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 七个男人在她身上驰骋

2020年05月26日

虽然洽谈的结果是伊东被银时给气走了,但新选组迁移屯所的事情还是需要一个结果。

虽然两方面的人都各有各的道理,但说实话,近藤勇还是偏向移到西本愿寺。

当得知了近藤勇的决定后,山南的神情暗沉了下来。

散会之后,除却两位近藤局长,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一起。

“山南先生真是可怜啊!”总司率先就来了这么一句,“前不久前还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氛围,好不容易最近稍微好一些了,今天又发生了那种事!”

“明明从前都不是这样的啊!又亲切又会照顾人!”原田叹了口气缓缓说着。

“还很沉稳,很温柔呢!”永仓补充说道。

银时一听,有些黑线道:“诶?是同一个人吗?怎么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我就只觉得他是个从里黑到外的人啊?”

“啊,你指的是山南先生的内在吧!外在的话还是挺温柔的哦!装出来!”总司一脸笑意的说出了非常过分的话。

然而,总司的话却得到了永仓和原田的强烈赞同。

“确实啊,表面上看!!”

“内心真的黑透了!!”

说着,永仓和原田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两人的笑声就消失了,脸上再次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说到底,都是伊东那混蛋的关系。真是个让人生气的家伙!

“是该说他装腔作势呢,还是说他看不起人呢?”

“嘛,毕竟是人妖嘛!”总悟面无表情的吐槽道,“人妖本身就是喜欢装模作样的,对吧,土方先生?”

“别问我!”

“我也不喜欢他。”总司少有的不苟言笑的说道,“虽然很认同他高超的剑术。”

总悟疑惑的看了过去问道:“阿勒,你怎么知道他的剑术很好?你跟他打过架吗?”

“嘛,曾经比划过一下吧……”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给你你居然都没有将他给解决掉,真是失望啊!”

总悟的说辞让总司眉毛跳了一下。

“喂,等等啊!”银时疑惑的说道,“人妖懂剑法的吗?人妖拳法我倒是听说过!”

“原来如此,下次送他一套天鹅装怎样样啊!”总悟淡淡的吐槽道。

“不顺眼。”

这时,一直伫立着的岁三突然开口说道,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总司看着他笑道:“那么,土方先生把他退回去吧?就说:‘新选组不需要这样的人妖。’”

“近藤先生不会允许的吧?看上去已经完全仰慕伊东先生了。”

闻言,总司无奈的看了看岁三,揶揄道:“真是没用的人啊!乱来才是鬼之副长的工作吧?你也学学银桑,还有真选组的土方君和冲田君那样把他逼走嘛!”

岁三皱眉叫道:“那么,总司你来当副长吧!”

总司一口否决了:“才不要呢,那种麻烦的事情!!”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总悟看向了十四。

“土方先生,你看看人家是怎么做副长的!你也学学怎样啊?快点对我说:你来当副长吧!”

十四一口否决:“别开玩笑了,你休想坐上我的位置!!”

“切,果然还是要弄死土方!”

“你在说什么啊混蛋!?”

“不过,长期这般下去,我有些担心山南先生。”

斋藤一静静的开口,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银时想起了阿妙曾经提到的在山南房间看见的事情,不由的把视线看向了总司。

感受到银时视线的总司也看向了他,笑着问道:“怎么了,银桑?”

“……你是知道的吧?”

银时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让总司感到疑惑。

“你是指什么?”

“当然是腹黑眼镜君的事情啊!”银时淡淡的说道,“那家伙……准备喝那个药。对吧?为了治好他那手臂。”

“那个药?”永仓惊讶的问道,“难道说……山南先生要喝变若水吗?已经决定了吗?”

“变若水?”十四皱眉道,“就是把人变成罗刹的药水名字吗?还真是恶趣味一般的名字啊!”

“虽然说喝了那个药可以激发人的潜能,手臂也将会瞬间治愈。不过从此就会变成只能在夜间出来活动的怪物了啊!这样有意义吗?”连总悟也忍不住问道。

“到底有没有意义,不该由我们来决定。”岁三淡淡的说道,“如果山南先生已经决定了,那么我们也没必要多费口舌。只是……他能不能撑得住,也只能看他了!”

原田问道:“不过,山南先生似乎没打算跟我们说。我们是要暗中看着他吗?预防万一之下也只有我们阻止他了!”

深思的岁三轻轻的点头:“是呢……”

看到他们都不反对,银时有些惆怅。

“搞什么啊,结果你们都是赞成的吗?亏银桑还特地稍微多管了一下闲事的说……”

十四皱眉问道:“喂,你做了什么啊??”

银时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岁三缓缓说道。

“变成罗刹对我们而言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山南先生想必也不愿意变成一个怪物。不过比起被人耻辱,我想他更不甘心就这样屈于后方吧。”

“特别是经过今天被伊东这么一说呢……”总司轻轻说道,“估计,他今晚就会下定决心了。”

被他们预测正确的山南在这天夜里真的下定了决心要喝下眼前的红色药水了。

只是,他还是有些担忧。

一旦喝下,自己的身体就会发生剧烈的变化。变得嗜血,疯魔,失去理性,从而袭击别人。这个时候若是没有有阻止自己的话……

本来他是应该通知总司了。毕竟总司对他说过若是有什么万一的话,他会帮忙杀掉他。

他不怕死。却更害怕自己成为一个废人。害怕新选组不再需要自己。

闭上眼睛想起伊东的脸。山南终于还是拿起了桌面上的药水。

“山南先生?你在做什么?”

山南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个时候,千鹤居然会突然出现自己房间的门口。

“雪村君?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那个……”千鹤担忧的说道,“晚饭的时候,我看山南先生你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所以……”

“你是在担心我吗?谢谢。请进来吧。”

看着山南的笑脸,千鹤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看着桌面上那瓶红色的液体,千鹤无法不在意。

“请问,这个是什么?”

山南并没有隐瞒:“这个就是幕府命令你父亲,纲道大夫开发的药哦。”

千鹤一愣,道:“也、也就是说这个就是坂田先生曾经提到的……”

“……只要服用了它,我的手臂或许可以……”

“太危险了,山南先生!!”千鹤急忙说道:“服用它太危险了!就算不用它,山南先生也……”

“唯有用它我的手臂才会好!!”山南发泄般的大喊道:“剑客之名已死,若我只是个行尸走肉的话,那就干脆让我连同人类之名一同死去吧!!”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把那瓶药给灌了下去。千鹤大惊失色的喊了出来:“山南先生!!!!”

刹那间,山南的房门被打开了。岁三等人突然出现马上按倒了山南。

千鹤还没反应过来。见到千鹤还傻乎乎的看着他们,原田说道:“好了,小千鹤,快点退后吧。山南先生很快就要准备变化了!”

压着山南的岁三焦急的问道:“山南先生,你现在怎样了?”

“岁三君……”

“如何,山南先生?想喝血吗?头脑还清醒吗?”永仓也急忙追问道。

“那个……”

“阿勒,好奇怪啊……”总司疑惑的嘀咕道,“怎么,山南先生头发没有变白?而且,眼睛也没有变成红色啊?”

这时,也察觉对不对劲的几人终于慢慢的放开了山南,只见山南缓缓站了起来,却真的不见有任何变化。

山南沉默片刻,终于呆呆的问道:“……为什么?”

岁三:“……药失效了吗?”

原田:“难道说是山南先生调配的时候哪里出错了吗?”

总司:“说起来,山南先生说过你稀释过对吧?是稀释过头了吗?”

永仓:“总不可能吃错药了吧?”

顿时,被永仓的一句话所刺激,全部人都沉默了。

“……吃错药了?说起来确实……这药水似乎有点酸酸的味道……”山南还在黑线嘀咕着。这时,门口边传来的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啊,大概是因为桑葚吧!那汁水不是红色的么,我就用那个了!”

“银桑!!”原田惊叫了出来,“你、你偷换了山南先生的药水?”

银时轻笑着,拿出了另一瓶红色液体:“真正的在这里。”

山南震惊道:“坂田君,为什么……”

“如果说你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做好了觉悟要变成一个怪物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不过如果是因为被一个死人妖所刺激而一时意气用事决定的话,还是免了吧!这里没有哆啦A梦,也没有时光机啦!“

山南淡淡的问道:“你是在说我太冲动了吗?”

“不,只是在想,是不是除了变成怪物之外就没其他路可以选择了?”

银时的话让山南沉默片刻。

“其他路……吗?”

“啊,比如说,换另一种武器?”银时缓缓说道。

他想起了坂本辰马。

原本也是拿着刀的他因为手臂受了重伤,到最后选择了把武器改为了枪。

他曾经也因为手臂的事情而消沉,不过他很清楚自己要振作起来,于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走另一条路。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那样阔达,不过至少,银时并不希望就看着一个人简简单单的就抛弃自己身为人类的身份。

“搞什么啊,这就是你说的方法吗?”十四和总悟也出现了。总悟甚至拿过了银时手中的药水认真的观察起了银时手中的药水。

“话说啊,你们真的觉得这个药可以帮到自己变强吗?白天不能行动也就是意味着没办法随时参加战斗不是吗?这哪里算是变强了啊!根本就是变弱了啊!弱点变多了啊!根本名字都告诉你了,叫变若(弱)水啊!!”总悟直接吐槽道。

闻言,没有人吭声。当初得知了这个药水的名字时,说实话他们也腹诽了很久。

终于。山南还是无奈的笑了。

“真是的,为了我的事情竟然几乎动员了所有人……”

“山南先生?”

“我知道了,”山南微笑道:“我会再认真考虑考虑的。至于你所说的是否可以换个武器……确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那一刻,不管是银时,还是其他人,又或者是千鹤都安心的松了口气。

“说起来,只要喝了这药水就会变成白头发和红眼睛的罗刹,对吧?”总悟瞟向银时,低喃道,“那,如果是旦那喝了会怎样?”

听到总悟的嘀咕和他那好奇的眼睛,银时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总悟突然就拔出了盖子,直接将手中的药水灌入了银时的口中。这一幕吓得在场的新选组成员都愣在那里。

“银、银桑!!!!”

只见总悟鬼畜的笑着看着银时的变化。

十四立马吐槽了:“你这家伙……在做什么啊混蛋?喂——你、你怎么样啊?”

将整瓶药被迫性的喝下去的银时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痛苦。他难受的跪在了地上哀嚎了起来。

总悟瞪大眼睛看着:“哦哦,想不到也会有反应耶!旦那,感觉怎么样啊?放心吧,要是真的变成罗刹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的!”

“你这家伙太可怕了吧??”原田颤抖着看着总悟,又重新看向了银时:“银桑!你、你坚持住啊!!”

“糟糕,要变化了!”岁三一咬牙,喊道,“把他压住!!”

几个人正准备去压住他时,突然银时的抽搐停止了。他们都不安的看着眼前人缓缓的爬了起来。

“啊啊……好痛!身体好重的感觉……”

看到站起来的人,除了总悟,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惊呆了。

“喂!!你这个腹黑王子!!你到底对银桑做了什么啊?居然直接把那变成怪物的药塞进了银桑的嘴里?太过分了吧?你是哪里来的变态科学家啊?根本就是抖S科学家啊混蛋!!幸好银桑没有变成吸血鬼啊,否则,我一定要把你塞进那瓶子里面丢到人妖俱乐部里当他们的阳O!!”

“银、银桑……?!”

“哈啊?”转过脸面对其他人,只见所有人都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就连一向面瘫的斋藤一也满脸说不出的诡异。千鹤更是夸张的长大了嘴巴看着银时。

“喂喂……干嘛都是这样的表情啊?我应该没有哪里变了才对……”

低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凸出的部位。

银时沉默的按了按。嗯,富有弹性和柔软的触感。

默默的,他黑线的拉开了裤腰带去检查里面的部件。然后他又默默的合上了。

终于,他捂住了脸,颤声道:“……没有了……”

“诶诶诶————————”

刹那间,全场爆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惊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