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推入合欢丸 后妈和我睡

2020年05月26日

“萤哥!”咲乐笑着招手。她身旁的白发女孩也向他羞涩地点了点头。

荼毘的目光在穿着和服的木下秀吉身上停留了一秒,然后看向活力十足的栗发女孩,露出浅浅的笑容。

“咲乐。”

“萤哥来送我们回横滨吗?”织田咲乐一点也不怕荼毘知道他们的恶作剧,大大方方地问道:“那幸介哥呢?”

“幸介…他早上就出门和同学一起去玩了,”荼毘说道:“虽然已经和凪斗说过了,不过我还是要说——”

“干得漂亮。”

“嘿嘿!”咲乐笑了两声,欢呼雀跃地扑向荼毘的怀里,“我就知道萤哥你会喜欢哒!”

“不过幸介哥也真是的,”抱着荼毘的腰的织田咲乐噘了噘嘴,看起来娇憨可爱的模样,“我都拜托他给我们打掩护啦!还让萤哥你发现了。”

荼毘笑了笑,没说话。

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笑。

……

荼毘把孩子们送回去以后就回到九州了。

先前他心里其实有点闷闷不乐,但还是笑着接过了咲乐给他的照片。

噗嗤,看着安德瓦的性转照片真让人心情愉快。

孩子们真是天使啊。

荼毘怀着这样愉快的心情打开了电脑上备注名为【阿雪老师】的聊天版面。

阿雪老师是一名SM□□画家,是荼毘以前画致郁系漫画时候认识的漫画家。

荼毘:阿雪老师,安德瓦性转照片你要吗?

阿雪老师:!!!

阿雪老师:我记得这些不是都被安德瓦事务所的公关部不给删了吗?

你保存了吗?

手速真快。

要!当然要!

阿雪老师:看来可以蹭一波安德瓦的热度了。

荼毘老师有什么想要的吗?

荼毘:不,我只是单纯的想给安德瓦找不痛快而已。

阿雪老师请尽情放飞自我吧。

阿雪老师:荼毘老师你真好!

就算你去画少年漫了,你也是我的挚友!

荼毘:哦。

阿雪老师:……荼毘老师你这个反应……

算了,不说了,我先画去了。

等着瞧好吧!!

荼毘:嗯。

荼毘笑了笑,关闭了聊天页面。

呵,他荼毘想给安德瓦找麻烦还需要理由吗?

完全不需要。

这时,电脑上视频聊天的图标一闪一闪的,荼毘摁下鼠标,点开。

“荼毘,晚上好!”

霍克斯清朗的打招呼声从屏幕里传出来,元气满满。

荼毘面色严肃,心里疯狂催眠自己刚才什么都没干,然后出声回应。

在安德瓦铁粉的霍克斯面前,不知怎的,他终是有些心虚。

“哦。”

“欸欸?这样的回应也太冷淡啦,”霍克斯象征性地抱怨了一句,然后兴致勃勃地把镜头对向他的身边。

“看,北海道的雪!”

细小的雪花满天飘落,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像是夜空中的繁星从天上落了下来。

金发的青年笑容璀璨,他戴着护目镜,但不掩那眼中的光亮,如同冰晶在阳光下的那一抹微笑。赤红色的羽翼挥动着,那满天飞舞的雪花在他身后仿佛成了陪衬一般。

茫茫的整个白色的世界中,只有霍克斯是最亮眼的存在。

“好看吗?”霍克斯问道。

“好看。”荼毘说道,也不知究竟说的是人还是那雪景。

“是吧,”霍克斯心里美滋滋的,“之前的时候都没下雪,一下雪我就给你看了!好看吧!”

“我小时候可喜欢雪了,每次下雪的时候我就兴冲冲地跑出来,飞到天上,然后接落下来的雪花,凉滋滋的,但是很高兴!”霍克斯笑着说着童年趣事,随即像是不经意间似的问道:“荼毘你呢?”

心里按捺不住想要了解更多有关荼毘的事情的欲望。

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霍克斯心中苦笑一声。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就是了。

“小时候吗,”荼毘用手托着下巴,陷入了回忆,“陪弟弟妹妹一起堆雪人吧,我们家的人都比较喜欢凉一些。不过说实话,弟弟堆的雪人很难看,根本看不出来堆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全靠猜。”

轰夏雄堆出来的雪人……与其叫雪人,不如叫雪块还差不多。形状根本就看不成。

偏生轰夏雄当时在轰灯矢和轰冬美面前还死要面子,一定要他们俩来猜他自己堆出来的是什么。

红色头发的男孩梗着脖子,死犟的表情让他现在想起来还想笑。

“噗哈哈哈,真的……那你猜对了没有?”

“嗯,都猜对了。”荼毘点点头,轻轻扬了扬嘴角,蓝眼睛里蕴含着温柔的笑意,仿佛海天一色的尽头,仿佛昼与夜交接时天光乍破那一瞬间的柔光。

“当时妹妹还不甘心,说夏耍赖,肯定提前告诉我了。”

荼毘说的话,霍克斯一句都没听进去。荼毘笑起来的那一刻,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像是要跳出胸腔。

霍克斯甘愿溺死在这蓝色的温柔中。

此时温柔地回忆过去的荼毘很好看,过去安静时刻的荼毘也很好看。

像是他的灵魂深处的梦里面,那最美的爱琴海。

霍克斯曾经朦胧地意识到他自己是喜欢荼毘的一刹那,荼毘是寂静的,是沉默的,好像已经渐行渐远地离他而去,可望而不可及。

荼毘那个时候沉浸在绘画的世界里,认真而又专注。

人们常说,认真专注于一件事情的男人,最是性感。

而那个时候,霍克斯安安静静地看着荼毘绘画的模样,画笔在他手里,好像是活着的一般,流畅灵活地在画布留下属于色彩的痕迹。

像是活着的一样。

霍克斯在沉默中安静无声,从五万英尺的高空坠落。

但荼毘的沉默远不止如此,明亮如光,简单如笔。沉默是他与灵魂深层次的交流——在艺术的世界里。

他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他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

他就像是一盏灯笼,在那里静静地散发着光芒,不是特别耀眼,但也足够明亮。

一幅画完成的彼时,他回过头来,不用多说什么,一个字,一个微笑,对于霍克斯来说就已经足够。

霍克斯也会心满意足地回以一笑,尽管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欢喜些什么,究竟在满足于什么。

霍克斯的目光无意识地看着荼毘。

荼毘的脸颊处上下缝合的地方泛着金属的光泽,耳朵上纯属装饰用的铁环在霍克斯看来隐约带了几分色气的意味。

想要触碰他。

抚摸他的皮肤,手指滑过烧伤皮肤和正常肌肤的缝合处,顺着脸颊,掠过唇齿交合之处,再到脖颈,在从脖子后方绕到前面。

想要教导他何为快乐。

让那双蓝眼睛只看着他自己。

让那最为瑰丽的星海中只倒映着他的身影。

想要……看他动情的模样。

!!!

霍克斯连忙把脱缰奔腾的思绪拉扯回来,眼神从荼毘身上移开,看向室内。

此时的霍克斯思绪混乱,望着室内那熟悉的装饰也不过是徒劳地转移了视线,心思依然在荼毘身上。除了那旖旎的情思之外,还有不甘心。

不甘心只有他的弟妹们才能让他露出如此温柔的眼神。

霍克斯对于荼毘来说是特别的。这点霍克斯知道,但仅仅只是特别的还不够。

远远不够。

他想要更多。

“呐,霍克斯。”

荼毘注意力没在霍克斯身上,自然就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此时,他全神贯注于霍克斯身后的美景。

高空中的月亮显得更加明亮皎洁,乳黄色的光晕十分柔和,经过月光的雪花也都沾染上了月亮的颜色,如同萤火虫一闪一闪的萤光。

“今晚的月亮真美啊。”

“嗯。”霍克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压下了纷杂的思绪,调整好了状态,神态自然地笑了笑,回应道。

“是啊。”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