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董事长 总裁 镜子 冲刺

2020年04月22日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上一章最后一段我省略了一部分,就是r妹和金叹对话的部分,决定给大家留点悬念,所以就没写出来,下章会揭晓~~~

短短一章,2.1w字终于解决了  

通常情况下,事物的好与坏,是需要对比才能显露出来的。

在李宝娜五岁之后的世界里,似乎就被人推到了这样一个位置上,全无选择权地被长辈们拿来和刘rachel作比较。

而以往到现在,落败的一方永远是她。

这大约也是李宝娜无法和刘rachel和平共处的原因。

不论是出于嫉妒心理还是其他什么,谁也容忍不了整天有个人踩在自己头顶上吧!

郊外,野营营地——

李宝娜抱着胸,气鼓鼓地窝在折叠椅上,背对着正在搭帐篷的那对男女,但就算她极力让自己无视背后的场景,某个小学生的笑声还是不断飘进她耳朵里。

“你也有不懂的事情啊,乖,拿好这个,站到那里去。”把帐篷的一端支架放到扎着丸子头的刘rachel手里,崔英道趁机用手在她额头上轻点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地说:“这发型可爱多了,如果再笑笑就更好了。”

“你想死吗?”刘rachel半眯着眼,表情危险。

“想死你了,是这个意思吗?”小学生的厚脸皮程度已经达到了无人之境。

“……”刘rachel很不雅地丢给他一记白眼。

啊西!真是够了啊!

明明准备来这里大秀恩爱的应该是自己和尹灿荣,这个初丁眼巴巴的蹭过来是想要做什么啊,在她面前抢风头吗?

也不对!这两人压根就不是情侣!

“呀,初丁,我的帐篷我自己搭,你走开!”说着便要去抢他手里的东西,却被崔英道故意抬高了手避开——

“你该不是妒忌了吧,你家灿荣呢?”崔英道笑得一脸小学生,目光向远处了望了下,又了然地低下头,看着李宝娜,“哥哥要好心提醒你了,看好你家灿荣吧,不然就要被人偷走了。”

这种事情一向是李宝娜的雷区,轻轻一碰便是暴跳如雷,“你胡说什么啊。”直觉地随着崔英道玩味的视线看过去,居然是尹灿荣在帮着车恩尚搭帐篷!!!

“什么情况啊,难道你们男生的世界都是围着车恩尚在转吗?”说话的时候,李宝娜忿恨的目光还不时落到崔英道的身上,在大多数人眼里,上周那轰动一架的起因也是为了那位对外宣称着要安静度日,却总是状况百出的转学生身上。

崔英道下意识地去看刘rachel的表情,淡淡的样子似乎一点也没把那件事情放在心上,他心底却忽地觉得很没底,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假装不生气?

“干嘛脸色都这么沉重啊,来,笑一个!”连神经大条的赵明秀也察觉到三人间弥漫着的不同寻常的氛围,拿起相机“咔嚓”便拍了下来,决定性的一瞬间啊。

倒是崔英道突然一挑眉毛,带些痞气的坏笑冲破方才略显得凝重的脸色,只见他一把将刘rachel揽到身边,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明秀啊,替我们拍张照。”

多年损友间养成的强大默契,赵明秀在崔英道动手的瞬间就已经举起相机,兴冲冲地按下快门,要知道,拍女神的一张正脸照可真是不容易!

……

世界上流传着一个这样不算是真理的真理——千万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报复心理。

在所有人收拾妥当之后,终于可以开始这次野营训练的主题,射击练习!

“集合!”教官中气十足地一声喊,满意地看着噤声立正的学生们,开始交代比赛规则,“大家都知道,坚持活到最后的那个人所在队伍,就将获得此次比赛的胜利,游戏规则非常简单,将彩蛋打到对方队员身上,将其淘汰便可。”

刘rachel接过教官发下来的□□,眼睛飞快地扫向对面阵营的李宝娜,上辈子偷袭的那一枪她可还是记忆犹新呢,只要对方一有动作,就立刻回击。

没办法,女人总是小心眼的,特别是她这种喜欢记仇的女人。

“砰——”预料中的李宝娜的那一枪还是打了出去,这次瞄准的却另有其人。

“是这样吗?”李宝娜调皮地笑着,还故意吹了吹枪口,见着车恩尚那副又惊又气的嘴脸,心底的烦闷倒是好了许多。

崔英道带头鼓掌,一边称赞道,“哇,你枪法真不错!”

不论是敌方还是己方,看到这一幕,每个人都是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当然,除了受害人车恩尚,还有她青梅竹马的知心好友尹灿荣。

接收到自家男友略带责备的目光,还在气头上的李宝娜一点低头认错的意思也没有,反倒是气愤地瞪了回去。

刘rachel微微斜了斜嘴角,心中感概,害人不浅的车恩尚啊,连李宝娜这只小兔子都要被逼着咬人了。

不过,故事接下去的发展却让刘rachel不太欢喜。

因为,从比赛正式开始,她身后就多了一条来自于敌方的小尾巴,名字叫李宝娜。

“别开枪,我现在不是以敌人的身份在跟踪你!”李宝娜举起双手做出和解手势,加上正经又实诚的表情,简直跟在演电视剧一样,惟妙惟肖。

刘Rachel放下手里的枪杆,静静站在原地,也不说话,大致是明白李宝娜的意图了。

李宝娜最郁闷看到这样子的刘rachel,一言不发,只在那里看着你,却似乎已经看穿了你,但憋不住的话个性是变不了了,李宝娜抿了抿唇,还是问了出来,“你上次说,灿荣会被别人偷走,是真的吗?”

“我说过这样的话?”刘Rachel反问道。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李宝娜气闷地咂咂嘴,踢了踢地上厚厚的落叶出气,“就是上次在高尔夫球场你说的啊,最珍贵的东西会被人偷走,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最珍贵的东西是尹灿荣,真没想到。”她似笑非笑的语气实在容易令人恼火,更何况对方是容易炸毛的李宝娜。

“呀,你认真点行不行,我是在很认真地和你说话!”

“你怎么会觉得我会想听你的抱怨声呢,我们不是朋友。”有时候她真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把她看成怎样的一种存在。

李宝娜垂头看地面,声音闷闷的,“从小和你较量到大,现在想一想,看得最清楚的人居然是你,我看出来了,你是真的看不上金叹,以前那些话,我道歉。”

久久不曾得到回答,李宝娜郁闷地抬起头,正好看见刘rachel唇角那抹淡淡的笑容。

“你是在示弱吗?”Rachel微挑着眉,目光调侃。

“当然不是!”李宝娜立刻奋起反驳,这么丢脸的是她才不会做呢!想想自己刚才真心实意地说的一番心声却换来这样的待遇,嘴唇因为生气高高撅起,“我说,好歹我们也认识12年了,就当听听老熟人倾吐一下心声,说句好话安慰一下你是会少块肉吗?”

“不会!”Rachel也立即给了她回答,只是随即又道,“可我为什么要?”说完,她举起枪杆,猝不及防地给了李宝娜一枪,正中胸口。

Rachel微笑着一扬下巴,晃晃手里的枪,笑道,“Over.”

李宝娜这次是真气坏了,“啊西,刘rachel,真不知道崔英道喜欢上你哪一点!”

……

野营训练如此受学生们追捧的原因,刘rachel觉得,并不是因为大家有多么热爱野外的清新空气,而是可以尽兴地在郊外疯上一天,脱离沉闷的课堂和学院。

在完成射击练习后,接下去的就是大把的自由活动时间。

这次活动,刘rachel卸下了身上的责任,让尹灿荣全权负责,美其名曰,在野外体验生活男生应该自觉地站出来保护女生,其实,她只是有些担心,今天晚上故事的走向。

‘学年代表抛下几十个学生,突然失踪’,这种事传出去可不太好。

索然无味地拨弄着饭盒里的食物,这是今天一早出门时候,家里阿姨为她做的,据说是esther怕她吃不了营地里面粗劣食物特意吩咐的,母亲的心意,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可是,一旦有了期许,就会想要得到的更多。

身边突然坐下一个人,因为是刻意挨着她坐下的,他的衣袖擦过她的,传出一阵衣物摩擦的窸窣声,才发现自己已经如此习惯这个人的存在了,他的身姿,语调,甚至是味道。

Rachel往旁边挪了挪,崔英道也跟着如影随形地贴上去,许是猜透了她的下一步动作,那只大掌已经紧紧地箍在她的腰上,他凑近她,热烈的气息扑在她脸上。

“又这样折腾食物,要是酒店里那位主厨看见了,一定把你狠狠地骂上一通。”

这样过分亲昵的举动让她有些不适,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那只手,奈何对方手上愈发用力,她几乎半个身子都已经倒在了他怀里。

很好奇这无赖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她做出这样事情,看了一圈才明白过来,这敢情还是她自己的错,选了这么个偏僻角落的位置,压根就没人会多朝这里看一眼。

想了想,刘rachel索性不动了,男女之间悬殊的力道,她越是反抗只会是让他越得瑟吧。

“你缠着我究竟想干嘛!”她冷下脸来,绕了那么一大圈子,他想提的是金叹的身世吧。

崔英道笑笑地把头靠在她肩膀上,耍赖皮的功夫越发得心应手,“明秀那小子在一个女酒保那里迷上了塔罗占卜,原先我还笑话他来着,不过我现在觉得倒也不是不可信的。”

刘rachel掀起眼皮,懒懒地问道,“所以呢?”

“他占卜说我会在便利店遇见我的初恋。”高挺的鼻尖轻擦过她的下颚,唇边是肆无忌惮的笑容,“很准呢。”

“哦。”Rachel冷淡地应了一声,心里讽刺地想着,说的可不就是车恩尚嘛?!

然而,崔英道的下一句话却推翻了她的猜测。

他笑着说:“怎么是这种表情呢,忘了吗?去年的8月18号,早晨7点23分,在赵明秀家附近的便利店,我遇到了一个和过往不同的刘rachel,接着,就在那一天之后的几个月里,才了解,在那些不曾注意到的时光里,我已经悄悄地喜欢了她那么多年。”

他的眼神,炙热真切,真实得让她无从退却。

可是,她现在需要的是这些东西吗?

上一瞬流露出的触动已经收敛得干干净净,她退开一些距离,看着他脸上那些还没完全痊愈的伤口,微勾起唇,“你就不想问问关于金叹的事情,关于他身份的事情,我会怎么做?”

直直地看着那双黝黑的眼眸,试图望穿其中的情绪,从前,那些她看不明白的。

“你就不想知道那天最后我究竟和金叹说了些什么吗?不怕我为了退婚拿他庶子的身份大做文章?你隐瞒了这么久的事情,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却藏着这样一张有用的牌,在你心里,更重要的不是金叹吗?你现在,不是应该来警告我保守秘密,让我闭嘴的吗?”

她忽视了他眼底的波澜汹涌,步步紧逼着。

崔英道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蓦地,他笑了,眼里流溢出一股温柔的暖意,语气满满宠溺,“说出来就好了,你总是什么都不说,冷漠的时候,失落的时候,愤怒的时候,你总是不说,我没那么聪明,没办法一直猜中。”

这一刻,望着那双温情的眸子,刘rachel迷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