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姐夫 农民工主人

2020年04月19日

当了那么多年的五仙教圣女,虽然有些不务正业地没正经学如何养毒调毒使毒,但一手医术却是学得很不错的。所以程西西这回梦里回来,周末空了就往程家奶奶那边跑。

老人家上了年纪,身体总是这里痛那里病的,看孙女儿一本正经挺像回事地给自己捏捏按按揉揉,虽然不当回事,可抵不过孙女孝顺心里快活啊,倒也真觉得好像比以前灵便些。

这礼拜六下午,程西西考完学校里的两场模拟考,背个包又高高兴兴地准备过去,路上那公车慢慢吞吞荡荡悠悠地晃得她直瞌睡,不知不觉就掉进了梦里。

在梦中醒来的程西西站在盥洗室里,对着镜子中那长着一撮小胡须的大叔发呆。圆滚滚的脸,圆滚滚的鼻头,圆滚滚的眼睛,最令人发指的是还穿了条鲜黄色的背带裤!

程西西摸着脑门上刚才她在盥洗室地板上醒来就有的肿块,只想再摔一跤醒过去算了。

外头门砰砰啪啪拍得直响,程西西再次盯了镜面一眼,悲愤地摔上盥洗室的门走到外头去,刚拉开卧室门,顿时倒退三步,又一个背带裤大叔!

圆脸圆鼻头圆眼睛的背带裤大叔!

程西西纠结地看着他的红色衬衫和蓝色背带裤,还没想好如何打招呼,对方已经用意大利语热情地拍着她的肩膀说:“路易,你起来了!快下来吃早饭吧!”

程西西关上门,发现门上挂着刻有“路易”这个名字的木牌,而对面那个房间的房门上则挂着块刻了“马里奥”的牌子,她无语地跟着马里奥走下楼,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两人份的早餐,很显然,这是一个没有女主人的家庭。

啊哈,程西西对自己挑了挑眉毛。

一对早就成年却还住在一块,爱穿颜色鲜艳的背带裤,卧室门上挂名牌的双胞胎兄弟,如果说他们三十多岁都还没找到愿意嫁给他们的姑娘,这一点也不让人吃惊。

这对马里奥兄弟实在太不像她所熟悉的意大利男人了。

吃完了早餐,马里奥就提着他的水管工工具箱,出门工作去,程西西一时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从车库里翻出了辆摩托车,准备了解一下环境。

可兜了一圈后她发现这太诡异了,荒郊野岭的不是就马里奥家一幢住宅吗?那个水管工哥哥是上哪去修水管的?程西西骑着摩托车到了最近的那山坡上登高眺远,一片原生态的美丽景色。

“……这种莫名其妙但是十分不祥的感觉是什么……”程西西坐在草地上叹了口气,她还从没碰到过如此茫无头绪的情形。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叽叽咕咕叽叽咕咕”

在身后一片风拂树梢的合奏中夹杂了这样不明的声音,程西西猛地转过头去,两个影子飞快地一闪,还没让她看清是什么,就躲进了树林。

她走到那边去找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想了想,又坐回到原处,这次她刻意偏了点身子,好让视线能扫到那边。果然,没多一会儿,刚才那奇怪的“窸窸窣窣”和“叽叽咕咕”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然后,两个圆圆白白的东西从泥土里冒了上来,就像两个圆锥……不不,两把伞……等等!那是两个蘑菇!

程西西唰地转过去,两只蘑菇正摇头晃脑地凑在一起说话,见她忽然转头,浑身一哆嗦,立刻一动不动地停在了那,看起来就像是两朵再普通不过的蘑菇。

程西西走过去,伸出手指戳了戳它们,蘑菇像是怕痒似地微微颤抖了几下,她又在蘑菇的伞盖上摸了摸,想看看它们是以什么说话的,没想到被她摸了两下的那只蘑菇从底下的菌柄开始泛出红晕,一直蔓延到了菌盖上!

程西西满头黑线,连忙缩回手指,那只红彤彤的蘑菇哧溜一下,躲到树后边去了。这下本来还在伪装状态下的另一只白蘑菇也只好扭了扭,跟着跑了过去,而且它伞盖上还冒出了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用一种看坏人的眼神瞪着程西西。

程西西赶紧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想摸……那个,你们的。”

“叽叽咕咕叽叽咕咕。”白蘑菇摇着它白色的大伞盖飞快地说了一串话,这时已经褪了点红晕的“红”蘑菇小心翼翼地从树背后探出半个身子,同样水汪汪的眼睛一和程西西对上,立刻又缩了回去。

程西西忧郁了,她看起来很像是采蘑菇炖汤喝的坏人吗?

那白蘑菇和红蘑菇在那边“窸窸窣窣”“叽叽咕咕”了半天,总算一扭一扭跑到了她跟前,一边一只跳进程西西那背带裤的裤兜里。

这让她瞬间迷惑了,刚才还那么警惕戒备,现在就要跟着她走似地,是怎么回事?

可惜他们语言不通,问不出端倪,程西西只好揣着两只会说话会动的蘑菇和一肚子的疑问先回家去。

没多一会马里奥也跟着回来了,原来这边的居民都住在地底下,住在地上的只有他们兄弟两个,难怪到处见不着人烟。

等程西西将那两只奇怪生物掏出来,俩蘑菇瞬间就像见到亲人似地噼噼啪啪踩着桌子跳到马里奥跟前,扭腰甩头,叽里咕噜,又比又划地说了一大串话,只看到马里奥脸上表情变换不定,时而震惊,时而愤怒,时而悲伤,时而难过。

程西西正抽着嘴角心想马里奥居然还懂蘑菇语?那边俩蘑菇的讲述已经结束了,马里奥一脸沉重地望向他的兄弟:“路易,我刚刚知道了一个让人遗憾的消息,哦,这真是太令人愤怒了。”

程西西摆正坐姿,心想蘑菇妖怪到底带来了什么消息?莫非是月底寒潮来袭,蘑菇价格上扬之类的?马里奥已经用沉重的口气接着说了下去:“蘑菇王国遭遇了一场空前的灾难。”

“……蘑菇王国?”程西西诡异地看了那两只蘑菇一眼。

马里奥点头:“是啊,邪恶的库巴掳走了蘑菇王国的碧奇公主,关在了他的城堡里,他带领的乌龟部落用恶毒的巫术将蘑菇王国的臣民们变成了石头,砖块,还有奇怪的植物,只有这两个小家伙跑了出来。”他摸了摸两只蘑菇,蘑菇们惬意地扭了扭身体,一只也没变红。

程西西默默地从蘑菇们身上收回视线,问:“所以?”

“这个可怕的诅咒只有碧奇公主才能为它们解除,”马里奥慷慨激昂地挥手:“路易,我们应该去救出碧奇公主!”

……她确定了,这儿不是意大利。

程西西一言不发地回忆着到底哪个童话中有如此狗血的情节,蘑菇,乌龟,公主,诅咒,马里奥……马,马里奥?

水管工马里奥?超级马里奥?

哐啷当!

两只蘑菇跳到桌边小心翼翼地往下看是怎么回事,马里奥跑过来试图将不知为何突然以一个OTL姿势趴在地上的兄弟扶起来:“你怎么了,路易?”

“我没事,我只是有点小震惊……”程西西气若游丝地回答。

拯救公主碧奇计划迅速展开,马里奥戴上他的修理帽,揣上两只小蘑菇就准备去和库巴决一死战,被程西西死死拖住了,结果他们两辆摩托车后边带了一大堆东西,驶往蘑菇王国。

蘑菇王国在一片安静和详的平原上,无忧无虑的蘑菇人们在平原上过着快乐的日子。

不过平原此刻变得十分安静,道路上只有一个个乌龟人佝偻着背,背着灰绿色的龟壳来回巡视,而库巴的城堡就在平原后的那条山脉中。

两只小蘑菇看着那些被变成了石块,砖墙,植物的同胞们,哭得很伤心,水滴啪嗒啪嗒地不断从伞盖上滴下来。

程西西同情地看了看它们,安慰道:“等解决完库巴,我帮你们炖乌龟汤喝。”

两只小蘑菇惊恐地望着她,连眼泪都不掉了,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程西西摸摸鼻子,决定还是不再作和蘑菇们沟通的尝试了。

乌龟人的头脑很刻板,只会在大路上来回巡视。虽然很奇怪地,马里奥也是如此,仿佛除了大路就没有能通行的地方一般,好在“勇士组”还有一个不太介意路况的程西西,两辆摩托车轰轰轰地没遇上一只乌龟,就顺利开到了山脚下。

上山无法骑摩托了,也避不开那些乌龟人,马里奥兄弟带了那么多路的捞网终于派上了用场,对于行动迟缓毫不灵活的乌龟人,真是远远地一捞一个准。

虽然它们会巫术,可是只要直接拿着捞网的竿子往山下一甩,乌龟人就飞得无影无踪了,根本没有时间让它们念出那漫长复杂的咒语。

经过无数乌龟人的阻拦和重重陷阱机关的考验,马里奥兄弟和蘑菇兄弟终于到达了山巅的库巴城堡,美丽的碧奇公主正在城堡顶楼的天台上哭泣,邪恶的库巴则叼着雪茄站在城堡前的台阶上迎接他们,光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太好了,马里奥!你果然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库巴高兴地笑着,张开双臂迎了上来。

Boss你拿错剧本了吧!程西西目瞪口呆地看着库巴那一脸热情洋溢的笑容,还好勇士马里奥的台词没有出错:“库巴!快放了碧奇公主!你邪恶的阴谋是没有机会得逞的!”

“哦,放了公主当然没问题,我甚至可以把乌龟人也全都收回来。”库巴吐了口烟圈,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不过,大英雄马里奥,你用什么作为交换代价呢?”

马里奥挺起胸膛,大声回答:“我会打倒你,救出碧奇公主!”

库巴打了个响指,突然之间,山巅之上出现了漫山遍野的乌龟人,有的握着弓箭,有的浮着火球,库巴得意地一笑:“大英雄马里奥牺牲了自己,救出了碧奇公主,换取了蘑菇王国的和平,怎么样?”

程西西载着美丽的碧奇公主回到了蘑菇王国,当公主的祝福撒过时,那些石头砖墙植物,都变成了一只一只五颜六色活蹦乱跳的蘑菇。最后一只蘑菇也恢复了活力,碧奇公主深情地抱着绿衬衫黄背带裤的圆鼻子大叔:“路易,谢谢你,谢谢你还有马里奥,你们救了我和我的子民!”

程西西默默地回头望了望远处那白云掩映中的山巅城堡,双眼无神地回答:“不客气,碧奇公主,我们其实什么都没做。”

程西西独自回到了那幢马里奥兄弟的小屋,做饭,用餐,洗澡,睡觉。

这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躺在床上时,程西西想。这个可怕的噩梦也赶快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