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喜欢钻在桌子下面 偶然发现的一天评价

2020年04月06日

黄小将军走的很沉稳,一步一步的向上,身后穿着战袍的人跟着,格外的震撼。

整个客栈里面,没有任何人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们的动作。

“噔噔噔。”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来。

众人跟着,屏住了呼吸,似乎害怕自己的行为打断他们的动作。

门被打开,高天昊出现在门口的位置。

他一个愣神,“你们这是?”心猛跳,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黄小将军看着他的眼睛,“高天昊,请跟我们走一趟。”一个眼神看向后面的人,自觉地上前压制住高天昊。

“你们别动手。”高天昊生气的甩了两三下,但是没有成功。“凭什么?”

“怀疑你跟此次科举作弊的事情有关。”为了照顾楼下学子们的心情,黄小将军可以在高天昊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尚且是调查阶段,若是无关的话,你自然还可以回来。”

高天昊的瞳孔放大,“去可以,你们稍等,我安排好下人。”仔细看的话,他在嘴唇都在颤抖。

黄小将军恶意的笑笑,“抱歉。”

不会给那个时间的,就是为了突然的袭击而已。

高天昊的脸色僵硬,拖延时间不成,看来是只能跟着走一趟了。站在他身边的人,手再次的打算压住。

“我自己可以走。”

“好。”

这会儿不管怎么有自尊,等到了结果出来,就看他怎么落到泥土里面去。黄小将军让人先带着高天昊去官府,他自己呢,则领着一小部分的人,在他的房间搜查证物。可惜,高天昊是个谨慎的人,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留下,房间里面干干净净的,上次的那本书也完全找不到。

“算这个小子机灵。”

不过啊,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撤。”黄小将军什么都没找到,说了一句话之后,带着众人离开了这边。

他走后,霍青烟等人才开始说话。

先反应过来的是霍青城,“青烟,这是什么意思?”高家人,一座大山啊,就怎么轻易的被带走,犯了多大的错误,才能做到这样。

结果没出来前,霍青烟不能对他透露出来口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不光是她们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说这个话题。一时之间,众人的情绪都很不稳。有些包打听,也过来问霍青城消息。

但是呢,霍青城什么都不知道,自然说不出去什么。

客栈的氛围不怎么好,街上的行人也是差不多的。

从大门的位置,匆匆忙忙的进来一个人,他直奔着霍青城这边过来。

“霍兄,我方才看到高天昊被黄树文带走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来说,除非是重大事件,不然是不会出动那么多的兵力的。

“张兄,我们也不清楚。”霍青城都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说这样的话了。

来人就是张才臣,他满是好奇的坐在位置上,“我离开不过几天的功夫,好像改变了很多一样。”

李成丽拉了一下他,“表兄,你这几日去了哪里?”

当初走的太匆忙,根本没顾上问。

张才臣露出一个惭愧的表情,“我娘也来了这边,她在另外一个客栈,我过去陪她。”

“姨娘也来了?”李成丽的表情很惊喜,“我可方便上门拜访?”

“过两天吧。”张才臣咳嗽了一下,“她近日精神不大好,休息的差不多了,我通知你。”

“也好。”

李成丽一想到能跟姨娘见面,整个人就振奋的不得了。

黄夫人看了下外面的天气,到了要走的时候了,站起来和大家说了一句,“快到正午了,我也应该走了。你们回去京城,有时间尽管到我府上找我聊天。”

她的表情很自然,丝毫没有要分别的意思在里面。

大家都站起来,跟着到门口的位置。

虽然是黄将军家的人,从马车上真的看不出来,很普通的车,除了一个大大的黄字,和平常人都是一样的。

黄夫人冲着他们点点头,“我先告辞。”

“黄夫人,一路顺风。”霍青烟作为代表,送上一句祝福语。

大笑两声,黄夫人干脆利落的上车。

调皮的眨下眼睛,“等再见的时候,咱们的身份啊,估计要发生变化了。”

这话一说,李成丽的脸变得通红。

车子慢慢的行走出他们的视线,几个人才都回去。

张才臣是个聪明人,一下子抓住了重点,拉着李成丽走在后面,“表妹,可是打定了主意?”黄家确实是不错的选择,人少简单,而且黄树文也是长得一表人才,也配得上。

“是。”李成丽也不害羞,回答了一句。

他们的对话,被霍青城听到了耳中,走路的时候忽然踉跄的一下。

霍青烟见状,伸手扶了一把。

“兄长,你还没养好身体,先回去房间休息会儿吧。”即使知道理由是什么,也不能让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脸。

霍青城感谢的看了一眼妹妹,“好。”

声音呢,有些虚弱。

那段感情呢,还是适合藏起来,没人的时候拿出来慢慢的盘点,兴许不知道哪一天,就会消失殆尽。

送他回去了房间,霍青烟也没有急着走,留下来静静的看了他半天。

“怎么了?”霍青城有些局促,不晓得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

霍青烟摇头,“兄长,你可是不甘心?”即使是伤口,也是点明了说。自家的兄长,并不比别人差,唯一不如意的地方,就是家世。前世有一句话,做不成富二代,就让自己的孩子当富二代,很是适合他的情况。想来,也不会很难。

“不会。”这句话,霍青城说的很坦然,他是发自内心的认为两个人很相配,外人看一眼,都会说天作之合。“我祝福他们能喜结良缘。”

果然是自家的兄长,内心都是无比的温暖。

“兄长,你且放宽心,我未来的嫂子,也不会差。”科举出来,良缘无需多等待。

毕竟心思单纯,霍青城微微红了脸。

“你呀。”

心里欢喜,刚才那些情绪也慢慢的离开了。借用一句话,大丈夫何患无妻。

“我现在很好,你不必担心我。”

霍青烟见他没有说假话的意思,心里宽慰。

从口袋里面拿出来准备好的药丸,“这是补气丸,这段时间你每日吃两颗。”

补气丸不是寻常的药丸,没有苦涩的感觉,吃起来小孩子都能接受。

霍青城当场拿过去,打开瓶盖,就吃了一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身上暖暖的。之前确实的精神,确实回归了不少一样。

“妹妹,谢谢你。”

“一家人,不说这些。”

霍青城将药瓶收起来,仔细的放到了书桌上面去,也拿出来一两张的纸张,“你看看,可欢喜?”

“哎?”接过去一看,很是意外,竟然是店铺的地契。“这是?”

“我小时候娘亲送了两间铺子,一直没顾上用,你选一个欢喜的,拿去用吧。”霍青城说的真心实意。读书人,是不能亲自开店的,留着也是留着,不如送给妹妹使用。

霍家家大业大,店铺也不嫌多,基本上都是随意的送出去给孩子们用,不仅是霍青城,就连几岁的霍青皓手中,也有几个店铺的地契。霍青烟是个女子,暂时还没机会拿到。不过,赵欣之前说过,等过一段时间,就给她个练练手。

“兄长,不用了。”霍青烟为了让他更加明白,才说道,“回去后,我会开个药馆,到时没时间打理。”

既然如此,霍青城也收回自己的一番好意。

“那就先缓缓吧。”还没打消,送东西的念头。

“恩。”

兄妹二人讲完话,霍青城送走霍青烟,躺在床上仔细的想着近日来发生的事情,最开始确实是各种思绪略过,全都是关于科举,接着换到李成丽,包括黄小将军,摇摇头,转换到别的上面去。兴许是药丸的药效过去,精神不济起来,也就睡着了。

出去的霍青烟,看着时机合适,去写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简短,越写越激动,亲事,眼看着就能退了。

原本就差最后一脚,这个机会呢,也送上了门。信件比较关键,交给晓花,让她亲自跑一趟。

“切记,一定要交到本人的手中。”

晓花初次接到这样的吩咐,脸上明显能感觉出来紧张。

“是。”当然,还是能上的了台面的样子。

收拾了两三件衣服,就准备出发了。

“你们快些去,应该能赶上黄夫人的马车。”有人一起上路,会更加妥当。

之前霍青烟忽略了那一点,现在想想略微的可惜。

晓花没敢拖延时间,弄好就出发。

她出门,晓月进门。

来不及打招呼,晓花已经出去了。晓月的手中呢,也拿着一封信。

“小姐,是家中寄来的。”

信封上,大大的写着霍青烟亲启,落款呢,则是霍启成。

“拿来。”霍青烟有些好奇,到底会写些什么内容。

说起来,自从来到这边,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过了。这还是第一次,和家里人通信呢。

信一拆开,霍青烟就是一个冷笑。

有些人,总是要作死,好好的人不要做,非要去弄些乱七八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