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总裁大人体力好

2020年08月22日

,!

毕竟是动物,再通灵性,也无法理解人类所谓的考古,不单是为了那金光闪闪的珠宝玉石,沉船本身以及陶瓷等古代留下的物件才是最大的财富。

徐随珠搞定这一大坨东西后,欣慰地摸摸它头:“谢谢你啊小戏精!如果不是你,我们也不会发现这片海域下,竟然埋着一艘古代沉船。你真是我们的福星!”

“福气”啊、“福星”啊,它经常听到,应该是个好词。

小戏精这才放心,啪嗒啪嗒划着水,和大伙伴——点点和小虎一起,把这坨东西原路拖回了它的秘密基地。

徐随珠长长呼了一口气,拍拍额:哎妈呀!那么大一堆珠宝,要说不心动是假的。

可再心动,也不能动。

马上要起捞沉船了,国家投入那么多,还专门为此拨款成立了一支潜水小分队,这要是捞上来一看,除了个空壳,啥也没有,得多失望啊!一失望会不会把潜水小分队解散了?更甚至把海洋所撤了?

这么一联想,更不能打沉船的主意了。

真想满足寻宝和探险的愿望,将来可以和包子爹一起,驾着游轮,环球旅行顺便到公海里寻觅失落的沉船呀!和其他国家抢沉船才是五好青年该做的事嘛!

拍了拍自个的脸,冷静又冷静之后,才回到生活区。

吴主编和范教授两人,午觉醒来后,兴冲冲地去小南坡采茶叶了。

茶叶这款经济作物真的是超经济——一年四季都能采。

尽管大家都说味道最好的是三月至五月间采的春茶。过了五月的夏茶,因既苦又涩,不太受人喜欢。秋茶虽然也苦,但因为秋季雨水少,茶树中的鲜叶含水量少,炒制时能更大程度地锁住茶叶本身的香味,因此有一种独特的甘香。

而徐随珠种下的这款星际牌三宝小茶种,原以为过了清明,炒出来的茶,和市面上卖的一样,也会苦涩,没想到据徐秀媛说,谷雨茶一点也不比明前茶差,相反,香味更醇。

这不送了一包给老爷子品鉴,当即就派小许过来说,有多少他们都想买,从没喝过这么醇香的谷雨茶。

大伙儿都以为是岛上雨水充沛、空气清新、海鸟粪便比较有力,这才导致茶树种得十分成功,只有徐随珠心里清楚:源头差异啊!

“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啊!种什么都好!你能说出一样种的不如陆地上的吗?”范教授边采茶边问。

上个礼拜炒好的一批茶被老爷子派来的小许取走了,想买就得自己采。

热是热了点,但谁让是她们喜欢的东西呢!

徐随珠陪俩小家伙吃了下午点心,也过来帮忙了。

闻言,心虚虚地说:“妈祖保佑,风调雨顺嘛。不过也有产量不如意的,比如月初的草莓……”

“啊?你还种了草莓啊?”吴主编惊喜地问,“还有吗?还有吗?家里几个小的最爱吃草莓了,有的话我买点回去!”

“有是有。”徐随珠无奈地笑笑,“只是我们第一次种,被卖种子的忽悠了,选了四季草莓,等结果了才发现,这四季都长的草莓,个小得可怜——才比我大拇指盖大那么一点点。”

哪怕她有垃圾桶分解的废渣,天天兑水里浇灌,也没办法变成单季的大草莓啊。

好在味道不错,酸酸甜甜的,很受孩子欢迎。这不,大人四五颗扔嘴里还不够一口嚼的,小孩子倒是喜欢得很——捧着个碗,有事没事往嘴里扔一颗。

“诶,小就小点嘛!好吃就行!”吴主编浑不在意地摆摆手,“那就这么说定了,草莓园在哪儿啊?我自己去摘!省的劳烦你们了。”

徐随珠给她们指了指路,反正岛上的作物,基本都集中种植,还是很好找的。

“行!走的那天早上我去摘两篓。摘多少算多少钱啊,你别又说只管拿去,没这样的道理!”

徐随珠失笑道:“行,那就按市场价吧!反正您二位不差钱!”

“贫嘴!”

笑了一通,说起岛上的其他作物,范教授问:“老吴说还种了橡胶树,怎么想起种这个了?”

徐随珠说:“当初不是怕珍珠养殖不成功嘛,种点经济作物保值。主要也是安我姑他们的心。他们那会儿总担心赔钱。橡胶树虽说要三五年后才开始割胶,但生长期长,没准等我这承包期限到了它还长得好好的。”

只是橡胶树的叶子、种子有毒,这也是她订购了苗木以后才知道的,否则才不选它。

大人虽说都知道,可孩子不懂事啊,万一跑过去爬树,还摘叶子玩呢?

可买都买了怎么办呢?总不能扔了吧,于是就把树苗集中栽种,外围插了一圈成人高的竹条篱笆墙,沿着篱笆还种了一圈花椒树。

花椒树茎干有刺,枝也有短刺,只要把篱笆门一锁,没人敢顺着花椒树翻篱笆进去。

范教授跟着她去实地看了以后说道:“你这片橡胶林长得挺好的,回去我帮你问问,上回听老常说起过,他们经管学院下半年打算找农林大学谈个项目,好像是研究橡胶树的经济价值。具体我也不太懂,反正就是想找一片橡胶林,做做记录什么的。既然你这里有,那还找别家干什么呀!农林大学离得也不远,还不如把经费直接拨到你这里,来你这里研究好了嘛!顺便还能看看海……”

“……”这是又给她送钱来了?

范教授也是个办事风风火火的人,这不,一回去就跟经管学院院长常胜利说了。

常胜利正为这事烦恼。

农林大学现有的研究田已经安排满了,橡胶树因为叶子有毒,不敢随便找个地方种。专门为它开块地吧,恐怕资金不太够。

听范教授说余浦的一个小岛上,种着一片两年期的橡胶林,虽然还不能收割橡胶,但比重新开地移栽强。

当即同意合作。

就这样,徐随珠的福聚岛,继县政府送来的“景区示范单位”的匾额后,又多了一块——“省师大经管学院产学合作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