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男主的小妾 真人性做爰

2020年02月02日

可是事实证明,他想错了,也看错苏以沫,本来心情还算不错的苏以沫,听到他这句话,神情再次低落下来,明明苹果含在嘴里,心上却觉得特别苦,大概她的郁闷,苹果也拯救不了了。

“嗯。”含着苹果,她闷声闷气的说道。

薄景深但凡还会看点儿眼色,应该就能知道,她的心情不好,并且极其郁闷,所以别再招惹她了,不然孩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难保他没责任,到时别把过错,全部推到她一个人身上。

其实她的心情糟糕,也不全是为了陈一诺,至少薄景深也占了一半原因,现在可好,让她郁闷的一个人刚走,又来了另一个,每天面对他们,郁结于心,心情怎么会好?好不容易怀了个孕,也不安稳,真不知道这都是怎么了。

“医生说了,你这几天状态不太稳定,所以需要住院观察几天,今天是不能出院了,再多等几天吧。”

见她并不愿意在那个话题上多说,薄景深识趣的也没再说。

“随便。”

反正在哪都是待着,在哪都是养胎,在哪都能够见到薄景深,如此一来,留在医院还是别墅,又有什么分别?

反正她现在只是个行尸走肉,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事情,也不在意她要待在什么地方,她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保住孩子,只要孩子平安生下,怎么都行。

“还在生我的气?”

见她兴致缺缺,薄景深突然敏锐的发觉,她的郁闷似乎不止跟陈一诺有关,跟他也有关系,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长时间都不高兴,依他看呐,她多半还是在生他的气,只是没说出来罢了。

想想也是,他说的话如此难听,自己回想起来,都会觉得不堪入耳,苏以沫只是个高中生,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话,对他颇有微词,也是意料之中。

但如果有意见的话,还是应该当面讲出来,这样她才能出口气,免得憋在心里,心情郁闷是小,把身体憋坏了,事情可就大了,薄景深不愿见这种事情发生。

“没有。”苏以沫撇着嘴,生硬的说。

薄景深如此的厉害,她即便再生气,恐怕也是敢怒不敢言,又哪里会讲真心话。

“如果我说我向你道歉,你还会生气吗?”

“什么?”

仿佛晴天霹雳,苏以沫难以置信的抬头,一下子撞进了薄景深的眼里,他的眼仁很黑,眸光也很深邃,让人容易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尤其是在现在,一脸真诚的状态下,更是令人难以离开,苏以沫也是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装作不在意。

“今天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把话说得那样的难听,更不该误会你,害你生病住院,如此难受,今后我会用实际行动弥补你,你能原谅我吗?”

薄景深不是个轻易说对不起的人,因为他总觉得自己没错,即便错了,也抵死不承认,毕竟处在他那个位置上,想让他心甘情愿的认错,真的很难,可他愿意为了苏以沫,弯腰说一声对不起。

的确是他有错在先,做了过分的事,真挚地道个歉,也是理所当然,没有什么好委屈的,倘若日后他再继续犯错,绝不会咬紧牙关不松口,免得伤害别人。

不得不说,自从遇见了苏以沫以后,他改变了许多,也有了人情味,不再显得冷冰冰的,想必母亲若是见他这样,定会欣慰。

苏以沫的嘴巴张的老大,这次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她歪着头,细细的打量着薄景深,虽然表面不动声色,但是心里早已经沸腾了。

不停的思索着,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薄景深?他是被人洗脑,还是精神失常,不然怎么会向她道歉呢?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实在匪夷所思,让苏以沫不由得要怀疑,精神是否出了问题?

谁道歉她都能想象得到,唯独是薄景深,真的想象不来,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永远高高在上,怎么可能低头向她道歉?尽管事情真的发生,可她仍旧觉得云里雾里,满满的不真实,接受不了这个设定。

“你不愿原谅我?”见她也不说话,薄景深问。

“不是。”为了防止他会恼羞成怒,苏以沫连忙摆摆手,宽宏大量的说,“我当然会原谅你了。”

她斗也斗不过薄景深,说也说不过他,两人若是交战,她输定了,趁着现在他难得的道歉,苏以沫自然会给他一个台阶,这样两人都有后路,她在医院养病的时候,也就不用担心再被气个半死,希望他说的话,能够说话算话。

“乖。”

薄景深揉了揉她的脑袋,笑得一脸宠溺。

苏以沫条件反射的把脖子往后缩,身体也是跟着颤了一颤,满脸戒备的看着薄景深,好像十分排斥他这样的行为,但是想来想去,也没拒绝,任由他随意的揉着,毕竟难得平静下来,她也不想因为自己,再惹什么矛盾。

“薄先生,还有件事,我想请您帮忙。”

她突然想起来,遗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趁着现在还有记忆,赶紧告诉给薄景深,否则再晚一会,恐怕只会闯下大祸。

“说吧。”

薄景深现在的心情很好,可以对她百依百顺。

“我住院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让安小姐知道?”

不论起因为何,可她终究是住院了,还影响到了宝宝,安静婉若是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责怪她,反正现在孩子平安无事,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她希望能瞒住安静婉。

薄景深刚才还说要弥补她的,这点要求,应该可以满足的吧,毕竟也不过分,只想让他撒个小谎而已。

“她…都知道了。”虽然薄景深不忍拒绝她,但是事情已成定局,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王妈把你送来医院之后,就通知了静婉,她说明天会来看你。”

他和苏以沫本来是一个意思,都不想让安静婉知道这件事,他是因为不喜欢安静地问东问西,神经兮兮,所以想瞒着她,怎奈王妈动作太快,把他们俩摆了一道。

“是这样啊。”牵扯嘴角,苏以沫笑得很勉强,“那就来吧,可能要麻烦了安小姐。”

双手紧紧揪着被角,她紧张的不行,心脏忽上忽下,心里面慌得很,天知道安静婉来了以后,要说什么,反正一番责备,免不了了。

“你若是不想见到她,我便叫她不要来了。”

看着她那双指甲都在泛白的芊芊玉手,薄景深自然读得懂她的紧张,不想让她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他可以制止安静婉,让她不要出现在苏以沫面前。

“没事。”苏以沫摇摇头,没有接受他的建议,“还是让她来吧。”

有些事情现在不去面对,早晚也要面对,既然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不如让安静婉早点来,事情也好早点结束,否则即便是出了院,她也不得安宁。

“你现在饿不饿?有没有想吃的东西!”薄景深眉头皱得很紧,眉眼之间满是关心。

“不饿,不太想吃。”

苏以沫眼睛一直盯着他,看他就像在看妖怪。

今天怎么突然对自己嘘寒问暖了,实在不像他的性格,莫非真的被妖怪附体了?若非因为这个原因,她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解释。

“那你想做什么?我陪着你。”

不管她做什么,薄景深都会陪在她身边。

如此也算是补偿了。

“我想睡觉,有点困了。”

因为妊娠反应,她吐了一整天,也折腾一整天,现在好不容易好受了一点儿,眼皮累得已经睁不开了,她只想睡一觉,不希望任何人打搅,尤其是薄景深。

“你先休息,我在外面守着,有事叫我。”

薄景深体贴的替她掖好被角,之后就轻手轻脚的走了。

“哎…”

苏以沫嘴巴张了张,想要提醒他不用守着她,毕竟她也不是小孩子了,没有那么娇贵,可是话还没说出口,他就连背影都看不见了,最后话还是被她活生生地给吞了回来。

其实…薄景深要是能一直这么温柔体贴的话,也不会太讨厌。

………

安晨曦躺在沙发上,一面敷着面膜,一面看电视剧,时不时的还会晃动一下双脚,哼着一首轻快的歌谣,心情别提有多好了,而这种顺畅的心情,却因一通电话,彻底烟消云散。

“找我有什么事?”

接到是林嘉诚打的电话,安晨曦没有好的语气。

毕竟难得她如此的悠闲,除非电话是薄景深打的,否则不管换做是谁,她的心情都不会太好,没有冲他发火,已经实属难得。

电话那端林嘉诚的声音,有些迟疑,“表姐,我刚接到了一个坏消息,觉得有必要通知你。”

“有什么坏消息,说来听听。”

安晨曦抠弄着指甲,有些不以为然。

只要薄景深属于她,对她不离不弃,那么其他的事,不管多么糟糕,对她来说,都不算坏消息,因为她自己有能力解决。

“苏以沫住院了。”林嘉诚说,“她好像是因为动了胎气。”

“她住院对我是好事,算什么坏消息?”

安晨曦嘴角不断的上扬,险些笑得合不拢嘴。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