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queen 亵仙by欲晓番外

2020年05月15日

40、闯关(三)

眼前的房间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他们等了一会儿,依然没什么异常,德拉科再次小心的伸手,屋里突然灯火通明,照亮了一幕令人震惊的画面。

他们的前面是一副巨大的棋盘,上面是比他们还要高的旗子,靠近他们一边的是黑棋子,而在白棋子的后方,是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门。

“是麦格教授的关卡。”德拉科说,“魔鬼网,草药学与反应能力的结合,上一关,飞行技术与观察能力,这一关,应该是变形术和统筹能力。”

“说的真不错。那路威那关是什么^?”

“真奇怪,”德拉科讥笑道,“你居然期待着在半巨人的关卡找到其他的深意。”

说得好有道理,兰斯特脸色不太好的说,“可惜一听到是麦格教授的关卡我就要投降了。”

“不用这么沮丧,别忘了我还在这里。”德拉科不怎么满意的将他拽到身边。观察着眼前的棋盘,“看来就是我想的那样,并没有什么捷径,至少我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什么迅速通过的方法。那么,上棋盘吧。”

兰斯特看着这些没有五官的高大棋子,干巴巴地说,“衷心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

“不幸的是,恰恰就是你想的那样,”德拉科毫不留情地说,“我们得代替这些棋子下赢这盘棋,然后通过。在这点上我倒是同意你之前的话兰斯特,如果在西洋棋上让你来我们真的得立刻投降了,”他恶劣的一笑,“介于你连布雷斯都赢不了的棋艺。”

“你的恶意浓到要留出来了德拉科。”兰斯特瞪着他。

“不要废话棋艺白痴,到国王的位置上去。”德拉科懒洋洋的说,“你找得到哪个是国王对吧?”

“就算我是棋艺白痴,德拉科。”兰斯特一动不动地说,“我也找得到最起码的棋子。另外,我还知道国王是场上最安全的位置,为什么……”

“不为什么男孩,”德拉科二话不说的将他强推进国王的格子中,自己则走到了皇后的位置,嗯,这个位置也还不错。“因为是我拉你进了这个闯关游戏,我不能因为你蠢得不可救药……”他忽视了此时兰斯特不满的叫声,“就把你丢在一个危险的处境。”

接着他不再理兰斯特,将脸转向了对面,“那么,白棋先行。”

接下来的时间是这位斯莱特林小王子的主场,即使目睹了己方的棋子被恶狠狠的打翻,拖出场外,他也丝毫不为所动,棋盘上,伴随着他冷静清晰的声音,不断有棋子被淘汰下去。而德拉科和兰斯特,一直平安无事到最后。

兰斯特相信,如果此时的场景被霍格沃茨的女生看见,德拉科一定能力压群雄一举夺得霍格沃茨王子的称号,即使在这之前的一年里他一直因为年龄过小的原因只能屈居第二。

“到此结束了,”德拉科愉悦的开口,“向右移动三格兰斯特,然后接受胜利。”

象征着国王的男孩照指示走了过去,白国王摘下了头上的王冠,扔在兰斯特脚下。接着,白棋子纷纷鞠躬后退,让出路来,使他们能够顺利地走向那扇门。

两人毫不迟疑的走向对面,但越靠近那扇门,兰斯特就越觉得有股奇怪的味道萦绕在鼻尖。

“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兰斯特皱眉道,的确,那万年不洗的,臭袜子的味道。就在今年的万圣节他们才刚刚经历过。

“我只能说,我们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的审美品味也就到这里了。”德拉科的脸有些扭曲,他一边说一边掏出了隐身衣,将它披在两个人的身上,顺便将不太适应这气味的西克塞回口袋里,“真庆幸我没有自大到将隐形衣扔在活板门那里,我可不想去直接面对一个臭烘烘的,令人作呕的巨怪。”

“那么,准备好了吗?”没有回答声,静静的,眼前的门开了。

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扑鼻而来,即使隔着隐身衣,那些气味依然争先恐后的往他们的鼻子里钻,兰斯特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被熏出来了,这一关绝对考验的是黑魔法防御和意志力,兰斯特心想,因为他们要拼命的控制自己才能保证自己不吐出来。

房间里的巨怪并没有被消无声息的门吸引,他自在的在有限的空间里走来走去,丝毫没发现就在他转个身的功夫,两个一年级的小巫师从他的地盘穿过。

这一次,在他们拉开下一道门时,两个人都不再犹豫了,他们迅速闪身进了下一个房间。不管下一个房间有什么,总之,先把那恐怖的气味隔绝在身后吧。

重新将门关上的两个人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足有半分钟过去,才有力气去看眼前这间房间的布局。

然而这里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排放着七个形状各异的瓶子。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是斯内普教授的关卡。

他们走到桌前,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的连接巨怪房间的门前‘腾’地升起一股火焰,封住了门口。这火焰不同寻常:是紫色的。与此同时,通往前面的门口也蹿起了黑色的火苗。他们被困在了中间。

“就是这个了,融火和冻火,这应该是弗立维教授的手笔。”德拉科平静的说,然后捻起桌上的一张羊皮纸,“而这个,应该就是线索。”

兰斯特凑了过来和他一起看那上面的内容:

危险在眼前,安全在后方。我们中间有两个可以给你帮忙。把它们喝下去,一个领你向前,另一个把你送回原来的地方。

两个里面装的是荨麻酒。三个是杀手,正排着队等候。选择吧,除非你希望永远在此耽搁。我们还提供四条线索帮你选择:

第一,不论□□怎样狡猾躲藏,其实它们都站在荨麻酒的左方;

第二,左右两端的瓶里内容不周.如果你想前进,它们都不会对你有用;

第三,你会发现瓶子大小各不相等。在巨人和侏儒里没有藏着死神;

第四,左边第二和右边第二,虽然模样不同,味道却是一样。

德拉科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与有荣焉的神色,“只能说不愧是斯内普教授,魔药以及缜密的推理能力”

“毫无疑问,这个里面的药水可以带我们回去,”他举起那个放在右边的圆溜溜的瓶子,“而这个,可以带我们走到最后的一关。”这次,他说的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瓶子。但他并没有喝掉它继续的意思。“可惜,我们今天只能到这里了。喝下这个,然后我们回去。”

“为什么不前进?魔药就放在我们面前。”兰斯特看着递到眼前的圆瓶子,喝下这个就意味着他们得在离最后一步之遥的地方放弃。

“因为后退的融火药剂足够我们每人喝一口还有剩余,而用来前进的冻火药剂只够一个人稍微喝一小口,且不说我们两个谁把它喝掉,就算我们都喝了,那么接下来,我猜不出今晚,波特就会过来这里,你打算让他面对什么?一个空瓶子吗?”

兰斯特的嘴动了动,但德拉科阻止了他想说的话,“所以如果救世主男孩因为没有最后的冻火药剂而没能完成这个闯关,那么药剂去哪了呢?别告诉我邓布利多会猜不出这一切。”

“不德拉科,”兰斯特终于插了话进来,“我想说的是,我有冻火药剂,双人份的。今年圣诞节的时候,妈妈将这个作为礼物之一送给了我。”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瓶子,和桌上那个装冻火药剂的瓶子相比这个瓶子真称得上巨大了,“刚刚在收拾东西时想到你说冻火药剂我就下意识的将它装过来了。”

德拉科的动作顿住了,他灰蓝色的眼瞳看着兰斯特手中的瓶子,慢慢浮现出一种象征着愉悦的光。

“不错兰斯特,你终于让我感受到了今天带你来这个决定的正确性。”德拉科接过他手中的冻火药剂,与桌上的对比了一番,“就是这个。”

德拉科喝了一口,将瓶子递给兰斯特,兰斯特也抿了一口,它就像冰一样,一下子渗透到他的全身。接着,他们穿过火焰,来到了最后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