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邻居风流老太太 为什么男人抽的越快女的越叫

2020年04月04日

“不好了!不好了!大夫人见红了,小姐您快过去看看吧!”

午膳后的一个时辰,大雨忽然就停下了。

没过多久,大夫人突然一个劲的捂着肚子说疼,绿袖和红枝赶紧去请了大夫,又去通知南思弦。一路上几乎是奔走相告,扰了整个南府。

南思弦得到消息之后赶紧去了芙蓉居,看到南世忠、二姨娘和三姨娘都已经在门口了,她匆匆上前行礼。

“行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行什么礼?我说让你好好照顾你娘,你跑去哪里了?”南世忠冲着南思弦就是一顿怒火。

南思弦赶紧跪在地上,抽泣道:“女儿只是觉得有些困了,所以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女儿留下了绿袖和红枝照顾娘。”

“说了让你亲力亲为,你还去睡觉。”

“女儿知道错了,女儿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知道,女儿一定寸步不离的照顾娘。”南思弦哭的更伤心了。

“你娘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不会放过你!”南世忠说完狠狠的甩了一下袖子,往前走了几步。

绿袖和红枝走过来要把南思弦扶起来,可是她不愿意,她就要跪着。

二姨娘和三姨娘本就站在一起,听了南世忠和南思弦的对话之后,两个人贴在了一块儿。

“姐姐,老爷怎么这么生气?要是我下毒的事情被老爷知道了,他会不会剥了我的皮?姐姐 ,到时候你一定要救我啊。”三姨娘害怕的都挽着二姨娘的手臂了。

二姨娘虽然十分的嫌弃,心里又想反正主意是你出的,事情有事你干的,跟我没半点关系,我要是救你我不是傻子吗?

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话却说的漂亮,“妹妹不用担心,反正大姐本来就是假怀孕,现在出事了,到时候就推在大夫身上,他一急就会说出假怀孕的事情。老爷到时候都气死了,不会管我们的。”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三姨娘幽幽说出这句话,一语双关。

半个时辰之后,大夫从房间里出来,很无力的说道:“大夫人没事,孩子保不住了。”

“什么?大夫,真的保不住了?”南世忠难过的就要晕过去,幸好三姨娘就在旁边,及时的将人扶住。

“大夫,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会落胎?”三姨娘关切的问道。

二姨娘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这个女人不除不行,真是会演戏。

大夫交代道:“是大夫人喝的鸡汤,里面有大量的麝香,孕妇本就不能接近麝香,更何况是喝了这么一大碗。”

“谁?是谁做的这碗汤?”南世忠发疯一样的转身,“去把厨房里的人都叫来,还有鸡汤经手过的人都找出来。”

“是。”

很快,厨房的人都过来了,李大厨看着这阵仗就知道出事了,赶紧跪在了地上,“老爷,我是冤枉的,我……我真的没有在鸡汤里做手脚……”

“本老爷问你,这鸡汤是谁叫你做的?又是谁从厨房端走的?”南世忠一双眼瞪的老大,里面像是可以喷出火来。

二姨娘暗道一声不好,看来这南世忠是真的动了肝火了,正想开口把事情引向三姨娘,就听到三姨娘对李大厨说道:“有什么你就说什么,在老爷面前你支吾什么?”

不对!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说,莫不是她早就买通了这个厨子要来陷害我?

“三姨娘,你好狠毒,竟然要……”

“是三姨娘的丫鬟秋菊,一大早,是她来告诉我三姨娘要去看望大夫人,让我准备一锅鸡汤,后来也是秋菊来拿的鸡汤。”

李大厨的话让二姨娘瞠目结舌,她看向三姨娘,不明白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南思弦这时候开口了,她早就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这会儿走到二姨娘面前,问道:“二姨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二姨娘是觉得三姨娘要嫁祸给你?可是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是不是您和三姨娘有什么勾当呢?”

“你……你胡说什么呢!”二姨娘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慌张,索性就一股脑的把三姨娘出卖了个彻底,“是她,她说要给她死去的孩子报仇,她还说大姐根本没怀孕,所以她要毒死大姐,一命偿一命。”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三姨娘放开南世忠,走上前和二姨娘对峙,“我何时说过大姐假怀孕了?这可是老爷让大夫诊断过好几次得出的结论,怎么就会是假的?”

说着,三姨娘转身跪下了,“老爷,您要相信妾。”

南世忠看了一会跪着的三姨娘,又看了一眼打扮的十分喜庆,好像在庆祝什么一样的二姨娘,冷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姐姐跟我说,她怀疑大姐根本就没有怀孕,让我送一碗有麝香的汤给大姐试试。她还说了,当初我滑胎就是大姐害的,一命偿一命,老爷就算知道是我做的,看在我那失去的孩儿份上,也不会怪罪于我。”

三姨娘说的声泪俱下,却在说完这一大段之后看了一眼一边的南思弦,见她对自己偷偷竖起了大拇指,她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胡说!一派胡言,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害大姐?分明是你记恨大姐害了你的孩子,所以要报仇!”二姨娘已经完全忘记了淑女仪态,指着三姨娘破口大骂,简直像是一个泼妇。

“姐姐莫要无中生有了!”三姨娘柔柔弱弱的伸出手握住了南世忠的衣角,“老爷,妾真的是一时被姐姐的话蒙蔽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请老爷一定要相信妾。”

二姨娘气的不行,这时候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跪在三姨娘旁边的秋菊,想起了上午三姨妈说要让秋菊去买毒药的事情。

她对南世忠说道:“老爷,为表清白,妾提议搜房。”

三姨娘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难看,继而惨白,握着衣角的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了。

看着如此神魂落魄的人样子,二姨娘确信,三姨娘房间里肯定还有没用完的麝香。

二姨娘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看着三姨娘,这场较量,输赢还不一定呢!

原本已经停下的雨不知道何时又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来,夹在冷风里,让人觉得一阵接着一阵的寒颤。

可是芙蓉居里的下人们谁都不敢有所抱怨,因为他们的家主正怒火冲天,谁要是表现的怕冷,估计会被扔出府去。

本以为老爷娶了新人之后早就忘记了大夫人,所以在平日里,他们也都是先满足二姨娘和三姨娘的要求,有时候甚至不拿大夫人的话当一回事。

可是今天,他们被狠狠的打了脸。

想起那时候三姨娘也滑胎,老爷也只是伤心了几天。可是轮到大夫人身上,老爷却是大动干戈,还非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哪怕这件事牵连了两位姨娘,老爷也没有停止。

这那个夫人最受宠,恐怕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出来。

看来,这南府,还是大夫人的南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都在等南世忠的决定,可是南世忠却带着南思弦进了房间。

“砰!”是碗砸在地上的声音。

“娘,您别动怒,您现在的身子不能动怒,也别太伤心了,对身体不好。”南思弦带着哭腔的声音也从房间里传出来。

过了一会儿,是大夫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等哭够了,又哽咽着说道:“老爷,这可是您的老来子啊,您一定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害了我们的孩子,给我们孩子一个交代。”

“好好好,我都答应你。你别伤身了,快躺下好好休息。”是南世忠温柔的声音。

大家在外面听胆战心惊,却不知道其实屋里的三个人不过是在演戏而已,他们吃着水果,磕着瓜子,到说话了才摆出一副苦瓜相。

“娘,您放心,我一定会帮助爹把真相查出来,您先休息,我们走了。”

一听他们要出来了,二姨娘和三姨娘赶紧低下头。

南世忠打开门,和南思弦一起走出来,“行吧,就按照二姨娘说的,搜房。”

他们先是去了三姨娘的房间。

家丁们四处翻找,终于在枕头底下找到了一包毒药,交给南世忠。

二姨娘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得意的看了一眼三姨娘,走到南世忠身边,撒娇道:“老爷,您看嘛,就是妹妹做的,她还恬不知耻的冤枉妾。您要给妾做主啊。”

南世忠冷冷的瞥了一眼二姨娘的手,用力的掰开之后,问三姨娘,“你有什么可说的?”

“老爷,这的确是毒药,可是是我没了孩子之后一度想要自杀才买的。”说完,又低头哭了起来,“一想起我那苦命的孩子,妾连想死的心都有,这是妾让秋菊买来备着的。”

“强词夺理!”二姨娘冷哼一声,“只会用你死去的孩子做挡箭牌。”

“二姨娘,您说话可真毒。三姨娘没了孩子是事实,怎么就是挡箭牌了?”南思弦看不过去,帮三姨娘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