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和医生 村姑也疯狂

2020年08月15日

离开酒吧之后,莎拉脸上的醉意如退潮般迅速消失。

现在看她,一眼就能感受到疏远的距离感,哪还有半分沉迷欢醉的姿态。

她的嘴角完全收敛,一双刚才还顾盼生姿的眼睛,此刻却冷冷地看着远处。

一切都是逢场作戏罢了,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有目的,为了维护那无形的利益,她渐渐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杀千刀的普朗克!

但她不得不承认,酒会实在是最容易打开局面的交际方式了。

一个其貌不扬的从背后靠近了莎拉。他的脚步如同阴影下快速奔袭的虫子,微不可觉迅捷得让人紧张。

靠近了。

他放缓速度,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屏气凝神亦步亦趋地跟在离她身后几尺远的距离。

她看起来完全没有察觉,光洁的后背毫无防备……

“雷文,发现普朗克的尸首了吗?”她问。

原来早就被发现了。

雷文感到很挫败。这么些年来,他从没有成功地吓到她。

莎拉的警觉和计谋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这也是雷文心甘情愿给她当拥趸的原因之一。

“没有,但是我发现那天夜里奥考的人刚好下海了。”

“他们居然下海?”

奥考是居住在比尔吉沃特的娜迦卡波洛斯信徒,他手下的人平日里负责给神庙里的神职者提供伙食,因为有神庙撑腰,奥考在这里权势很大,不过很少参与帮派纠纷,他听真者俄洛伊的命令,俨然俗家弟子一般的存在。

因为他们相信娜迦卡波洛斯的血脉已经分散到所有海兽身上,所以他们从不吃海鲜,靠海却吃山,平时绝不会下海捕渔。

“船长,我已经带着贡品去神庙进贡过了,但是他们还是不让普通人进去,我在外面拿着望远镜观察,并没有发现异常,那个比我还壮硕的女祭祀依然死扛着神像不放,时时刻刻做着祷告。”

“好,我知道了。”一种普朗克还活得好好地的预感出现了莎拉的脑海中,如同挥之不去的阴影。她又问:“凯特琳她们的情况呢?”

“她们找了家旅店住下了,暂时没有离开想要比尔吉沃特的举动。”雷文尽量简洁的说道。

“一好一坏,第二个消息还不赖,你回塞壬号站岗吧。”莎拉松了一口气。

雷文点点头,转身潜入夜色。

除了杰诺,剩下两个没有明确表明留下意图的女人都还没有离开,这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她们身怀本领,挽留她们绝对比挽留那些酒囊饭袋值多了。

夜幕四合,她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继续向前走去。

……

杰诺待在被提前安排好的房间里,哪也没去。

一天内将比尔吉沃特的城区走了大半,对在进步之城住惯了的杰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原始,鱼骨头做的房子,人力推动的机械,还有鼠镇、血港、白港、扒手广场、屠宰码头这种简单粗暴的命名方式。

几乎都能顾名思义马上想出那个地方的特色,哦对了,白港这个地名其实也很直白的,因为那里海鸟聚集,白色的粪便铺满了路,故得白港之名。

刚才回渔船的时候顺便把电热毯也带来了,只要这个东西在,无论到了什么环境中妮蔻都能安然睡着。

可以说,电热毯和起司蛋糕占据了妮蔻全部的睡和吃,杰诺有些担忧这样下去妮蔻会不会变成一个宅女。

看着妮蔻睡着之后,杰诺开始做起了他的本职工作。

他把行李箱打开,将工具一一取出码放在桌上,准备继续制作海克斯“命运”,那把格雷福斯定做的超大号霰弹枪。

格雷福斯和崔斯特一直没有出现,杰诺估计他们应该还活着,不过可能活得并不怎么惬意,但他不会因此就放弃“命运”的重制,既然已经开了个头,做了一部分,那就要把剩下的继续做完,将它完成。

笃笃笃——

他开工不久后,就听见有人叩响了他的房门。

杰诺一点都不意外。

转动把手,还未见到人,浓重的酒气便已扑鼻而来。

“莎拉,你这是喝了多少?”

杰诺看见莎拉顶着酡红的醉颜从暗处走到门前,对自己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尴尬又不失礼貌。

“好几个海碗吧,不太清楚,我也数不清了。”

莎拉见杰诺并没有出手搀扶醉酒女士的意思,便扶着墙晃晃悠悠的就近坐到了一个东西上,好巧不巧,刚好箱子里装着那批海克斯科技武器。

“你坐的行李箱里面可都装着武器呢,你也不怕走火了。”

杰诺出声提醒,莎拉脸色微变,迅速起身走,但不住按捺暴动的好奇心,转头看了杰诺一眼,见他没有隐藏的意思,怀着忐忑的心情将行李箱慢慢打开。

反正一切错误都可以归咎于发酒疯,她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随着拉链被拉到最底部,莎拉钩指一揭,一箱完整的维什拉火枪顿时出现呈现在她眼前——掌握了不少枪械知识的她马上认出面前的全是最顶级的高档货!

莎拉心情激荡,脸上的醉态开始无法抑制的走形。

比起凶光毕露的冷兵器,海克斯科技武器天然带着的湛蓝光芒更有说服力一些。

“真棒啊!这可帮了大忙了……我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精致的东西了,上次看到海克斯武器还是一把二手的卡宾枪,不过被我失手丢到了海里,现在需要用到时却是捞不到了。”

莎拉对着这批武器发出由衷的赞叹,就像那群男人对待她说的那样,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都确认完了吗?没有残缺品吧?找到故障的话现在提供保修服务哦。”杰诺问。

“确认了,都是极品,我马上让人把全款结给你。”她喜笑颜开,一如饮酒时般豪爽。

获得了普朗克积攒十余年的财富,莎拉现在是整个比尔吉沃特最富有的人,所以才有资本连续开着免费提供酒水的酒会,也不用去做赏金任务才能发得起工资,买几把来路正统的海克斯武器对现在的她不算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