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太大了进去时什么感觉 太深了叫出来我喜欢听

2020年07月29日

薛袁嘉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下,看着方如静干净利落的动作,挑了挑眉道:“你的力气是不是增大了?”

正在绑安全带的手顿了顿,方如静点点头。

薛袁嘉身体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抱着胸,一只手扶着下巴,好似在沉思什么。直到方如静把安全带系好,他这才走到一个柜子旁边抽了两根一粗一细的钢棍,粗的口径约有六、七公分左右,细的也有三、四公分。

“来,试试。”他随手朝高空抛了出去。

方如静看着这两根在半路上就各奔东西的棍子,很想给薛袁嘉翻个白眼,这丢棍子的技术真是太挫了!

只见她纵身一跃便在半空中截下其中一根粗钢棍,紧接着腰身微微一拧,右臂前伸便抓住另一根想要飞出去的细钢棍,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不见丝毫拖沓。

“好!”

方如静一落地,薛袁嘉立刻鼓掌叫好,活像他在看杂技似的。

“身体的灵活度至少在原本的基础上提高了百分之二十,你这身体可真不得了,赶紧来测试一下手臂力量。”薛袁嘉激动地看着方如静,原本白皙的脸颊因为兴奋渐渐透出一抹粉色,更显得整张脸庞妖艳欲滴。

方如静其实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力气有多大,记得她在贯苍大世界时,只需要轻轻一挥就可以翻江倒海,往下一按就可以摧毁整座山脉。再看看如今手里这两根光秃秃的棍子,实在不明白就算折断了又有什么意思。不过看着薛袁嘉一脸的兴奋,她还是很配合地将细钢棍往手里一掰。

“咔嚓~”

钢棍断成了两截。

爽快地丢掉,再换上另一根粗的,恩……好像掰不断,再使点劲儿。

“给你。”方如静把手里拧得像坨便便的钢棍递给薛袁嘉,对方也不嫌弃,很是惊喜地捧着欣赏了半天。

“你的力气是什么时候增长的?”观赏完毕后,薛袁嘉把那坨状似便便的钢棍随手丢在角落里,自然而然地拉起方如静的手掌看了看,再摸了摸上下臂的骨骼,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前天。”方如静任着他在自己手臂上东捏捏,西摸摸,反正以前治疗的时候也没少被他动手动脚。

“前天?”薛袁嘉抬头看了她一眼,后者点点头。

方如静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类的驱壳,最多因为以前原主经常运动和训练的关系,力气要比常人大一些。但是自从前日陨石雨过后,这些突然出现的驳杂灵气便自动侵入她的体内,在察觉到这些灵气竟然以髓海为中心沿着四肢自行运转后,方如静不得不立刻拾起在贯苍大世界时的心法修炼起来,强制性将这种诡异的灵气走向改了过来。结果不到两天的时间,便进入了练气期,力气也大了许多。

薛袁嘉原本还算轻松的脸色倏然变了变,他沉吟片刻,便打开电脑坐了下来,并让方如静也坐到自己身边。

“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前天开始力气变大了?”他一边打开资料文件,一边转头问道。

方如静眨眨眼,觉得这个事真的不太好解释。因为这里和贯苍大世界完全不一样,从她醒来后就没有发现任何的灵气与有灵气的异宝,眼所能见的都是普通凡人。他们不懂天道,不敬神佛,更没有修真一说。在原主的记忆里,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物质主义者,不求长生只争朝夕。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薛袁嘉盯着方如静的眼睛,几乎是百分之百确定她肯定知道自己力气变大的原因。

不得不说,薛袁嘉不但敏锐,而且是真的对方如静十分了解,可能她自己还没意识到有表露出任何变化,他就已经猜测了出来。

点点头,方如静整理了一下自己所会不多的语言,然后一字一字慢慢道:“雨石,空气里……有力量。”

“雨石?”薛袁嘉皱皱眉,什么石?雨花石?

方如静默然,对于自己不标准的发音很是挫败。在瞄到薛袁嘉的电脑有几张陨石雨的图片时,立刻伸手道:“雨石!”

顺着手指看过去,薛袁嘉这才明白方如静所说的是“陨石”。

陨石,空气,力量……

他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整个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

这种力量是和陨石有关吗?

但是方如静又怎么会知道?她真的看得见吗?

如果能够看得见,是什么情况下才能够看见?

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如何证明空气里有其他物质?

如果有这种未知物质,那么源体就是陨石吗?它们对人体是否有害?

方如静的力量增大和全世界陆续爆发的DSG病症是否都和这种未知物质有关?

如果陨石是病毒源体,为什么没从收敛陨石的人员身上最先爆发出来……

各种问题缠绕在薛袁嘉的心头,而背后可能产生的结果几乎让他冷汗淋漓,抬头看了一眼在旁边笔直坐着的方如静,他极为认真地开口道:“方如静,你能够看到空气里面有让你力气变大的东西?”

方如静点点头。

“这些东西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运用的?”他接着问。

方如静想了想,觉得即便灵气可以自行进入人体内,但是会心法运转的应该只有她一个人,于是摇摇头。

“你在力量变大前后,有没有出现某些症状?比如狂暴?嗜睡?”

方如静继续摇头,却不知道她这一摇头造成薛袁嘉对这种未知物质的错误认识,甚至在后来差点将她作为活体实验进行研究。

“那……它们是和人体分开的?还是会进入人体内的?”在问这句话时,薛袁嘉的声音明显变得有些艰涩。

方如静看了看他,伸手比了一个“二”。

“这些东西是会进入体内的?”薛袁嘉再次确定,方如静点点头。

看着薛袁嘉极具条理性的将自己希望告诉他的东西逐渐分析出来,方如静心中也缓缓松了一口气,自从这些驳杂的灵气出现后,她也很担心会对方父方母他们产生不好的影响。如果能够通过薛袁嘉把这个事情解决掉,那就太好了。

“未知物质进入人体内部,人体肯定会产生变化……”薛袁嘉伸手扶额,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你出现的变化是力量增大,那么DSG病症又将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最重要的是,这一切究竟是不是和陨石有关?”

说罢他突然抬头,“对了,为什么你会知道你的力量和陨石有关?”

方如静看着目光紧紧锁住她不放的薛袁嘉,她没办法告诉他破地真极符的事,而且也说不清楚,只能干瘪瘪地重复解释:“雨石,空气里有力量。我,有力量。”

薛袁嘉看着方如静一边说着一边还抬起手臂,秀了秀她那并不突出的肱二头肌。

他不该对她存有太多希望……

疲惫地叹了口气,他用手抹了抹脸,沉寂了半分钟后倏然坐起身来,将电脑里的文件资料打开。

“方如静,你刚才告诉我的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顿了顿,“当然你说了也没人信。虽然你说的话并没有任何的理论依据,但却和我推断有些接近。”薛袁嘉看了她一眼,“所以我相信你。”

转过头,他将自己收集的各国爆发的DSG病症的新闻信息一一打开。

“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医院里的内部机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所以你也必须保密。当然,因为有一些是我个人的推断,所以后面可能需要你的配合,能做到吗?”

方如静无语,凭她如今的语言能力也没有办法泄密好吗?更何况他都这样说了,自己还能拒绝?

见到方如静点头,薛袁嘉满意地赏了她一个笑脸,随即打开资料里的照片。

“看,是不是和你背来的小子很像?”

只见照片里都是被关押在病房或者绑在病床上的患者,各色人种皆有。每个人的面目都显得亢奋且狰狞,双眼布满血丝,大张着嘴,唾沫横流,有些甚至能够从皮肤下面隐隐看到不少突出成网状的青筋,而部分患者还出现全身痉挛,不能呼吸的窒息表情……

方如静回头看了一眼依然昏迷在手术台上的黑衣青年,想了想他在打架时的那种疯狂,不得不承认他们的表情都很类似。

“这是M国的、E国的、L国的……当然,不仅仅是国外,包括我们国内的各个省市也都在大面积出现这种病例。你刚才来的时候应该也在走廊上看到了,神经科从十到十五层已经全部住满了这样的患者。”薛袁嘉面色严肃,声音低沉。“这才仅仅是我们这个医院而已,更不要说其他地方,甚至还有很多患者没有被发现。你看这张,这是今天早上在M国早报上收集到的信息。”

薛袁嘉一边说着一边慎重地将下一张照片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