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目录全文 师傅不要呀第一百二十二章

2020年04月11日

身边的第二名看着他们俩的小动作,重新勾起唇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可惜的是,他们的暗示已经如此明显,剩下的几个人却完全看不见。他们甚至还在计算着那些人的人气值,并且和周围的练习生们一起比较。

“四万,四万五,啊啊啊啊!快涨啊!不要停下来。快点继续涨啊!”

“超过了!你们看到没有!他们超过了。”

“又超过一个,后来居上了!”

“太好了!终于逆袭成功,抱住命了。我就说这个游戏怎么可能会是没有办法保命的游戏!”

而兴奋过后,这两人竟然自己讨论上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等会他们出来咱们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通过的好了。”

“嗯。我觉得兴许不是真的唱歌。”

“怎么说?”

“这到底是逃生游戏,咱们是角色扮演,不是真的歌姬,说不定那里面是个什么密室,根据逃生的精彩程度判定人气。就直播平台上那些不是也种类很多吗?”

“你别忘了,就咱们现实世界里,就连种地都有人看啊!”

“很有可能!一开始没有人看,很可能是因为在找线索阶段!但是找到之后,肯定就很有趣了。人气开始飙升。最后逃生的一瞬间,人气达到顶点反杀!”

“那就是说,咱们进去之后,也是一个小型密室。”

“等他们出来了在好好问问。”

“嗯嗯。”

“对了,你怎么看?”盖棺定论后,他们终于想起了始终没说话的谢情。

谢情的语气格外郑重,“最好小心点,可能没有你们说的这么简单。门里有血腥味。”

“别故意吓唬人了!”这两个是真的放松下来,并且觉得谢情危言耸听。

谢情并不多劝。

就在这时,直播时间结束。按照直播人气排行,他们的人应该都活了下来。

但是奇怪的是,门并没有立刻打开,反而给他们发了一张纸条,如果你拿到第一名,你的豁免权给谁?

警卫就站在他们身边,所以他们彼此之间并没有办法商量。栖夏连犹豫都没犹豫,就写上了谢情的名次代号。

倒是那个第二,歪头看了一圈之后,也填上了一个数字交上去。

重点是,他在路过栖夏身边的时候,特意给栖夏看了一眼,上面写的竟然也是谢情的名次代号。

“你到底想做什么?”

“别误会,实力相当游戏才有意思。”

栖夏并不言语,只是对谢情做了一个小心的手势。

他也同样意识到了危险。因为前面的人分明没有出来,但是他们这一批却被直接送进了直播间。所以现在问豁免权,很有可能里面的人已经死了!

然而那两个新人却并不能意识到这件事,还在试图质疑比赛的规则,“不对!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让他们先出来吗?”

但是那些保安并不理会,直接把人送了进去。

--------------

不过五分钟,剩下的二十人就在直播间里就位。而属于他们的全民投票直播也准时开始。

“完美的歌者任何时间任何地方都是舞台。请演唱手机屏幕上的随即个人曲目。”

随着任务的发布,直播间里的众人都往手机屏幕上看去,紧接着,一股子寒气就顺着他们的脚底窜了上来。接二连三的都变了脸色。

那两个新人手里抽到的曲目是《第十三双眼睛》和《嫁衣》

第二手上的曲目,是《笼中鸟》

栖夏手上的曲目是《我的妈妈杀了我》

至于谢情,他手里的曲目却是《幽媾之往生》  

“请选手歌唱各自的曲目,只有最真情实感的人才能得到青睐。”

这要求说的好像十分平淡,但却没说,这些歌曲,每一首都能杀人!

谢情顿时明白了所有的情况。同时他注意到,这直播间里的墙壁根本就不是漆成黑色,而是因为里面死的人多了,血流的多了,才会变成黑色。

这就对了,人都有猎奇心理,普通的歌曲和逃生怎么会真的引起他们的注意?除非是……见血的暴力和猎奇的死亡。

就在这时,突然空气里突兀的响起了一个音调。空灵却诡异到了极点。就像是厉鬼发出的叹息,又像是惨死之人濒死前的哀嚎。

歌曲突然开始,屋子里的温度也渐渐低了下来。

“叹先皇晏驾后太子年幼,椒房戚他要夺凤阁龙楼,说什么父女们在暗中保守,把这孤儿寡妇就当作了马牛……”

谢情这边前奏还没放完,身后就有个女声先一步咿咿呀呀唱了出来。宛转悠扬,但是那张脸,却是狰狞到了极点,衣摆处还淅淅沥沥的落着血迹。

谢情盯着她看了半晌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没有过任何改变。

而那个女人却一步一步朝着他走来,歌声更是凄厉到了极点。

谢情突然开口:你先停一会。

女人:……

谢情:这首歌我不熟,你唱别的我会串频。

女人似乎没有预见到谢情会是这种反应,她沉默了一秒,才陡然拔高了音调,继续朝着谢情扑来。

“脾气这么不好的吗?”谢情点评了一句,腿上动作却十分敏捷,一下子就躲开了,就是落地的时候,稍微有点失去平衡,再转头一看。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炸成了烟花,这会正抱着他瑟瑟发抖。

尾巴:啊啊啊啊啊!突然好想夏夏!本体就是个冰块,一点都不能给我温暖。

然而它炸毛得这么厉害,却还有时间缠住麦送到谢情的嘴边,似乎在提醒他前奏就要过去,马上就得开唱。

也是什么都不耽误。

这么戏精也是没眼看,谢情一时间分不清楚它是真的害怕还是怎么样,但还是接过了话筒,开始了第一句。

“往生不来背影常在

害了相思惹尘埃

谁等谁回来

夜雨恶秋灯开”

这四句词一出,哪怕是谢情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按理说,这四句词并没有什么恐怖的字眼,反而带着那么点凄婉。可调子太诡异了。

一连串的尖锐的音节,就像是掐住嗓子发出的尖叫。在唱出来的瞬间,就算是个活人,也会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变成了厉鬼。

这到底是什么歌?

谢情只觉得脊背发凉。而那女鬼在听到歌词之后,也像是收到了触动一样,突然变得更加凄厉起来。

而她口中的青衣戏曲唱腔也变成了现在的歌曲。

而谢情面前的手机屏幕上,直播观看的人数陡然飙升到了一万,但上面弹幕的内容却让人骇然。

“是这个歌曲!哈哈哈哈。是这个!上次那个怎么死的来着?”

“是被吃掉了心肝肺啊!”

“你们说这个可以坚持多久?一分钟?两分钟?还是三分钟?”

“是个美人啊!不要让他死,多活两场不好吗?”

“美人也会迟暮,现在死了不是正巧把年华留住?死就要死在最美的岁月里啊!”

每一句都是在讨论谢情的下场,而后续点进来的人,也并不是想看到谢情到底怎么存活,而是渴望看到他怎么被厉鬼杀死。

没错,他们想到看到谢情走投无路最终死亡的狼狈模样!

这直播吸引进来的根本不是人!而是怪物!心里只有血腥和暴力的怪物!

然而此时后面那个女鬼再次动了。她再次冲到谢情面前,长长的指甲,只要皮肉沾上一点,就是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

“……”手里拿着麦,谢情的动作受到阻拦,虽然再次闪开了女鬼的攻击,可胳膊却又被狠狠地划了一道。

而且谢情发现,被女鬼碰到的伤口不会愈合,鲜血也只会越流越多。

“幽媾之往生

照亮空空舞台

谁都不爱爱等待

想来就会来

该来的都不来” 

装神弄鬼的歌词,乍一听没有任何逻辑,可却是真正的厉鬼之歌。而随着歌曲的循序渐进,那女鬼的动作也变得更加残忍。

她不断地逼近谢情,又不想立刻要了谢情的命,只想看他不停的流血,狼狈的逃命,最后在绝望中死亡。

“啊啊啊啊啊!快!快弄死他!”血色激起了弹幕上观众们的热情,而此时直播间里的人数也突破了五万,竟然比之前三十名他们涨的还要更快。

“好可惜啊!又躲开了!”

“要是屋子在小点就好了。”

可以说是相当恶毒的发言了。然而谢情却发现,随着这条弹幕被不断重复,这屋子竟然真的动了。

除了正对面的那面墙之外,剩余的三面墙,包括天花板都在不断地朝他靠近。

这就意味着,等到屋子缩小到一定程度,他将没有办法躲闪。而女鬼就会活生生把他撕碎。

所以最终要是逃生。谢情看了一眼歌曲剩余时间,还有三分钟。可根据屋子缩小的速度,最多只有一分半。

这屋子里一定有什么是他没有发现的!越是危险,谢情越是冷静。尤其是现在,哪怕有女鬼在不断地追杀他,也依然不能打断他的思考。

幽媾之往生,讲的是一个唱昆曲的女伶和有钱人家的少爷的故事。最后那少爷因为女伶的死而遁入空门。但是那女伶却变成了厉鬼一直在舞台上徘徊,永不超生。

如果是这样……谢情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拿过手机快速的将歌词翻阅了一便,最后停在了那句“该来的没来,该在的不在”上。

那女鬼喜欢的少爷出家当了和尚,想必是再也没有见过面。所以能够让这女鬼停下的方式就只有一个,让她和她等的人相见!

可那个少爷在哪?

谢情四处打量,最终目光落在了面前那面唯一没有动过的墙面上。

“咚咚咚!”是空的声音,没错,就是这里了!

屋里唯一能够用来敲打墙壁的,就只有支撑手机的那个铁架子。谢情一把抄起,狠狠的砸向面前的玻璃墙。

一下!手机掉到了地上,墙面纹丝不动。

两下!墙面隐约颤动。然而女鬼近在咫尺!

三下!玻璃墙终于碎裂,而女鬼的手已经触碰到了谢情后背衣服!

起开!原本就炸了毛的尾巴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狠狠地抽向那个女鬼。而谢情也终于在砸碎的玻璃墙后面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东西。

是一具骷髅,从身边散落的腐烂衣服来看,这骷髅生前应该是个大家公子。

谢情松了口气,淡定的转头看那个女人:你爷们在这,不回去先补个妆吗?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