了,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颤抖地打开机,还好关机时收不到来电,并没有任何未接来电的记录。短信倒是有……虽然只有一封,但字里行间中都透露出发信人的不满。

[我会惩罚你的]

末尾居然没有加‘~’的符号!我一惊,背上开始发凉,隐隐约约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自己做的死自己也要扛着。我任命地打开通讯录,找到西索的名字后犹豫了半天,强行逼自己按下通话键。

嘟……嘟……

没有人接。我拍拍胸口松了口气,至少现在安全了。

去楼下吃了顿饭,又心血来潮去市中心逛街买了几套衣服,我一路哼着歌儿心情很好地回到酒店,刚打开门就被一个黑色的身影推上墙壁。

哪怕实力很强,本性依旧是个女孩,在被袭击的一瞬间还是挺害怕的。可这份害怕并没有持续太久,在闻到那人身上特有的古龙水味时,我的害怕……进化成了恐惧。

“千~梨~酱~♥”

黑暗中,西索湿润的舌头灵活地在我的脖子上打转。他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我身上,我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处于迷茫的状态。

西索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怎么知道我今天来到友客鑫了?又是怎么弄到我的门牌号的?

这些其实都是次要的,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我男朋友,火气好像真的很大。

“好久不见了呢,西索……”总之先想办法压住他的火气。

西索惩罚般在我颈部咬了一口,道:“是哦~千梨,你知错了吗~?”

我疯狂地点头,转念一想还是不应该认错,否则就等于承认自己忘记他了,于是赶忙解释:“我没错呀。你知道我去弗加尼亚遗迹了吧。那里没有信号,我特别想联系你,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没等他回答,我主动在西索唇上波了一下,真诚地表白:“亲爱的,我想你了哟。”

“呵呵呵~~” 他笑得诡异,黑暗中看不清表情,但那双丹凤眼却意外的明亮,“撒~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呢~♥”

补偿吗……这家伙想要的补偿,还能有什么花样。要不然拼死陪他打一架,要不然就是上床了。从西索现在的反应看来,似乎更期待是后者。

可惜这里不是我在天空竞技场时的房间,并没有准备那个东西……感觉到他某个部位已经开始变大,我心一恨,伸出手笨拙地解开他的衣服。

“哦~?很识趣嘛~”他满意地表扬我,在我手指触碰到他胸膛时还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声。

我被他叫得心慌意乱根本没法集中注意力,最后还是靠蛮力才把他衣服脱下。

被抱上床的前一刻,我搂着他的脖子,想起什么般眯着眼质问:“你这两个月……没碰过别人吧?”

西索抓起我的长发放到鼻子前细嗅,随后弯下身在我耳边性感地回答:“我会用身体告诉你答案哟~”

>>>

被折腾了一晚,我最终得出来的答案是西索大概在最近两个星期里没有碰过女人。至于再往前……算了,姑且先相信他吧,毕竟那么久没和他联系,我心里的歉意也蛮重的。

醒来的时候西索他刚洗完澡,正在浴室里对着镜子往脸上抹弄。我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眼,打着哈走过去欠漫不经心地问,“去哪儿?”

西索熟练地拿起化妆品在脸的右侧画了颗星,换了个颜色继续往左边描绘水珠,“嗯~旅团找我有点事情哟,这几天我会很忙的,晚上也许不会回来~”

我靠在门框上懒懒回应,“没事,我这几天也有事,呆会约好了要和雷欧力和小杰他们见面。”

“他们也来了~?”

“嗯。”

“好吧~可惜,要是我不忙就好了呢~”西索假装遗憾地摊手,走到我面前来想要给我一吻,被我及时制止住,“别别别,刚起来还没刷牙。”

“我不介意哟~”

“我介意。”

可能是他的心情还不错,西索难得没有纠缠,绕过我走到床前将散落在地上的小丑服捡起来穿上。昨晚我解开他衣服时用力太狠,导致腰部出现一道裂口。我正想道歉,就见西索的手掌从裂口处划过,衣服瞬间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我的魔术怎么样~?”他自豪地抬起下巴。

我呵呵一笑,“挺符合你爱骗人的兴趣的。”

“有点伤心呢~”他摆出失落脸。

我没理会他的假惺惺,走进浴室为牙刷挤好牙膏,一边刷牙一边对他说:“对了,你加入的旅团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啊。上次问过你还没回答呢。”

记得他从窝金手中救下我的那一天,西索曾提到这个话题。我总觉得那个组织不像是个正经的旅行团……有信长和窝金在里面,再加上一个变态属性的西索,想正经都很困难吧。(-__-)b

“好奇心真重~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什么嘛,老卖关子,烦死了。”我朝他翻了个白眼,摆摆手示意他快点离开,“走吧,有事电话联系。”

“真是无情~” 西索嘴角一勾,下一秒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朝着洗手池吐出一嘴的泡沐,看着已经指向11点的时钟,匆匆打扮好自己来到约定汇合的地方。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