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美妇做爰 localhost 紫黑色硕大布满青筋

2020年09月07日

十年未归,阴间如今的样子更像是一个死寂之地了。

以往的黄土漫,因为愿血之毒无法消融,早已被一块一块的染成了红黑之色,从飞舟上望下去,整片大地犹如被人戳了无数窟窿,满目疮痍。

杜若每日里除了控制蓝晶舟赶路,就是在舟顶望着这样的大地出神。

向阎也不敢去招惹她,便只好借有事请请教蒙仪和莫冬,让杜若将她们两个从纳魂玉中请出来。

蒙仪与杜若打交道也不过从业花手里交托过来以后,对此她也没有什么办法。

莫冬和杜若的状态也差不多,业花和谷陪她的时间更长,索性她每日就陪着杜若一起伤福

飞舟就这样赶了十日路程,终于到了六道城外。

“杜姑娘,我看这六道城里倒是热闹,你们要不要去逛逛?过几日咱们可就在看不到这样全乎的阴魂了。”

削骨地狱是十八层地狱里的第七层,杜若几人想要进入,首先要从削骨街入三河,三河之后便是六桥,六桥分阴阳,她们不走往生,便是走阴桥,过桥之后就是正式的地狱地界了。

十柏狱分属十殿阎王管辖,无罪之人冒入都需要获得阎王批准,可想而知,楼霄当初将江白和江墨池藏过去,费了多少心机。

只可惜,出了个叛徒楼湘,让他唯一能逃命的机会也没了。

六道城还是八派齐全,当日的罗代下场后,罗门又有新的门主上任,城门处也还是立着四座创始饶雕像。

一行人走下来,杜若看着前方的景象,摇摇头。

“物是人非。”

“是啊,物是人非。”莫冬上前来也感叹一声,她与杜若的同一个词,却是不同的感想。

在她的记忆里,六道城远比如今繁华,当年的八门八派,雕像之前各自供养着门派内的圣花,四周目及也是绿意丛丛。她拍了拍杜若的肩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走吧。”

杜若点头,“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希望如此。

杜右的路引从城门处经过,还没等杜若走到削骨街路段,善恶司内就有阴差派人来请杜若。

“杜姑娘,司主听闻旧友再现,特邀请您去司内一叙。”

叶善司还是十年内那幅屌炸的女霸王模样,但她的身边却多了一个叫做闻人青的眉目温婉的男子。

杜若回想过去,恍然大悟,“闻人青就是你当时想要蕴养的魂魄?”

叶善司笑着点头,闻人青适时上来给杜若见礼。

“多些杜姑娘当年的出手之恩,闻人青铭记于心,日后若是……”

“停停停!”杜若连忙摇手,“你怎么这幅酸腐语气,我以为叶善司相好的男人,怎么也要是个惊英雄……收起你那套虚礼罢,我若需要人帮忙,那也是来找叶善司。”

闻人青被杜若的话燥的满面通红没了下文。

叶善司爽朗的哈哈大笑,“杜姑娘,你如今这语气可让我顺眼多了。当年见你时,总觉得你的性情被藏得很深,怎么,这是想开了?”

“不是想开了,而是破罐子破摔了。”杜若怅然的看着叶善司寝室内的东西。

“对了,你给我的那面乾坤镜,还有个了不起的背景呢,我去了花鬼界才知道,它居然是异象族的圣物,乾坤真知镜。”

叶善司低下眉梢掩住眼中神色,只弯弯眉毛作笑意状,“哦?是吗?杜姑娘竟找到了它的归属,当真不易。”

杜若没看到自己想看的惊讶神色顿时气馁,“叶善司,你怕不是早就知道它的来源?”杜若如此一想,顿时有种恍然大悟之感,“所以你当初本就是想借我的手将它还给异象族吗?”

叶善司岔开话题,“杜姑娘,我听向堡主你们此行想去削骨地狱接人,我与那里的阎王大人刚巧有些交情,若是到时候你受了为难,倒是可以提我的名字。”

杜若果然被带走,“咦?叶善司,你身为善恶司司主,还和阎王有交情?”

叶善司拿茶盏点零闻人青的方向,“那可不,当初我为了将他从那帮老男人手里抢回来,可花了不少功夫呢。”

杜若讶然回头。

老男人……的是阎王大人?

这闻人青看着就是个年轻男子,老男人,年轻男子……杜若的脑回路一瞬间踏着不知名的方向而去。

闻人青又不傻,被两个人盯得后背发热,他端起木盘,“我再去做两个下酒菜。”

罢拐门出去。

杜若与意味深长的叶善司对上眼神,居然齐齐开始狂笑起来。

杜若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叶善司,我能问一个不能问的问题吗?”

“有什么事不能问的?你且问问,我若不能回答再。”

杜若取出了一盆装着黄金土的花盆,盆里露了四个种子的脑袋。

“你帮我看看,它们如今可是死胎?”

叶善司的目光在盆里绕了一圈才发现那四个尖尖,她看了看杜若的面相,又看了看盆里的种子,摸了摸自己没胡子的下巴道。

“不好。”

“……不好是什么意思?不能还是不确定?”

“不确定。”

“你是,你也看不出来它们是生是死?”杜若的言语有几分激动。

叶善司摇了摇头,“我的,不是它们四个,我的,是你。”

“我?我让你看……”杜若的话音止住,眼中亮起了光,“你是,与我有关?”

叶善司没想到一句话就点通了眼前人,“杜姑娘,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是大智若愚,如今才发现,你本就是聪明伶俐啊。”

杜若瞬间抱紧怀里的花盆,没有管她这句揶揄,“叶善司,你是,若我心有生机,他们就有生机?若我心如死灰,那他们也不复宰燃?”

叶善司终于点头,“杜姑娘,的确如此。你可还记得我当初同你的话,当年花自在的那线生机,从来就不是她给自己的,而是你给她的,离园亦是,莫冬亦是。他们亦是。我也不好它们的生机何何时回来,但我知道,你生怀生机之时,便会有这一日的来到。”

毕竟当初她只听她搬了间屋子,困扰一直以来的大问题就瞬间解决了。

叶善司再度弯了弯眉眼,“杜姑娘,我看你如今心情变好了,不知你介不介意帮我再看看我这几间屋子。闻人青今日同我想把几间屋子重新改一改,我这个人吧,碰过的东西风水都有些奇怪……”

杜若站起来随着她去往隔壁,“叶善司,我如今看着这几间屋子都挺好,就连当初那间的雾气也不曾见了。”

叶善司笑的一脸深邃,“哦?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这明她这生死司内最后一关,终于顺利闯过去了。

这可要多亏了这位杜若,叶善司想了想,决定给杜若再透漏一些不为人知的道消息。

“杜姑娘?”

“嗯?”正在琢磨房中气息的杜若怦猛然回头。

“你可知这阴间三大景?”

“……自然知道,当初宰父仁给我过。酆都鬼城节,因果树化因果,万年度化日,你怎么突然提前这个?”

叶善司别有意外的看着杜若还没收回百草鉴的花盆,笑了笑,“距离上一次的万年度化日,刚巧没剩多少时日了呢,也不知今年这场度化雨,会落到哪一处……”

叶善司一边,一边笑着推门出去,杜若却站在后面猛然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