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车座上要了她 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

2020年02月19日

付颐丞正和沈轻说着话,听到动静心疼的奔过来把文茜抱起来,看见文茜嘴角的血迹,隽冷的面容不怒自威:“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文茜睁眼看见的却是沈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看了看付颐丞:我……在哪?

沈轻刚醒不久,看见女儿狼狈的模样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我接妈回来的。”付颐丞知道文茜担忧的是什么,解释了一句。

文茜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安抚母亲睡去才回房。

付颐丞背着手站在阳台处。

文茜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她这样忤逆他,他却一言不发帮她救下了母亲。

付颐丞似有所感的回头,果然看到文茜纠结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怎么不进来?”付颐丞主动向文茜走去。

文茜下意识往后一躲,避开了付颐丞探过来的手,上次的事情在她心里已经留下来阴影。

付颐丞有些受伤。

“今天,谢谢你。”天知道她回来准备求付颐丞出手救母亲的时候有多绝望?可看到母亲安然无恙的坐在自己面前又有多欣喜。

“你就是这样谢我的?”付颐丞不满的转过身去,嘴上说谢谢却连手都不让他牵。

文茜双手握拳又松开,主动朝付颐丞靠近了一点:“妈妈的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付颐丞没理会文茜,但文茜知道他在听。

“能不能送我妈出国治疗?”去了国外父亲再想做什么也鞭长莫及了。

而且母亲的病,到了国外,说不定能得到更好的治疗。

“想好了?”就算文茜不说,付颐丞也有此想法了,就是不知道沈轻同不同意。

“嗯。”

确认付颐丞会帮她,文茜找了母亲过来,说了一下这个事情。

谁知沈轻拒绝了,且态度很坚决,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去了国外说不定哪天就没了,人家女儿好不容易找到了好归宿,她自然是要陪在文茜身边的。

文茜有些小忧伤,付颐丞旁观者清,看着文茜和沈轻两人都是为了对方好的感情有些羡慕。

他跟母亲的关系不好,从未有过这种体会。

既然沈轻不愿意出国,也不愿意再住医院,怕文父再次劫人,付颐丞暂时把她安排在了公寓。

这次付颐丞帮了她这么大的忙,文茜不是没有心的人,趁着自己被停工了没事干。

亲自煲了鸡汤,带着保温盒去了公司。

成业集团的大楼比她想象中要气派,兴许是付颐丞早跟前台交代过,竟没问她有没有预约就引她上楼了。

付颐丞得知文茜来了,正行云流水写字的手顿了顿才继续。

文茜献宝似的打开鸡汤,香味一下就把付颐丞的馋虫勾出来了。

不过面上依旧是一片清冷的模样,他当文茜来干嘛呢,原来是送谢礼的。

“快尝尝,好不好喝?”付颐丞早餐就没吃多少,这会儿才不管他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要忙,强制性的把人按到鸡汤面前。

付颐丞见文茜不再躲着他,从善如流的尝了一口,味道不错,甜而不腻。

早就见识过文茜的手艺付颐丞仍然很惊艳。

“弘景同最近没找你了吧。”

好好的怎么突然提前弘景同?不过她和弘景同确实很久没联系了 网上把他们的关系传得沸沸扬扬,自然是要避嫌的。

文茜知道付颐丞看弘景同不顺眼,一时琢磨不透付颐丞的意思,没接话。

“我不反对你跟同事之间往来,但你身为我的妻子,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网上那些照片虽然角度刁钻,但如果两人没有走得这么近,怎么可能会拍到。

明明刚刚还挺温馨的氛围因为付颐丞的这两句话降至冰点。

“我跟弘景同真的只是同事,你要是不相信,可以亲自去查。”文茜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好气的冲付颐丞吼道。

付颐丞等的就是文茜这句话。

“空口无凭,我会让律师加进我们的协议里。”当初的协议可是留了很多位置。

文茜奇怪的看了付颐丞一眼:“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不是文茜多想,从付颐丞对待弘景同这件事来看,明显就是喜欢她啊。

付颐丞喝鸡汤是勺子掉进碗里,怔愣了不到一秒钟:“你想太多了,虽然现在没多少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但我可不喜欢被戴绿帽子。”

文茜眼里刚升起的一小簇火苗熄灭了:“随便你。”

因为沈轻在公寓常住,文茜和付颐丞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付颐丞在协议的事情上占了上风,文茜又小心讨好,心情大好。

第二天就用雷霆手段压下了舆论,把文馨予雇佣的水军清理的一干二净,起草了律师函以文茜的名义发了出去。

又去了一趟文家。

前天半夜付颐丞强行劫人,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文父已经连续两天没睡好了。

乍然听说付颐丞上门拜访,忐忑的好茶好水伺候着。

“文总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吧。”

文父讪笑:“不知,付总可否明示?”看付颐丞的样子,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啊。

“茜茜的说明会是你派人去闹的吧。”虽然不知道他和茜茜发生了什么,但私生女这个头衔让茜茜伤心了。

文父虚汗直流,都怪文馨予,之前跟他说什么文茜在付颐丞那儿已经失宠了。

“还请文总出面证明茜茜的身份。”付颐丞说的是“请”,神态却没有一丝请的恭敬。

“明白,我现在就去澄清。”文父巴不得快点送走付颐丞这尊大佛。

有了文父的出面,加上付颐丞的雷霆手段,舆论很快就反转过来了。

有细心的网友把这次的事情跟上次联系在一起,推测出文茜肯定是被人恶意打压的。

为文茜不平和同情的网友一瞬间都跑到文茜微博底下留言,文茜的粉丝一夜之间暴涨。

早上一开出来卡了好半天才进去。

不仅如此,还有人给文茜寄告白信,也不知道从哪儿得知她的地址,寄到公寓来了,好巧不巧又被付颐丞亲手收的。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