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们一起上我 万丈骄阳不及你

2020年02月13日

李思乔被两人想扔垃圾一样的扔到车里后就被不知什么东西打晕了过去了,待她再度醒来之时身在一间昏暗潮湿的房间中。

房间内黑乎乎一片,只有李思乔所在中央的椅子周围方能看得清楚一些。她的手和脚都被麻绳绑住了,她手臂试图动了动,但那麻绳绑的死紧死紧根本没有丝毫松动,反倒磨得她的手腕红了一圈。

李思乔抬头,这里是什么地方她自然是不知道了,但是此刻自己身边竟然没有人是最让她意外的。

电视里的绑架演的不都是绑匪将受害人带走了要先‘审问’一番吗?怎么自己没有,现在还连一个人都看不到。

李思乔转念一想,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不会是绑匪将自己扔在外边想要曝尸荒野吧?想到这里她实在是忍不住慌乱了起来,这有人还好问一下那人是谋财还是如何,至少有个希望,没人的话怎么办,她连自己为啥出现在这里都不知道。

首先,是谁想要害自己?

她才刚刚回国,照理来说出了陈浩宇和田生生就没有其他人想要为难自己,但他们两人现在估计都自身难保了肯定不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想,那还能有谁?她实实在在是想不到了。

“有人吗?”李思乔放声大喊,企图得到回应,“喂,有活人吗?”边喊边伸头努力张望着自己正前方,身下的椅子也被带着微微响动,木头腿儿磕在水泥地面上的声音沉沉的,让人心里没谱儿的很。

她绝对不能在这里出事,现在好不容易生活重新上了轨道,李宝宝找到了亲生父亲,也才刚开始上学有了喜欢的小女孩,她怎么能在儿子人生中这么重要的阶段出事!

她要是发生什么事了,李宝宝怎么办,顾辛尘以后有了新欢,对他不好怎么办。李思乔着急的不行之际,隐隐约约从身后黑暗的地方听到一些零碎的声响。

“我把这个戴好咱们再出去。”

“骆驼!就你小子慢的很,老是耽误时间。”

“大哥······”似乎是什么东西套到头上的声音,名叫骆驼的尖细声音小心的反驳道:“咱又不急着一时半会儿不是。”

“少逼逼叨的,注意伪装!”

还是刚才那两个声音,一个粗厚,一个尖细。

原来尖细声音哪个叫骆驼。

李思乔侧耳倾听这那边的动静,终于他们好像是准备好了,脚步声在室内响起,李思乔急忙将身子摆正闭上了眼睛。

目无章法的脚步声踢踢踏踏的朝着李思乔走来,她能感觉到那两个人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忍不住屏住呼吸想先试探一下他们的目的。

良久,两方都没有任何动作。

李思乔闭着眼睛心里好奇的紧,眼睫毛像把小扇子似的呼扇了几下,实在是忍不住了,当下便准备撑起眼皮准备看看眼前的情景。

她小心的张开左眼,‘啊’的一声,被眼前两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黑色物事吓了一跳,“什么鬼!救命啊······”

那两个黑色物事本来是在认真打探着李思乔的,哪知道李思乔会突然睁开眼又突然的嚎叫,没预料这才吓了一跳霍的闪开,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两个人退了一步后,反应过来自己才是劫匪这样的行为莫不是有点丢人的,连忙抹了把脸想要挽回一点劫匪的冷静形象。

却又看到李思乔坐在椅子上极力低着头声嘶力竭的喊着。

“放开我,救命······咳咳咳······”

“又特么开始了又特么开始了,”粗厚声音一直被骆驼称作大哥的男人听烦了忍不住想朝地上吐口唾沫,谁知没吐出去反倒呛了自己一口,妈的,忘记脸上还套着东西呢。

“从刚开始就喊到现在,你不累老子们都累了。”

听到是人声,李思乔嘎然止住了声抬起头来看了过去,这才看清了刚刚自己眼前那两个黑色的到底是什么。

一胖一瘦两个男人,正说话的那个胖子就是大哥了,另一个瘦子也就是骆驼了,原是两个人将黑色丝袜套在了头上!

李思乔松了一口气,她还当是什么东西呢被吓个半死,现在看到那两个人头上套丝袜的拙略操作,忍不住开满了嘲讽:“搞什么,从哪儿偷来的丝袜,这路数电视上抄来的吧。”

大哥和骆驼顿时面面相觑,想辩解又不知先辩解哪个,还是骆驼先被推了出来,嘴巴倔的很:“胡说什么,这丝袜是买来的!”

李思乔觉得要不是有丝袜遮面他肯定是面红耳赤的,恍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如何。

旁边大哥听了骆驼这一句,忍不住抬手打了骆驼一脑袋,“净说些没用的。”

骆驼头上的丝袜被打歪了一些,遂不影响遮面但还是让骆驼紧张了一下,急忙紧了紧,“大哥小心些儿。”

李思乔心里鄙夷万分:就这两货这点鸡毛胆子还做劫匪呢,嘴上却是一个劲的求饶:“绑匪大哥,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们别是······”

大哥脸上横肉似乎在丝袜后抖了一抖,快步上前,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大哥一巴掌扇在了李思乔脸上,将李思乔扇的头歪了过去。

“老子们哪轮得到你这小娘们儿来唧唧歪歪的叨叨。”

李思乔歪着头,脸上火辣辣的疼,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她抬起了头,眼神锐利:“你们知道我是谁的女人吗?”真不是她要逞顾辛尘的威风,但现在也只有顾辛尘能镇得住场面了,想来自己没有回家,李宝宝肯定是要问起来的,到时候顾辛尘为了稳住李宝宝一定会找自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保护自己等待救援。

相信以顾辛尘的能力找到自己并不是难事,坚持个两三天应该就可以了吧。

大哥和骆驼听到李思乔这么说,对视了一眼后接着笑了出来。

李思乔一横:“你们笑什么!”

大哥冷哼凑近李思乔的脸,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脸蛋,“老子连你是谁都不在乎,还什么谁的女人,”口气全数喷在李思乔的脸上,恶心的她反胃想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