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吃我的奶全阅读 皇帝受将军攻推荐

2020年05月28日

小丑每天都在做梦。

梦到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的蝙蝠侠终于杀了自己,然后与他一起坠入深渊~

杀死那群讨厌无趣的战友。

可惜最后居然清醒了,他还是觉得让疯狂浸染那双哥谭最美的蓝眼睛才是最令人愉悦的啊……不过,为什么还会有其他世界的画面?

‘我要找到他,带回他!’

“想都不要想。”小丑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着空无一人的前方说话。

他梦到的不仅仅是狂笑世界的某些片段,其中还夹杂着类似定格漫画的画面,画面中他看到了令他很不爽的、穿着白色制服的超人。那个超人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和蝙蝠侠玩耍,太差劲了。

也是因为这些梦和那诡异的声音,让小丑得知了超人的下落,然后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一个自以为重生的研究员,让他去负责搞这些东西。

哈,只是妄想症而已。

或者说被那个声音影响了……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呢?超人是他捡的,东西是他要研究的,关我小丑什么事呢~

小丑嘲讽地勾起嘴角,又想到梦中狂笑蝠的样子,嘴角再次上扬了一个弧度。

干枯的绿色头发之下,苍白而布满伤痕的脸上涂着浓厚的小丑妆容,令人莫名恐惧的笑脸总是挂在嘴角,此刻正低着头颤抖着肩膀。

——他在笑。

这里是阿卡姆,几乎任何一个角落里都会有监控摄像头,但小丑总是能找到出去的方法,所以无时无刻都有人在观察。

他这些天对着空气笑的样子实在令人害怕,又不清楚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游戏要开始了~”

小丑毫不掩饰自己恶意的目光。

……

布鲁西最近的工作都很轻松。

连睡眠时间都变多了。

而其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抓了布鲁斯当劳工,帮他处理信息资料,两个蝙蝠侠加起来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而且这样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先筛选了信息再交给他,尤其是将关于小丑那方面的信息删了,也免得他发病,毕竟手腕上的东西虽然一定程度上能起到抑制作用,但就过程而言十分不好受。

能避免还是要尽量避免的。

布鲁斯随手解决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信息,制成一个不怎么重要的表格,传输给布鲁西,接着靠在椅背上,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是了,他最近可谓十分清闲,工作也很无聊,其实让提姆做也是可以的,但是布鲁西找了一个‘提姆要去上学’的原因,把东西全部塞给了他,让提姆无聊到拿着电脑找网友聊天了。

不过如果这能让小鸟轻松一点,布鲁斯也很乐意帮忙就是了。他总觉得自己亏欠家人和朋友。

“嗯……你要是觉得无聊,或许可以去找个‘女朋友’?阿福为你的单身问题困扰很久了。”布鲁西没有穿上沉重的蝙蝠盔甲,而是一副日常装扮,最近一段时间的和平让他也轻松了很多。

虽然布鲁斯在庄园中为他和罗宾做远程辅助,但艾米还是以‘让球球出门组队战斗能获得能量还能在他们受伤时及时治疗’的理由,让茨球和莹草出去帮忙了。

莹草不用说,一副柔弱清纯少女模样,手持像是装饰的毛绒绒蒲公英,看似毫无威胁,但实际上却是一砸一个坑的存在。

茨球倒是布鲁斯没有想到的,虽然他查找过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得知他力量的强大,也做好了不让他出门的准备,但没想到的是……茨木童子的‘地狱之手’在击中一个人的时候,周围的人也有受到波及,但全场无人死亡。

没错,他居然能做到这么精确的控制自己的力量,让所有人都没有死亡。当时这让布鲁斯连夜做了好几个表格,始终得不到结果,问他自己的话也只是得出他一句‘因为你不想杀人啊’的回答。

所以最后这件事在阿尔弗雷德与杰森二人,黑着脸跑到蝙蝠洞勒令两位一句出现不美观黑眼圈的蝙蝠侠们不许继续,否则日常牛奶量加倍的威胁之下,放弃继续调查这件事。

布鲁西单手抵着下巴,嘴角划出一道浅浅的笑意:“直接办个韦恩宴会也行,阿福唠叨着让我们一起出现,把你归入韦恩好几天了。”

……是啊,本来以斯塔克的效率来说,他在纽约的房子几天前就已经还原了,简直跟新的一样,但阿福见势如此,就泪眼汪汪拉着布鲁斯的手,不让他回去,然后他可耻的心软了。

再次想要回去的时候,杰森又‘路过’他纽约的住处,‘一个不小心’又砸出了一个洞。

之后布鲁斯肯定,某个一直没出声的家伙一定暗中联系了钢铁侠托尼斯塔克,让他‘稍微慢一点动工’,所以他现在还在韦恩庄园。

“宴会的话,还是算了吧。”布鲁斯歪了歪头,笑着说,“你知道阿卡姆那些家伙最喜欢盯着‘韦恩’宴会出手了,毕竟这里是蝙蝠侠必定注意的地方嘛。”

“还有,关于单身问题,我想阿福的原话是‘我们’。”布鲁斯补充了一句,着重强调了我们一词。

“……”

啊,好像是的。

布鲁西无辜笑笑,一副怎么可能你在说什么瞎话的表情。

虽然老管家阿尔弗雷德的原话的确是‘你们’,说的时候表情还是‘痛心疾首’,‘仿佛下一秒就会掉下恨铁不成钢的眼泪’。

不得不说一句,老管家的演技还是不错的嘛。

和平常孤身一人待在蝙蝠洞处理堆积成山,仿佛永远都处理不完的情报,现在有个和自己一样的家伙,陪着说说话,好像也不错。

但另一个自己紧绷的精神显然还是一个问题。

他们是蝙蝠侠,世界上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了,所以布鲁西可以肯定,另一个自己的自毁倾向比自己严重的多。

因为经历过自己亲手毁灭所珍惜的感觉,从而对自己的否定一直困扰折磨着他,更不用说那枚隐藏起来的深渊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现在有多危险。

“你真的不需要心理医生吗?”布鲁西很快收起笑容,叹了口气,眼神深沉的注视布鲁斯。

布鲁斯无所谓的笑了笑,靠在座椅上,额前细碎凌乱的黑发之下,沉淀着深蓝色彩的眼睛又蒙上一层淡淡的灰,他最后也只是摇了摇头,拒绝了布鲁西的提议。

他耸耸肩,说出一个他并不惊讶的回答:“我不需要。你知道的。”

是啊,他一直都知道,要是真有那么简单的就能解决就好了。

但正因为如此,又怎么让他不去担心?

“我认识一个心理医生,叫汉尼拔。”布鲁西走近他,单手抓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动作强硬地让他注视自己的眼睛,好让自己不错过他任何一丝表情。

有时候,布鲁斯还真是有点讨厌自己这变态的控制欲。

但他也没有反抗,只是顺从的思考布鲁西的提议,然后……

“等等你刚刚说的是——汉尼拔?”布鲁斯从自己的记忆力翻出了什么,但又有些不确定的重复道:“汉尼拔·莱克特?”

布鲁西楞了一下,没有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随后点点头,就看到他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我只是想到了从前学习的时候看过的一本小说。”布鲁斯翻出了关于这个人的记忆,缓缓说道:“嗯……主人公叫汉尼拔,是个食人魔。”

学习犯罪心理学的时候参考的,没想到映象还挺清晰。

“……”布鲁西第一反应觉得他应该不是这样一个人,毕竟汉尼拔曾经来过哥谭,所以他就着手调查了一下,没有不良记录。但他选择相信布鲁斯。

布鲁斯喝了口咖啡,继续说:“身材不高,肌肉结实。褐色瞳孔,其中瞳孔处偏红。罕见的完全重叠型中指畸形。”

他完全说对了。

布鲁西将座位搬到他旁边,打开自己的电脑,边记录边收集更多的资料。

“嗅觉灵敏,对无理的人缺乏耐心,极端厌恶——他还喜欢咀嚼品味人类的悲伤愤怒等消极情感。”布鲁斯看着他抿嘴严肃的表情,似笑非笑,曾经也未曾想过自己曾经只在纸上看过的角色竟然真的出现了。

“所以要是我真去了,那估计会更糟糕。”听说这位的催眠术还相当高明。

布鲁西皱起眉头,看着脸上挂着笑,一副不在乎模样的布鲁斯。

“我会去搞定一切。”把他送到他该去的地方。

布鲁西转过身,离开的脚步顿了顿,再次回头说道:“你左手边的桌子,第一个抽屉,有我藏起来的,阿福刚做的小甜饼。”

“……”

没等布鲁斯回答,他就加快脚步离开了蝙蝠洞。

那个背影就像是——生怕自己走慢了后悔就转身回来把让出去的小甜饼再拿回来的感觉。

“……幼稚。”布鲁斯嘴上说着,表情嫌弃,但动作还是十分诚实的把布鲁西藏起来的小甜饼拿了出来。

或许他下次再提一个不是食人魔汉尼拔或者小丑女哈利奎恩那种的心理医生,自己能免为其难去看看?

布鲁斯感受甜滋滋又带着温暖气息的味道,不确定的想着。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