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白一块五花肉 岳腿缝之间

2020年08月16日

路上,他打电话通知了厉筱雅的父母。

得知消息后,厉啸海和赵婉姬赶紧赶到了医院。

……

厉家老宅,二楼主卧室。

苏漫漫听见楼下传来嘈杂声,不禁有些好奇。

她悄悄打开那扇帘幕,看见厉啸海和赵婉姬急匆匆地出了门,不知道是去了哪里,好像是有急事的样子。

会是什么急事,大晚上跑出门呢?

正心中揣测着,忽然身后贴上来一具温暖的身躯,高大宽厚的肩膀从两侧打开,几乎是将她整个笼罩在窗台下。

“在看什么呢?怎么还不睡?”

厉北倾欺上来,轻啄了一下她的耳垂。

苏漫漫被激得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想要躲开他的靠近。

可是她就站在窗台上,能往哪里躲呢?

她只能娇嗔着缩了缩脖子:“没,没看什么……”

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也太羞耻了,她下意识地转过身来,抗拒地推开他。

但,他顺势捉住她的一双小手,压下来啄住她。

她有些迷迷糊糊,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挣脱他的桎梏,用力推开他。

“我刚才看见你爸和你小妈出去了,看上去好像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说起这件事,厉北倾浓眉一拧。

“嗯,是出了点事。”

苏漫漫愣了愣,神情一紧。

“什么事?”

“厉筱雅在滨江路出了车祸,听说受伤严重,被送去急救中心,我爸和小妈赶过去看她了。”

他无关痛痒地道。

苏漫漫眨了眨眼睛:“你不去吗?”

“我为什么要去。”

他耸了耸肩,懒洋洋地道。

苏漫漫拧眉说:“额,虽然厉筱雅有时候确实很可恶,不过到底是你的妹妹,如果你不去,好像……不太合适吧?要不,我明天陪你一起去看看她吧?”

厉北倾闻言,有些不耐。

但最后,还是妥协地点了点头。

他重又扣住她的纤腰,不让她逃走,苏漫漫有些心慌意乱,已经开始面红耳赤。

“喂,你不会是要在这里……”

“你说呢?”

他笑了笑,一旦逮住她,就不允许她再逃开。

……

医院,VIP病房内。

厉筱雅只受了点皮外伤,除了有脑震荡的症状外,并无大碍。

第一时间赶来的厉啸海和赵婉姬,见到女儿这副模样,均是脸色一沉。

厉啸海板着脸站在江隽逸面前,质问道:“隽逸,你说说,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隽逸抿了抿唇,有些犹豫。

到底是不敢把会所里发生的事情道出,他沉默了两秒后,道:“是我的错,伯父,我没照顾好筱雅,不敢让她受伤的。”

赵婉姬从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儿时起,就一直哭哭啼啼个不停:

“我的乖女儿哟,是妈对不起你,我不该提议说让你去国外休假的,我知道你不愿意出去,你觉得心理委屈,可妈妈又帮不了你,呜呜呜……”

赵婉姬一把鼻涕一把泪,相当的自责。

厉啸海不忍见她伤心,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婉姬,这怎么能怪你呢?还是等筱雅醒来了,了解情况后,我们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