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停下来全文免费阅读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2020年03月09日

一个星期后,是季母的生日。

忆希抱着一大摞文件跟在季晨旭的屁股后:“季总,夫人的生日宴会这次怎么不见您给那些合作方安排请帖?”

季晨旭板着脸,不答。

直到他们走进电梯,电梯门关闭的那一刻。

忆希一把将文件拍到季晨旭的胸口:“累死我了!敢让我抱这么多东西……”

季晨旭连忙把文件接过来,还腾出另一只手帮她捏胳膊:“老婆辛苦了。”

“嘿嘿嘿……”忆希调皮的吐吐舌头,接着问:“为什么这次不邀请合作方和公司股东呢?”

季晨旭说 :“因为妈这次刻意要求我的,她只想和自家人一起过。”

忆希会意,点点头说:“嗯,妈这次过的是66岁生辰,数字听起来这么好听,就是我还没想好要送给她什么。”

“什么都不必送。”季晨旭眉眼含着笑意:“妈昨天还问我,我们什么时候给她生个孙子。”

忆希的小脸蛋儿一下子红了起来,她使劲儿捶了他一拳:“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不正经啊?!”

电梯门打开了,季晨旭笑着,走下去将沉甸甸的文件撂在办公桌上:“要不怎么能把你骗过来呢?”

“哼……”忆希还嘴:“敢情我是上了贼船了。”

季晨旭走过来拉住忆希的手:“走吧,时间快来不及了。”

他们开车来到豪华酒店门口,今天季晨旭已经将整个场子都包了下来,图的就只是一份安静。

一下车就有服务小生前来迎接,并帮忙将车子移好。

忆希和季晨旭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上二楼,一直向里面走,直到看到了一处安静却不失豪华的套间。

推开门,忆希首先看到了特意打扮得典雅贵气的季母,她连忙走过去:“妈,生日快乐!祝您越来越年轻漂亮!”

季母笑呵呵的,她被夸得脸都红润起来:“你啊!就数你嘴甜!”

忆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转身去向季父问好,自从她嫁到季家来,总共也没有见到过二老几次,一开始忆希还害怕他们会不喜欢自己,可是季父也是满脸慈爱,他看着忆希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自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只要你们小两口子过好了比什么都强。”

忆希偷偷看了眼季晨旭,发现他也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她点头应下。

在席间,季母一直看着忆希,仿佛怎么看也看不够似得,直到忆希都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季母这才连声夸赞:“老季,你看我们家儿媳妇真是越看越讨喜。”

季父一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的样子,冷哼一声:“你就是想让他们早点给你添个孙子,在家里都跟我念叨了这么久了!一个老婆子家在小辈面前怎么就不知道羞耻。”

这回轮到季母感觉不好意思了,她嗔怪道:“什么都让你给抖出来了!在他们面前你也不给我留个面子!”

季父硬着脖子:“难道我说得不是大实话么?”

季母立马反击:“你敢说你就不想抱孙子?你说啊!你说啊!”

“我怎么就……”季父开始支支吾吾的:“我就不想……哎呀,这是孩子们的事!”

忆希实在是忍俊不禁,她憋了好久才终于笑出声来:“季晨旭,我们爸妈好恩爱哦!”

季晨旭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看来这一幕在季家以前就经常有。

季母脸颊红润润的,满眼都是笑意,可嘴上却嫌弃地嘀咕:“老夫老妻了,什么恩不恩爱的……这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事。”

这时,季晨旭突然抬头问了一句:“季少华呢?”

经过他这么一提示,二老才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反应过来还少了一个人。

看来他季少华经常缺席啊!忆希这么心想。

季母顿时扔掉筷子不肯吃了,有些不高兴:“这孩子!平日太娇惯他了,就连妈妈生日也不爱来!”

“我去给他打电话。”季晨旭转身走出包间。

忆希留下来安抚季母,她坐在季母的身边:“妈,您先别生气,也许少华有什么急事呢?”

季母还是不高兴:“他哪里会有什么事!大约又是在外边疯着玩把什么都给忘了!”

……还真没准儿。

忆希只敢这么想,嘴上却继续安抚:“才不是呢!我听季晨旭说,他两个星期以前就说要给妈过生日了呢!”

季父在一旁显然也不是很满意:“这小子要是有他哥哥的一半好,我们就放心了!”

在厕所里,还没等季晨旭拨通电话,却见有季少华的来电显示。

接听后,那边季少华在撕心裂肺地号:“哥啊!你快来救救我!”

细细一听,那边乱糟糟的,仿佛还有女人嘶吼的声音。

季晨旭简直要无语了,他冷漠地说:“你又在外边惹事了?我告诉你,今天可是妈的生日!”

“我呸!谁惹事啊!”季少华欲哭无泪:“都怪你那天把责任都推给我,知不知道言真真这疯女人都已经缠了我一个星期啊!”

“你在哪儿?”

“人民路!快来救我……”话还没说完,季晨旭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他回到包间从椅子背上的外套中掏出车钥匙,转身就往外走。

季母一见这形势,被吓了一跳:“少华那孩子不会是又闯祸了吧?!”

季父板起脸,恨铁不成钢地咬牙:“这混小子看来是该好好教训一顿了!”

一旁的忆希越听越不对劲,怎么她发现,季家人都把季少华想得那么顽劣不堪?

现在他们明明什么都还不知道,却率先认定季少华又闯祸了。这种情绪并不是对他的担忧,而是一副“只要跟季少华扯上就没好事!”的样子。

虽然她也不过是和季少华见过几次面,但看起来人真的是热心又单纯。

难道是她对季少华的了解还不够?忆希心里直犯嘀咕。

在人民路上,热闹得出奇,每个过路的人都忍不住好奇不住地回头看这一幕。

“你强暴我!你非礼我!你这个变态!!”言真真头发散乱,坐在地上抱住季少华的裤腿,嘴里疯言疯语。

而季少华则是护紧裆部,死守节操,一脸惊恐:“喂,你能不能不这么闹了?!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大家快看哪!这个人就是个强奸犯!他对我图谋不轨……”言真真死咬着不放。

季少华简直要跪下求饶了:“我的祖奶奶啊,我都跟你说了我帮不上你,现在的总裁还是我哥啊!!不信你去公司问啊!!你去闹季晨旭啊啊啊!!”

“你们这样推来推去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要害我坐牢么!我不管,今天你要是不把这件事给我摆平了,我就弄得你今后无法做人!”言真真闹红了眼,她已经什么都不顾了。

季少华简直要哭了:“我都奇怪了,你到底算不算豪门千金啊?我就纳闷了你从小言镇成是怎么教你的,把你教成这样?!”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言真真嘴里只重复着这一句话。

这一幕看起来很搞笑,路过的人越围越多,季少华恶心的要死,想死的心都有了。

突然,从远处呼啸着开过来一辆医护车,停在不远处,从车上跑下来一群膘肥体壮的白衣护士,她们冲破人群,将言真真连胳膊带腿地架起来。

这下言真真愣住了,她之前的疯都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逼季少华。

难道这一群神经病护士把她言真真当成真病人了?!

言真真立刻大喊大叫:“谁叫你们来的!我不是神经病……呸!你们才是神经病!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得以自由的季少华终于松了口气,他看到了站在远处的哥哥季晨旭。

言真真拼命地反抗,将一口气推到了好几个护士,站在原地昂起头高傲地冲众人喊:“言家你们知道么?!你们谁敢抓我就等于得罪了言家!我可是言家的……”

话没说完,却被一个护士用一管麻醉针一下子扎在手臂上,言真真瞬间倒地不省人事。

看着这个疯女人被精神病院的护士带走,季少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问季晨旭:“哥,你就不怕到时候言镇成知道了找你算账?”

季晨旭冷哼一声:“敢来妈的生日宴会搅场子,我看她是真的疯了。”

“把她关在精神病院也不是长久之计,你准备怎么办?”季少华后怕地问道。

季晨旭略想了想,开口:“等明天,言镇成会主动来找我的。到时候再作打算。”

“行行,只要你能把那女的一次搞定了,千万别让她再缠我了——”季少华说着,居然被吓得眼圈都红了。

季晨旭淡淡的瞟了眼略没出息的季少华,他说:“好了,赶紧去酒店吧,妈生气了。”

季少华有些恼:“要是你被这疯女人这样缠,你指不定比我好到哪儿去呢!”

说完,他仰天长叹:“完了完了,也不知道当时有人录像没,万一被传到网上,我季少的一世英名都要被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