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龙根停了进去 傲娇萝莉恋上我

2020年05月24日

*******************

夜幕下,浩浩荡荡的百鬼夜行。

白素和大多数妖力强大的大妖怪都待在队伍的中段,除了之前以宅闻名的白素之外这些妖怪们大多相熟,彼此轻声交谈着。其它的小妖绝对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加入到他们的圈子之中。

百鬼夜行这种事情白素没有任何的兴趣,都是一些有碍观瞻。奇形怪状的家伙,只是偶尔有几个能看的而已。

例如,某个名叫酒吞童子的家伙。

这个家伙除了一头火色的头发之外,看起来完全是人类俊秀少年的样子,此时正走在白素的身边喋喋不休的邀请白素去他的老巢丹波国大江山做客。

被吵的实在不耐烦的白素抬手一指:“缚道の一•塞!”

双手被绑在身后的瞬间,自然会失去平衡,酒吞童子踉跄了一下,勉强算是没有摔倒。编号为一的缚道没有太多的力量,再加上白素也有留手,所以酒吞童子马上就挣脱开了。想要和美女蛇搭讪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的灰的酒吞童子,不得不暂时偃旗息鼓,他可不想更丢脸。

就在这个时候,队伍停了下来,前端传来了一阵骚乱。

“呜呜,这不是生人的味道吗?”

“嗷嗷,果然是生人的味道嘛!”

“喵呜,在哪里?生人在哪里?”

群妖们乱糟糟的吵杂声传入了那些大妖的耳中。

酒吞童子又一次跳出来,跑到白素的面前献殷勤:“看来有新鲜的血食了,你想吃什么?新鲜的内脏如何?”

真遗憾,一门心思献殷勤的酒吞童子同学这一次的马屁拍在了马腿上。

“不好意思,我吃素!”

白素的一句话,打击的酒吞童子想要去找个墙角画圈圈。当然了,打击他的不光是白素的话,还有周围那些看热闹,顺带兼顾嘲笑他,外加幸灾乐祸的家伙们。

那个倒霉的,被一众妖怪分食的可怜人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马上就被抛之脑后了——大妖们从来不缺那一口半口的血食

出了罗城门之后没有多久,百鬼夜行的队伍就离开了人类的道路,走入了荒野山林之中。妖怪们的行走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就到达了比良山,几只天狗飞了过来为他们带路。

在这里比良山的大天狗是地主,自然肩负起招待客人的任务。妖怪的宴会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一大块平整的空地就是宴会的会场,几堆篝火点了起来,牛、鹿、野猪等等鲜活的动物被陆续抬了出来,还有大缸的酒水,气氛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呃……当然了,妖怪宴会之中不可能只有这些‘正常’的饮食,几个可怜的人类也被赶了出来,他们的血肉同样是妖怪们宴会上的食物。

酒吞童子直接从一个武士打扮的青年的胸膛里抓出了他的心脏,然后把那尚且在微微跳动的心脏送到了白素的面前。

“活人的心脏是极佳的美味。”

遗憾的是,他讨好的对象只是厌恶的扭过头,看都不看他一眼。

就在酒吞童子的脸色逐渐变黑的时候,浓妆艳抹的洛新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是白痴还是笨蛋,人家白素明明已经说过自己是吃素的啊!”

她对酒吞童子这个家伙的智商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可怜的酒吞童子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周围那些脸上明显的写满了幸灾乐祸的家伙们,酒吞童子在经历了短暂的石化之后,蹲到一棵大树的底下画圈圈去了,一朵鬼火还很应景的飘在他的身边去作陪衬。

好吧,妖怪的抗打击能力很不错,只是片刻之后酒吞童子同学就原地满血复活,加入到了喧闹的宴会之中。

热闹的宴会持续了一整夜,因为这是第一天,即使不喜欢,白素也硬着头皮坚持了下来,没有提前退场。不过接下来的两天她就不打算在和这些妖怪们折腾通宵了,要知道睡眠不足可是美貌的大敌啊!

在黎明将至的时刻,宴会也到了终结的时候,大部分的妖怪都已经喝醉了,酒吞童子那个家伙单手拎着一个半人高的酒坛子,醉眼朦胧的走到了白素的眼前,大声的喊道:“白素小姐,请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

这不光是让现场一片鸦雀无声,也着实把白素吓倒了!

交往?结婚?!

拜托!这次的百鬼夜行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好不好?怎么一下子就跳到结婚的话题上了!

然后……然后已经喝醉的酒吞童子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靠在酒坛子上打起了呼噜。

这让还清醒的众妖们黑线满天飞,这个混蛋家伙,喝醉之后丢出这样一句话,让大家都享受了一次天雷轰顶,自己却丢下这样一个烂摊子呼呼大睡?!

“这个家伙是真的醉了,还是借酒装疯?”文车妖妃握着柏扇的手上隐隐可以看到青筋。

“鬼晓得!”茨木童子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那个……”座敷童子弱弱的说道:“茨木你就是鬼族吧?酒吞也是鬼族。”

呃……座敷童子,你就是在吐槽吧,就是在吐槽吧?

座敷童子的话成功的让茨木童子石化。

好吧,妖怪之中好脾气的是稀有品种,所以也不知道是谁的提议,总是最后大家一致通过的一项决议……

在酒醉的状态被众人狂扁的酒吞童子……嗯,完全不值得同情。

*********************

为期三夜的百鬼夜行结束之后,白素的收获就是身边多出了一个追求者——酒吞童子。

这个家伙的变化法术用的不错,可以毫无破绽的伪装成人类,火色的头发和眼睛都变成了正常的黑色。不管是言行举止还是衣着打扮都没有什么破绽,对于一般人而言,他就是一个容貌俊秀的年轻武士。

当然了,和真正的化形人身的白素不同,酒吞童子的变化仅仅是幻形的伪装,不管是妖怪也好,还是阴阳师也好,都可以轻易看穿他妖怪的身份。

所以在他连续两次进入平安京之后,很自然就被安培晴明找去“聊天”了。当知道了这位大妖怪频繁的前往平安京只是为了追女人……呃,或者说是追女妖之后,安培晴明的表情不理避免的向着‘囧’字形发展了。

在安培晴明被酒吞童子的理由囧到的同时,身为当事人的白素也在理智的权衡利弊。

在之前她整理的,这个世界可以结婚的对象名单之中没有酒吞童子的存在,因为当时她没有想到莳萝那个家伙会让她附身成妖怪,所以名单之上基本都是人类,少数的一些非人也都是少年阴阳师之中出场的角色,现在这个时间那些家伙还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里闲晃呢!

不过,没有记错的话,酒吞童子这个家伙确实是被她的任务判断为合格的人选,源博雅手里的那支名叫“叶二”笛子,就是这个家伙送给源博雅的。而且貌似在小说阴阳师里,某个和瘤子有关的故事之中,酒吞童子也确实的出场过。

白素现在所判断的是到底要不要接受酒吞童子的追求,这个家伙已经表示的很明白了,是已结婚为前提的交往。仅仅是为了完成任务的话,白素实际上对‘结婚’的对象没有那么挑剔,而且即使挑剔起来,酒吞童子这个家伙以妖怪的标准而言也是不错的选择,实力更强,又比较有脑子,还有稳固的地盘。

但是……她才刚刚开始使用幻术遮掩身份,进入阴阳寮学习啊!就这样放弃实在有些可惜!

“没关系。”盘腿坐在外廊之中的酒吞童子满不在乎的摇了摇手,一口吞掉手里的包子,接着说道:“妖怪的寿命很长的,我不在乎等上几年的时间。呃,包子很好吃,在给我一些。”

看了看面前已经空了的两个小巧的竹制蒸笼,白素有些黑线的招呼式神又送来了一屉包子。

不过酒吞童子的话到是比较合乎白素的心意,既然这个家伙愿意等待的,那么她就实在没有再拒绝的道理了。

“那么……我们就先相处看看吧。”白素的话没有说死,虽然她认同了酒吞童子可以作为结婚的对象完成任务,但是还是要留下一些余地,毕竟这个世界之上有一种东西名叫‘意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