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奶212 乱欲大杂烩阅读免费

2020年05月07日

论贵气威仪,没人比得过李谦宇,论容貌精致,没人赛得过安奴,论气质风韵,杜罗便是那独一份儿的。

但穆青看到宋千仪,却依然觉得眼前一亮。

他的长相俊秀,尤其是那双眼睛却是十分好看,难得的是眼神清明透彻,看这边让人颇有好感。最让穆青看中的,是他往那里一站便生出来的雅致,哪怕只是穿着简单青衫,却依然不卑不亢,那双眼睛里是古井般波澜不惊。

穆青原本是想与柳城攀谈,毕竟他的豪爽颇有名声,想来也比较容易结交,但是现在穆青却是改了主意。

摆出了最谦和的笑,木清朝宋千仪走去,在他面前站定,而后道:“在下穆青,是今年应考的举子。”

宋千仪神色淡淡的打量了他几眼,而后神色不变的道:“宋千仪。”

这种态度显然算得上冷淡,不过却不至于失礼,倒也没有让穆青觉得难看。他笑着看着宋千仪的脸,宋千仪瞧着也二十有余,而穆青尚且在生长期,他的个子是比穆青高上些许的,不过或许是知晓会遇到这种情况,穆青专门准备了一双厚底鞋,今日穿上倒也不会差太多。

“不知宋兄今日与谁同来呢?”穆青随便寻了个话题,笑着问道。

宋千仪倒也不隐瞒,那双凤眼里面全然是不在意:“我是自己来的,并无人陪同。”

穆青笑了笑,眼睛往一旁的院子里看去。庄王府有一个不小的花园,其中还有一条溪水,虽说并不甚宽阔单看上去流水潺潺也甚是雅致。在溪水旁边摆了不少桌凳,两人一桌,上面准备的是些简单的瓜果点心。因着李谦宇没到,大多数人都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谈,那里到还是空荡荡的。穆青便指了指,道:“左右我们也没什么熟人,不若去那里坐坐可好?”

宋千仪点点头,却没有朝着穆青指的地方去,而是去了另一处桌子前。穆青跟在他身后,两人在桌前落座,穆青有些好奇:“此处位置偏僻,又与主座距离较远,为何宋兄选了此处?”

青衫男人坐姿端正,听到穆青的问话便回道:“看着桌椅摆放的地方,想来等等是要传酒作诗的,此处正逢溪水拐弯处,水流较急,杯盏不容易停下。”

穆青倒是有些惊讶宋千仪在刚刚一瞬间想了这么多,还专门挑了地方。他原本也不想出什么风头,自然不在意这些了,只是听李谦宇说,这宋千仪文采斐然,曾经正是他的诗篇得了圣上青眼才点了状元,现在不愿表现倒是让人奇怪:“宋兄不喜欢诗词?”

宋千仪看着面前的流水,声音清淡:“不过是小道,年少时的消遣罢了。”

穆青却是摇摇头:“诗词不仅是消遣,更是借以言志的载体,早就听闻宋兄善于此道,这般放弃未免可惜。”

宋千仪看了穆青一眼,言语中少了一些漫不经心:“现在朝廷上流行的是诗词华美辞藻丰润,像是穆公子这般看法的倒是少数。”声音顿了顿,“这是现在这种言之有物的诗词毕竟很少。”

穆青却是撇撇嘴,他年纪比宋千仪略小些,加上没有官身,做些事情也少些拘束,便说道:“那些见天的写着风花雪月无病呻吟的家伙,估计脑袋里也就剩下这些了,我有才有德,诗写得好,长得也好,凭什么要跟他们一样做哪些浪费纸的玩意儿?”

这年头,一个半大公子直白的说自己长得好的实在是少数,可偏生穆青的长相本就好看讨喜,加上说话爽直,竟是没让看上去督办的宋千仪不喜,反倒多了几分善意。

拿起桌上的茶壶,宋千仪给穆青和自己各倒了一杯,动作行云流水般,那衣袖在半空中画出的好看弧度看得人眼晕。宋千仪拿了一杯茶递过去,穆青接过,道了谢,便听宋千仪说道:“穆公子性格爽利,却是难得。不知穆公子以后想去到哪里供职?”

穆青笑得弯了弯眉眼,显然,自己成功的刷新了宋千仪的好感度。抿了口茶水,穆青道:“现在会试刚过,这些事情我却是不曾想过的。”

“不若来御史衙门,宋某定会帮穆公子寻份好差事。”

穆青看了看他,突然记起来自己好像还不知道这人的官阶,便问道:“不知宋兄在御史衙门里担任何职。”

宋千仪神色清淡,道:“蒙圣上不弃,暂时担任御史中丞。”

大周朝,御史中丞便是御史衙门的最高官阶了。穆青脸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惊讶的很,在他看来宋千仪或许是个超群的人物,但他不多二十六七的年纪,却能官拜四品,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而御史中丞的位子也是个极其适合升迁的位子,光是大周朝,从御史中丞走到官拜丞相的,就有数例,当朝左相魏景便是从御史中丞迁至刑部尚书,最后官拜丞相。

穆青朝宋千仪举了举茶杯:“宋兄年少有为,穆青佩服,还望日后宋兄官运亨通。”

宋千仪也举了茶杯,道:“不过是为皇上效忠罢了。”

“那便希望宋兄得圣上赏识吧。”

宋千仪点点头,而后两人分别将茶水饮尽,穆青微微掀了茶碗盖子,遮挡住了自己的眼神。

提起官阶,宋千仪丝毫没有渴望的神情,但提到皇帝,宋千仪却显然有了些反应。换言之,这个看上去风淡云轻的人物并不在意官阶大小,却极是渴望圣上垂怜,既然不是为了当官升迁,那为何有这般想法?为了钱还是为了名?

穆青猜不透,便只是把疑问藏在心里,准备等晚些时候去问李谦宇。撂下茶杯时,穆青又恢复了浅淡笑意,和宋千仪开始讨论书画。

事实证明,没有哪个文人不爱这些,穆青成功拉近了距离。

==============================================================================

李谦宇走过来时,穆青已经和宋千仪沾着茶水在桌上开始写字,宋千仪眼中惊异连连,频频道“好字”,还自顾自的用手指在桌上比划,赫然是个书法痴,而穆青也借机问了不少东西,算是各取所需。

而刚刚入席的李谦宇看了一眼自己身边帮穆青留的位子是空的,微微皱眉,而后抬眼向四周看去,就看到穆青和一个青衫男人凑在一处,看上去交谈甚欢。

“那是何人。”李谦宇眯眯眼睛,一时没认出来。

站在他身边的兰若低声道:“是宋千仪宋大人。”

李谦宇微微挑眉:“若是本王记得不错,那人却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除了见他对着父皇有过笑脸外却是没见过与谁有过好生气,穆青倒是有本事。”

兰若没答话,退后一步站在李谦宇身后当雕像。

李谦宇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欢喜还是不欢喜,终究让穆青去结交宋千仪是他的主意,因为李谦宇并不想让穆青入翰林院,御史台或许是个好选择。可现在看到穆青那般随意的就放弃了跟自己同席而去跟了宋千仪,李谦宇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毕竟从相见到现在,穆青对待他都是那般不同寻常,有些事情已经成了习惯,比如两个人的信任,比如穆青自始至终的陪伴。

压下了旁的情绪,李谦宇换上矜持又不倨傲的神情,站起来,便又是一场寒暄客套。

而穆青显然也注意到了李谦宇的到来,他站起来,却看到已经有不少人围了过去,霎时间没了位置,穆青抿抿嘴唇,又坐了下去。

“你若想引他注意,等下拦了酒盅便是。”宋千仪用帕子擦了擦手,看着穆青道。

穆青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扭头去看宋千仪:“你说的谁?”

宋千仪瞥了他一眼:“自然是庄王爷,你与他绝非等闲关系,显而易见。”

穆青瞪大了眼睛,显然是不懂得怎么就“显而易见”了?

宋千仪也不瞒他,左右不过是些小细节,也不算什么秘密:“你是从内院出来,而不是随众人一起从外进来,此为其一;你身上所穿衣物乃是江南绣品,只有皇亲才能拥有,此为其二;我前些日子有幸与庄王爷一同赶赴诗会,他腰间所佩香囊的香味,与你的一模一样,此为其三。”宋千仪声音顿了顿,到底是把后一句话吞了下去。

李谦宇那般冷情冷心的,却在刚刚进来时盯着你看了那般久,而你却全部感觉好似习惯了一般,这若说是等闲关系,谁会信呢?

穆青即使没有听到宋千仪那句没有说出来的话,单单前三条也够他目瞪口呆了。这些细节他统统记得清楚,虽然一直冷着脸,可分明是心里事事条理分明。这般凌厉的眼睛和记忆力当真让人惊叹。穆青盯着宋千仪看了一会儿,突然道:“宋兄有没有意向去京兆尹?”这个人绝对是探案的一把好手。

宋千仪神情淡淡:“那不过是个收拾烂摊子的衙门,无趣得紧。”

穆青眨眨眼,越发确定宋千仪去科举去当官并且爬到御史中丞的位子,定是有所求。

可他求的是什么,却是不知得了。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