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乖水流这么多还说不要 留守村长的艳福

2020年09月07日

龙瀚手上用的力很轻,轻到几乎没有。

楚寒镜却像是觉得自己的肩上传来了无边的巨力一般,身体不由自主,或者是身体自己便向着前方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楚碧痕见到自己的姐姐在龙瀚的手下已经向着门口走去了,嘻嘻的笑了一声,旋即才深吸了一口气,手中小拳头紧紧也捏了捏,像是为自己打气一般,坚定着信心,一步一步的也跟着向外走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农洞外面的阳光非常的明媚,或者说是有些**也不为过。

神农洞附近也没有什么绿树植被,一片光悉秃的,看起来除了死寂便再无其他了。

“那就是太阳吗?好亮,好温暖!”

不管神农洞外而是什么景象,总是比神农里面那满地的岩浆要好了不知道多少的。

而且天空中还挂着一轮太阳,那是她们姐妹俩从来未曾见到过的东西,更是让得她们心情愉悦不已。

那种一开始进入陌生世界的恐慌和迷惘,早已经被喜悦和激动之情取代了。

两姐妹就像是什么都不懂的好奇宝宝一般,明明知道很多东西,但却从来没有见过。

所以,哪怕是现在见到了那些记忆中的东西,也不敢确认,非要跟龙瀚间一遍才能确认。

尤其是楚碧痕,很多名词她都知道,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想到什么都要跟龙瀚问一遍。

虽然她是一个极为可爱靓丽的少女,但问多了,龙瀚也是苦笑不已,只能说道:

“碧痕,这些东西咱们还是以后再说吧,我明天还要成亲呢,先你们回去,把亲成了,之后有空再来跟你解释这些东西吧!”

楚碧痕此刻正在兴头上,听到他这么说,不由得嘴角一撇,明显很是扫兴的。

但一想到那喜酒,却又是不由得一阵期待,喜酒是个什么味道呢?

楚碧痕眼中那一抹期待,龙瀚自然能看得到,再不迟疑,手上剑决捏动,一把便捞起两女,向着遥远的天边飞去。

脚底的云霞,一片片被飞的抛在后方,下方那广阔的土地,从出现在视野中到灌失也要不了多长的时间。

这般遇御剑乘风的景象,便是普通人也是难以见到,更何况这对被困在神农洞里面千万年的姐妹俩了。

此刻她们一前一后站在龙瀚的剑上,眼神却是不断的向着下方看去,将那些好看的地方都记在心里。

她们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到这些地方看看才行。

神农和青峦峰相距甚远,便是龙瀚,来去一趟,也花了不少的时间。

此刻,青峦峰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净,看来云天河并没有回到这里来,要么是在柳府中,要么是跟着慕容紫英一起,在天下各地游历。

龙瀚倒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带着两女便过传送阵,回到了幻瞑界。

对于龙瀚将楚碧痕和楚寒镜两起妹带来,璇玑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毕竟小白和青玄看她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宠溺,让得她总有一种自己被当成是小孩子的感觉。

虽然她并不讨厌这样的眼神,但颇为不自在。

现在来了一个楚碧痕,她也有人可以说话了。

楚寒镜沉着稳重,与小白倒是很谈得来,青玄也可以一直静静的在一边听她们说话。

而璇玑却在一边拉着楚碧痕到外去玩去了。

幻瞑界,比起月幽之境那种寒冷刺骨的森绿,给楚碧痕的感觉自然是不同的,她也很喜欢幻瞑界的景象。

尤其是那美轮美奂的旋梦所在,更是让得她欢呼不已。

而龙瀚身为新郎,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又始准备起了婚礼的事宜。

虽然这是在幻瞑果中,但柳梦璃和韩菱纱都表示自己想要按照人界的方式来成亲。

所以,龙瀚自己那多次成亲的经验,倒也有了用武之也了。

终于,熬过了夜,熬到了吉时,终于到了拜天地的时辰了。

正所谓吉时已到,按照人界的婚礼程序,是要拜天地,拜高堂对拜的。

只可惜,龙瀚没有高堂,而柳梦璃那边虽然有一个母亲婵幽,但也不知为何,她坚决不想让两人拜她,只是抱着小女婴在一边看着热闹。

无奈之下,便省下了这个步骤,直接拜了天地,夫妻对拜之后,便送入洞房了。

不得不说,婚礼还真是一个繁琐的东西。

也许正是这一份繁琐,才能让人在成亲的时候,一点一点的记住,婚姻所带来的责任。

让人明白自己已经为人妇,为人夫,对身份的改变有了一个认知的过程。

龙瀚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这个过程里,面对自己的认知有什么改变,但是他知道,不管是柳梦璃,还是韩菱纱,以后都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了。

接下来,便是喜闻乐见的情节了。

洞房!

呵呵,同时与柳梦璃有韩菱纱这两个仙四女主房,自己还真是邪恶呢。

难道自己真的喜欢这样在新婚之夜,便各种飞的剧情不成?

这……不像是一个好习惯呢。

不过,让龙瀚疑惑的是,他这次成亲居然没有被人闹房,梦貘一族的人没有,自己熟迟的女人们也没有,一切顺利得简直可以说不可思议。

尤其是璇玑这个粘人的小丫头,此刻更是直接没了踪影。

难道是她今天终于长大了,知道要给大人留下私人空间不成?

不论如何,今晚这个小丫头是不能来打扰自己的,要是她来了,自己一定要她好看……咳咳……打屁股什么的小惩罚,早已经过时了。

这般想着,龙瀚已经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新房的所在。

只是,在看到眼前的两间房门的时候,他却是不由得面上微微一抽。

分明记得自己只布置了一间婚房的,怎么突然就变成两间了。

到底是谁搞的鬼!

想起之前在拜堂时,婵幽那古怪的神色,龙瀚不由得想到,难道是她?

又想到小白好像也对自己很是神秘的笑了笑,难道是小白?还有青玄?

总之,原本龙瀚想着的是大被同眠,现在却硬生生的被两间新房给破碎了美梦。

热门精选