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任你摸 多人交换做爰

2020年04月18日

第二天谷雨依旧有工作,他早早去了公司,郝双鹏正替他看剧本,见他来了起身打招呼,郝双鹏见谷雨眼底带着淡淡的青色,心里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他昨日也看到沈时戚的绯闻了,郝双鹏有点替谷雨不平,两人刚刚结婚,沈时戚去上海不带着谷雨就算了,竟在那边和别人不清不楚,最可恨的是偷吃还不抹干净嘴巴,弄出绯闻来让谷雨难堪。

郝双鹏暗暗替谷雨庆幸现在知道两人关系的人并不多,他想了下斟酌道:“那什么……你也是这个圈子的,肯定也知道,现在有些娱记为了搏眼球,什么都敢写,昨晚那个新闻我看了,一看就假飞了,一张正面的照片都没有,谁知道那是谁。”

谷雨知道郝双鹏是在安慰自己,心中一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郝双鹏其实是有点不可一世的,甚至有些瞧不起自己,但接触了这些天后谷雨发现郝双鹏人其实不错,心地很好,谷雨笑了下道:“谢谢郝哥,没什么事,您不是让我来看剧本吗?”

郝双鹏拿了几个本子给谷雨看,“这是上头前两天给我的,你先看看,看完咱俩讨论下接哪部,我的意思是拍这部古装剧,那两本时装剧倒也可以,但这种剧都是让人看了就忘的,又不是主角,拍了意义不大,你先看看吧。”

谷雨不可置信:“是……我来挑剧本?”

郝双鹏得意一笑:“以前都是剧本挑你吧?放心,这几个,你挑中了哪个都能去,你先看吧。”

“虽然都是配角,但也是我精挑细选的,现在还没到争取主角的时候。”郝双鹏志得意满,“但早晚有那么一天的,如今时机不到,先演一些讨喜的配角,慢慢来。”

谷雨点头,坐下来看剧本,两人讨论了许久,郝双鹏还咨询了下公司另一个大经济的意见,最终决定,还是去拍那部古装剧。

讨论的空挡里,郝双鹏被叫出去两次,第二次回来的时候,郝双鹏脸色差了些。

谷雨微微皱眉:“怎么了?”

“这个……”郝双鹏干笑,“刚接到消息,说这个古装剧的角色,咱们这边还有个小生在争取,上面没告诉我是谁,就说……可能没那么十拿九稳。”

郝双鹏明明刚刚还说挑中哪个都能去的,才一会儿就变了口风,谷雨稍微一想差不多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谷雨不过是个刚入圈不久的小演员,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那个小剑客的角色现在还没上映,反响未知,几乎算是没作品,这样一个演员,若没公司支持,哪里能想挑哪个角色挑哪个角色,公司突然改了态度,自然是跟昨天沈时戚的新闻有关。

谷雨看向郝双鹏,见郝双鹏眼神躲闪,笑了下道:“没事,我试着争取一下吧,如果争取不到就算了,没办法的事。”

郝双鹏讪笑:“是,也好。”

谷雨抿了抿嘴唇,又道:“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我还想跟您解释一下,我……”,谷雨轻吸一口气,道,“我和沈先生,确实是……法律上的夫妻关系,我不是第三者。”

郝双鹏心中蓦然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公司高层拐弯抹角的询问过他,谷雨和新闻里那个,到底哪个是沈夫人,哪个是外室。

沈时戚并未明确的对公司这边的人挑明过他和谷雨的关系,大家对谷雨身份的猜测,都源于沈时戚那次冒雨来接他,但新闻出来后大家又有些拿不准了,那天的事其实什么也不能证明,但如果众人猜错了,在上海陪沈时戚开会的才是真的沈夫人,那现在公司这边这么抬举谷雨,等来日沈夫人知道了这房外室,未免不会殃及池鱼把怒火一路烧到公司来,几个小高层,谁也不想惹这个麻烦。

毕竟现在看来,还是上海那个更像是真得沈夫人。

郝双鹏替谷雨觉得难堪,没直说,不想谷雨还是猜到了,郝双鹏打哈哈笑道:“瞎说什么呢,没人这么想。”

谷雨道:“我……我不太想让您认为我是插足别人婚姻的人。”

郝双鹏摆摆手:“行了不提这个,你就是想太多了,先看剧本,别的事再说,不过你……”

谷雨抬头,郝双鹏措辞谨慎,道:“回来还是跟沈总好好沟通一下,这种事……反正是不太好。”

谷雨没说话,心中尴尬,他没法跟郝双鹏说,他自己其实没有立场去沟通什么的。

不知不觉,谷雨一天的时间都耗在了公司中,郝双鹏有了谷雨的保证,腰杆硬了许多,一口咬死了就要争取这个角色,偏偏公司的另一个小生也看上了这个角色,两个经纪人表面上云淡风轻的,但心里各有计较,对方经纪人暗暗联系剧组那边要自降片酬,郝双鹏知道了消息差点一口血喷出来,对着电话破口大骂:“他才几个片酬还敢说什么自降,谁在乎他那点片酬!想红想疯了吧!”

谷雨哭笑不得,等郝双鹏挂了电话后笑道:“好了郝哥,别太在意,实在不行就算了,不是已经联系过导演了吗,还是等消息吧。”

“这就是故意的!”郝双鹏气的脸发红,拧开一瓶水一饮而尽,“都是什么风气!”

谷雨还要再安慰郝双鹏,手机突然响了,郝双鹏示意他自己没事,谷雨从一堆剧本里找到手机,愣了。

来电,沈先生。

谷雨接通了电话,那边沈时戚声音低沉,温柔依旧:“谷雨?”

昨晚在看到沈时戚绯闻时、今天在被公司高层质疑冷淡时都不曾有的委屈,在这两个字后瞬间全部涌了出来,谷雨不想让沈时戚发觉,免得使自己的处境更难堪,他尽力让自己语调平稳些,笑了下道:“先生?”

电话中沈时戚道,“我回来了。”

谷雨一时没反应过来,孙秘书昨天才说过,沈时戚大概先回不来。

电话那头沈时戚道:“我已经到公司了,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谷雨彻底傻了。

郝双鹏还气愤着,他回头看了看谷雨,见他挂了电话后一直一副失神的样子疑道:“怎么了?”

谷雨呆呆的:“沈先生……到公司了,马上就……上来了。”

郝双鹏张着嘴,也呆了。

沈时戚这次没在下面等谷雨,而是直接进了专用电梯,出电梯后一路上公司员工看见沈时戚都吓了一跳,不知道刚在上海爆出绯闻的大老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沈时戚没理会任何人,长驱直入,直接推开了谷雨休息室的门。

谷雨怔怔的看着沈时戚,眼中七分胆怯两分尴尬一分难堪,沈时戚看着他,突然就后悔了。

后悔归后悔,但戏已开场,还是得演下去,沈时戚走到谷雨身边,轻声问:“看到新闻了吗?”

再见到沈时戚,谷雨突然眼眶酸酸的,他点点头:“看……看见了。”

沈时戚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叹息:“我大概是什么时候得罪了上海的娱记了……”

谷雨不解的看向沈时戚,沈时戚无奈:“宁安这几天也在上海,参加一个什么活动,我不知道就算了,妈妈特意叮嘱我了,我总要去看看她,带她逛逛买点东西吧。”

谷雨愕然:“宁安?!”

沈时戚点头:“她还给你买了两件衣服,让我带回来给你,本来还想等她活动完带她来这边玩些日子,但爆出这种新闻来,我想了下,还是先回来吧。”

为什么沈时戚会突然延迟回来的时间,为什么会出现另一个“沈太太”,这一下,全解释清了。

谷雨五味杂陈,“居然是……宁安啊。”

正在找机会溜出去的郝双鹏听到两人的对话后壮着胆子问道:“宁安是谁?”

谷雨失笑:“先生的妹妹。”

郝双鹏眼睛瞬间亮了,一面道“沈总您自便”一面往外走,顺便贴心的关上了门。

沈时戚微微低头,看着谷雨,道:“都是我不好。”

谷雨忙摇头:“跟您没关系……其实您不用跟我解释的,真的。”,两个人并不是真的结婚,谷雨自知没立场过问沈时戚的任何事。

沈时戚看着谷雨眼中残存的惶然,和他脸上显而易见的松了一口气的神色,没来由的,突然道,“谷雨,对不起……”

误会解除,谷雨心情其实好了很多,他一再表示没事,沈时戚的脸色却愈来愈难看,最终上前一步轻轻的将谷雨拥进怀里,重复道:“对不起,对不起……”

谷雨吓了一跳,自两人假结婚后,沈时戚还是第一次拥抱他,还是很用力很用力的拥抱,加上道歉这种事……实在不适合沈时戚,谷雨睁大眼睛,两只手可怜兮兮的抬起又放下,最终也没敢回抱沈时戚。

沈时戚慢慢的放开了谷雨,半晌长吁了一口气,一笑:“不好意思,我刚才失态了。”

谷雨忙摇头表示没事,沈时戚看了看谷雨桌上的剧本,道:“这两天都在工作?”

谷雨点头:“今天看了看剧本,昨天去录了一期节目,呃……”,想起昨天在节目里说的话谷雨突然万分心虚,他眼神躲闪,道,“嗯……还挺充实的。”

谷雨这点道行,在沈时戚眼里自然是不够看的,沈时戚十分清楚,谷雨已经喜欢上自己了。

沈时戚看着谷雨,目光复杂。

谷雨怕沈时戚会问节目上的事,没话找话的转移话题:“您……您累了吗?在飞机上吃东西了吗?要不要回家?”

“想回家了?”沈时戚抬手看了下时间,道,“等一下,还有点事要处理。”

谷雨不解,沈时戚牵起谷雨的手走到房间门口打开门,谷雨吓了一跳,外面走廊上,齐刷刷的站了一排脸色各异的公司高层,沈时戚淡淡一笑,道:“给我半小时左右的时间,我需要澄清一下昨天的绯闻,顺便让他们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沈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